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21章 我好忽悠?

罗月婵和她哥哥罗金、以及家族公司里的几个元老,跟着华国商贸团一起来到了巴西。在知道一个叫方远山的人是现在淡水河谷最大的“非国有股东”后,罗月婵当时可谓是大吃一惊。

不同于自己哥哥二世祖的德行,整天飙车、泡妞、耍帅扮酷,罗月婵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小小的女强人了,在“晋西”的大大小小数百家钢铁公司,有几个人没听过罗月婵的名字?

当她听说淡水河谷最大的股东是一个华国人时,罗月婵第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了,等再三确认后,她还特地到网上去寻找起关于方远山的其人其事。

然而让她大吃一惊的是,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在国内的新闻网上、现在基本很少有关于他的新闻。寥寥几句文字信息也是一笔带过,根本就提也不提。

最后罗月婵又找到巴西新闻网,里面对于方远山的描述都变成一年多以前了,现在的网络上同样也没有多少。

事出反常即为妖,不信邪的罗月婵又翻墙到英美等国的网络上寻找。这下好了,里面大幅大幅关于方远山的报道,什么“独裁者”、“杀人犯”、“黑涩会公司头目”、“南美的无冕之王”等等,让罗月婵直以为自己看错了。

随后在罗月婵的坚持下,家族里的人决定派人跟团到巴西,希望找到和这个人合作的机会。

来之前罗月婵已经估计到这个人在南美的权势一定很大了,但她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对方的能量。

从进入里约市起,对方的身影好像无处不在一样。不管是飞机场里面、出租车上、公路两边,到处都有远山集团用华葡双语写就的广告牌,整座城市也处在高速发展之中。每到一地就有开工建设的项目。

这还不算什么,受邀请来到这个人位于科帕卡巴纳的海滩庄园时,罗月婵显得更加的目瞪口呆。一个非官方人士竟然有为他执勤,还有庄园里随处可见的黑衣大汉,那鼓鼓囊囊的腋下不用猜都知道是什么东西。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罗月婵,这个人的能量通天,只要攀上这个高枝,她们家族的企业一定会迅猛发展的。

这边的方远山也在考虑着。人家大老远巴巴的跑过来也不容易,不看僧面看佛面,只要差不多就行。

在心里做了一番权衡,伸手朝不远处的小秘书招了招手,接过她手里的电话给吕画眉去了个电话。

从去年年初离开华国起,方远山都快把国内公司给忘记了,连一次电话都没有打过。要不是今天这群国内的人过来,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给吕画眉去电话。

“咯咯,老板,您怎么想起来给我来电话了?”

听着电话里吕画眉的笑声,想着这个熟透了的女人兴奋的样子,方远山的心里荡了一下,考虑到旁边有人,他咳嗽了一下问道:“我原来让你联系的堆场怎么样了?”

“老板你还说,这都快两年了。当初我交了十万定金、然后你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所以我也就没再继续租赁了。”

“那这样,你头再去租几个大型的堆场,再把资质捆绑一下,这边很快就会有人跟你联系。”

“好的,我知道了老板。还有事吗?”

“嗯。。。你很好”说了一句,不等对方反应过来,方远山就挂断了电话。

见他电话打完了,屋里一众人等都在等着他的答,方远山朝李伟民看了一眼道:“你跟我来吧!”说完起身朝后花园走去。

“方。。。方先生等等”

方远山的威势太重,他讲话的时候、客厅里一众华国商场精英人士大气也不敢喘,现在听到有人居然敢开口,个个转头朝说话的人看去。等见到是晋西罗家的“小女强人”时,一个个又露出了惶然的神色。

这个女孩年岁不大,但从商已经好几年了,而且有股子大将风范,在面对身份比她显赫的人时、能做到不卑不亢,非常的难得。

方远山也好奇,微笑着道:“怎么啦?”

“那个,方先生,方便我跟着一块去听听吗?”

都说女人有自信是最美丽的,但这句话在他看来应该反过来说,应该是漂亮的女人是最自信的!你让一个长得“爱国”的女人怎么有自信?

这句话用在这个女人身上就很恰当。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发髻高挽,穿着一身白蓝相交的纱裙,脚上一双水晶鞋,再加上一米六八以上的身高,整个人打扮的非常有女人味,而且显得端庄贤淑。

见到说话的是个大美女,他笑着道:“那就过来吧”说完带着李伟民朝后方的花园走去。

这个庄园地方很大,光建筑物就有三栋。还有配电室,保安亭,室内外游泳池、健身房等等,一应俱全。最离谱的是,在庄园的东南角还有个小型的动物园。

跟随在方远山身后的两人看得目不转睛,特别是很多南美特有的花木,看得人啧啧称奇。

越过后花园,来到凉亭里,等坐下后,方远山开门见山道:“说实话,铁矿粉的价格我肯定不会去干扰的,一切有淡水河谷董事会去制定。”

李伟民在他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干涩的笑容,点点表示能理解。

“不过可以这样。我远山集团旗下有很多的宝石矿,还有黄金矿等等,李先生你应该是知道的。在生产这些宝石矿的时候,同时也出产了大量的伴生矿物,这你应该了解吧?”

“嗯,方先生请继续”

“我这个人比较懒,所以之前的那些伴生矿都是直接卖给淡水河谷的。大家都是华国人,李先生你们从国内千里迢迢的过来也不容易,所以我决定,今后远山集团旗下出产的伴生矿都销往国内,由我在下海的子公司远山贸易全权代理。”

顿了一下他才道:“至于价格嘛。。。”

李伟民一听这话顿时竖起了耳朵。其余的一切都是假的,只有价格才是他关心的东西。如果远山贸易卖的价格跟他们从别的矿企拿价差不多,他也没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有国资背景的按市场价90%算,同时总配额不超过20%;全股份制私人炼钢厂按级别来排,大型炼钢厂80%,中型70%,小型50%。”

不等这个李伟民露出兴奋的表情,方远山跟着道:“李先生是这次商贸团的领头人,那我就跟你把丑话说在前面。我开的是公司,不是慈善堂,作为一个华裔、帮助国内炼钢企业发展是我应尽的一份责任,但不是义务,这点你跟他们一定要讲清楚。”

等他听明白了又道:“如果谁拿我给他的优惠当做福利、转手倒卖差价,那对不起,除了立刻取消他的资格外,同时还要让他赔偿经济损失,这点也是要写进合同的。”

等他点头之后,方远山看着他道:“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没问题谢谢方先生的大义,我代表国内的炼钢企业对方先生表示万分的感谢,感谢您对祖国发展的大力支持。”

方远山笑了笑说:“一点绵薄之力,不用太客气。只要多注重科技方面的发展,华国的炼钢企业迟早炼钢强国的。你跟他们说,不要一味注重产能,要把钢材的品质提升上来,如果做得好,不排除以后我会给他们注资。”

方远山什么身份?他说出口的话、这个李伟民还不是大点其头?又是一番感谢后,起身离开了凉亭。

等他走远了,方远山转头笑道:“这位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月婵从刚刚两人短短的谈话之中听出了很多事情,这个方远山远不像外人说的那么残暴,甚至能算一个性情中人。对国内的钢企不是不肯大力帮助,只是怕一片好心化着东流水而已。

晃晃脑袋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海里赶走,罗月婵定了定心神道:“我叫罗月婵,是华国晋西一家矿业公司的部门经理。今天找方先生主要是有一点不情之请!”

“哦,什么不情之请?”

“想请您帮助我们公司发展。”

“呵呵”

看着这位打扮得很有女人味的罗月婵,方远山一阵好笑。而对面的罗月婵却没有任何的异样情绪,还是眼神澄明的望着他。

“那你说说吧,咱们非亲非故的,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公司发展?还是说你认为自己长得漂亮,觉得在我这里有优势?”

被他这番赤裸裸的话说出来,对面的罗月婵俏脸红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看着他道:“近几年,华国钢铁工业取得了多项世界第一:产量第一、出口量第一、消费量第一,并一跃成为全球钢铁生产大国。”

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但世界钢铁生产大国并没有成为钢铁生产强国,在全球钢铁产业格局中并没有什么话语权。而且在获得诸多“世界第一”的背后,华国也为钢铁工业的无限扩产付出了惨重代价。这代价不仅是物质上的、环境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不仅是短期的,还包括长期的,甚至影响到我国钢铁工业在做大后难以做强。”

方远山摆摆手打断了她继续往下说的*,好笑道:“说个罗小姐不爱听的话,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认为我便宜出售铁矿粉就是人傻钱多、还是说你认为我很好忽悠?”

“我。。。”

本来下面还有一大堆话要说的罗月婵,被他这番话给打乱了思绪。理了一下思路后、继续试图给方远山洗脑。。。

(未完待续。)(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