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30章 单君兰

现在已经七月份了,有得国家正是“寒冬”季节,而在东方的华国正是盛夏时节,知了在树梢上“啾啾”的叫个不停。

在燕京五环外的大道边,树荫下两个老头正在悠闲的下着围棋,可能是其中一个老头想悔棋,另外一个嘴里在说着什么,同时还上手阻挡住他伸向棋盘的手。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一道倩影,边走还边低头看着手中的一份招聘广告。当路过两个争执不休的老头时,这道倩影停住了脚步,转身带着一丝香风朝两老头走去。

“两位老先生打扰一下,请问城华高尔夫球场怎么走啊?”

两个本来还在吵吵着的老头、停住了纠缠的双手,同时朝说话的人看去,在见到是一个穿着连衣裙的知性女人时,其中一个乐呵呵道:“城华啊,前面右转,顺着双乔路一直走就看到了。”

“谢谢”

两个看起来不低于60岁的老头子,看着女郎姣好的身材,即使这么大岁数了、还是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等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为刚刚的那一步棋继续争执了起来。

这个离开的女人把手中的报纸收了起来,从肩上的挎包里掏出了一张吸油纸、在脸上粘了两下后走到路边扔进了垃圾桶。

“呼”

呼了一口热气,本想歇息一下的,抬起手腕一看已经快8点钟了,这个女人还是打起精神继续朝前走去。

紧赶慢赶,在高尔夫球场人事部门职员出来叫人前、这个女人才好不容易赶了过来。

随着等在门口的七八个面试人员一起进了高尔夫球场的大门。避开汽车行驶的主路,她们一行人跟随着人事部的职员从小路绕到了行政办公楼。

没有走正门,她们就如做贼的小偷般、从办公楼的后门走了进去。前面二十七八岁的工作人员把她们一行人带到了一楼的小会议室里,然后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等工作人员一走,其中一个女孩双手拎着衣服的领子、嘴里嘟囔道:“呼,热死我了。这个高尔夫球场可真抠门,连个空调都舍不得开。”

“别抱怨了,现在工作不好找,薪水普遍又低,只要能面试上,以后让我天天吹风扇我也愿意。”

听到这话,一群女人精神顿时一凛。是啊,人家高尔夫球场就招聘两个人,她们这一群人现在各个都是竞争对手。这么一想、本来松弛下来的身体又跟着紧绷了起来,美目四盼,看谁都像是敌人。

本来九点钟面试的,结果这群女人一直等到了快11点,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嘴里不满道:“这么热个天气怎么不开空调?”

身后跟随的助手赶忙走到墙角边把大功率柜式空调开了起来,一股凉风袭来,中年男子也单手拎了一下衣领,等在会议室的前台坐下后、那个男性助手立刻把一沓资料递到了他的面前。

“陈曼丽”

台下一个穿着时尚靓丽的女郎立刻走了上去,在男人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后、笑语盈盈道:“我就是陈曼丽”

“今年26?”

“是的”

男人随意的翻了一下手中的资料,不经意道:“岁数有点大。我们这里是高级会所,工作人员除了经验之外,年龄和长相也很重要。”

不等女人反驳、这个中年男子跟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要说的是年龄大代表着阅历丰富的同时也说明人相对较圆滑。而我们的客人都是社会精英人士,他们平时在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都太多了,需要一个能释放自我的场所,而不是出来休闲了还得堤防着我们的工作人员会不会嚼舌根,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这个穿着时尚的女郎气呼呼的站了起来,一把夺过了男人手中的人事资料,拎着手包快速离开了会议室。

“郑雁薇”

“到”

“以前从事过高尔夫球场的工作吗?”

“是的,我在东郊那边做过一年,后来因为人事调整我就辞职了。”

这个中年男子又看了看她的详细资料,然后把她的资料放到了一边,头也不抬道:“你先去等通知,48小时内会打电话告诉你结果的。”

“谢谢您”

“下一位。。。”

一个个的过去,等到了最后一份时、这个中年男子瞄到了后面的年龄项,一看都31岁了,想直接起身走人。但想到人家眼巴巴的等了两个小时,还是说道:“单君兰”

“您好”

“嗯,你好”

应付了一句的男人,刚准备随便找个借口应付一下,当听到软软糯糯的声音时、不自觉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心漏跳了一拍,暗自赞叹了一声“这个女人长得不错”

见到这个面试主管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单君兰的心里涌起深深的无奈,想起身离开这里,但到底还是没有抬起屁股走人,嘴里问道:“我看到招聘启事上说你们需要财务人员,不知道现在还需不需要了?”

“啊。。哦,财务人员啊,这个嘛。。。说实话,财务人员只是我们顺手写上去的,我们暂时没有重新招聘的意思。”

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单君兰有心发火,但到底还是忍住了。站起身道:“既然不需要那就算了”

“慢着”

这位主管说了一句也跟着站起了身子,看着单君兰道:“你看要不这样,我们现在还缺有气质的女***员,如果这位小姐不介意的话,你可以试试。”

单君兰嘴唇动了动,但心底最后的一丝骄傲让她到底还是没有点头同意,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出了高尔夫会所的大门,单君兰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到燕京已经一年了,在这一年当中她换了好几份工作。以前在下海的时候仗着还有一点人脉,找工作还不是一个难事,但到了燕京才发现,对口工作真得是太难找了。

都说帝都居、大不易,等来了以后才发现,这边的生活成本实在是太高,她的那点积蓄早就已经见底。想下海去,但心底的那份倔强让她始终鼓不起那个勇气。

“叮铃铃”

正站在高尔夫会所门口想着何去何从的单君兰,听到手包里的电话响了,拿出来看了一眼,见到是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单君兰的鼻翼酸涩了起来,使劲控制着不让自己哭泣,带着鼻音喊了声“妈”

“小君啊,你是不是感冒了啊?”

单君兰把手机拿开了一点,很不淑女的扭了一下鼻子,然后才强笑道:“妈,我没事,好着呢!”

“自己在那边要注意身体,现在流行热感冒,晚上睡觉可不要吹空调,这个天气感冒了可是个麻烦事“

听着母亲在电话里絮絮叨叨着,单君兰那份处处碰壁的心再次温暖了起来,轻声道:“您放心吧妈,我知道”

对面唠叨了一会才道:“小君啊,你三姨家的萍萍下月底都要结婚了,你看你有时间来吗?”

听到“萍萍结婚了”,一身素色连衣裙的单君兰惊讶道:“萍萍不是才22岁嘛,这么快就结婚啦?”

“小君啊,那些跟你同龄的人家小孩都上学了。女人年龄大了生小孩吃力,精力也跟不上,而且还会有代沟,听妈一句劝,来吧”

本来心情好了一点的单君兰,突然又阴郁了下去,她心里不自觉的又想起了那个背影,嘴里敷衍了几句就赶忙挂断了电话。

中午的太阳炙热难耐,在人行道上慢慢走着的单君兰,手不自觉的又伸向了挎包,把那份报纸再次拿了出来,找到招聘栏后一排排的看了过去。

到五环外的地下室,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单君兰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清点损失的财物,当发现自己昨天刚取的两千块钱连着身份证皮夹一起不见时,她一下扑倒在床上痛哭了起来。

“嘤。嘤。。。”

“你为什么要作践自己。。。呜。。呜。。那个人明明早就已经忘记了你,你又为什么还要赖在这里不走。。呜呜。。。”

一年当中,单君兰从带独立卫浴的单身公寓搬到了合租房,然后又从合租房般到了车库,最后又搬到了地下室。

本来她真得不用这么苛求自己,贝听岚、丁翰墨他们的电话她都有,只需要打个电话就可以,甚至连方远山的电话她也可以打听到。但她就是不愿意,曾经美好的忆让她放不下那个身段乞求他的施舍。

可是现在不打不行了,她已经走投无路,相比较就这么身无分文的到老家让年迈的父母跟着操心,她宁愿给下海的朋友打电话。

起身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翻出号码后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拨出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你是。。。”

“我。。。”

一个“我”字说出口,单君兰脸上的泪水跟断了线的珍珠般、不停的往下落着,左手赶忙抬起,死死的捂住了嘴巴不让痛哭的声音传出。

对面应该是感觉到了,放缓语气道:“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我。。。我是单君兰。。。”(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