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35章 夏虫不可语于冰

已经从政的丁翰墨现在跟商场上的朋友很少联系了,不过他对玉器方面的喜爱没有因为身份的转变而变淡,反而由于工作的原因他把珠宝鉴赏作为了减压的一个方式。

今天受一个以前商场上的老朋友邀请,他在忙完局里的工作后、开车来到了江滩这边的“藏友会”。

来的人除了是做珠宝、古董之外的商人外,绝大部分都是有实力的收藏家。大家除了把好东西带出来给一众“高手”掌掌眼外、也是想听听别人的惊艳羡慕声。

丁翰墨倒是没带东西,不过他天生好眼力,尤其是对宝石这一块,算是业余藏家里的高手了。再加上他的身份比较特殊,很多“富甲巨商”也愿意让他帮忙掌眼。

这些人带来的藏品贵则贵已,但没有丁翰墨真正喜欢的,所以在看了一会就有点无聊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正好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方远山,顿时欣喜不已,在电话里说了两句之后,他竟然起身离开了聚会厅,到门口迎接方远山去了。

这是一家复古式的茶楼,老板是下海滩老牌实业家,这个茶楼更多的用途是为了给大家一个聚会的场所。而这些藏家大多都是生意人、白天比较忙,所以选择了晚上来聚会。

见到丁翰墨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招呼也不打就匆匆的下了楼,有心人就注意上了。从二楼的雕花栏杆上朝茶楼门口看去,让他们意外的是、这个“公子哥”看样子竟像是在等人。

楼下的丁翰墨不时的看看手表,跟着又朝远处的大道上看看,一副着急的样子。

楼上的人顿时好奇了,有那相熟的笑到:“哎,你们说翰墨他在等谁啊?”

“这还用猜,肯定是洛丫头。这要是私会小"qing ren",他也不敢往这带啊,不怕你们这些老不休的头打小报告啊?”

“哈哈,曹老板,这话别人说说还行,你说就有点亏心了。我记得那个洛丫头跟你老婆好像还沾亲带故吧?真要是打小报告,那肯定也是你去啊”

“就是,老曹你这明显是贼喊捉贼嘛!”

“哈哈。。。”

楼上十几个老男人哈哈笑着,五六个身着旗袍的服务员也跟着抿嘴偷笑。

就在楼上一众人说笑着的时候,茶楼门口缓缓的停下了一辆奥迪a6,一个穿着灰色体恤衫,浅蓝色牛仔裤,脚踏帆布鞋的男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丁翰墨走上前和对方来了个大大的拥抱,拍着对方的后背好一会后才松开了手,之后就站在车旁边聊了起来。

茶楼门口灯火通明,再加上现在才8点钟不到,四周围的商铺也是霓虹闪烁,所以二楼栏杆边的一众人看得都很清晰。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貌不惊人,身上也没有什么气质,开得车也是烂大街的那种,实在让人搞不懂他有什么资格让丁大公子亲自去迎接?

有那等不及的拉开了玻璃窗,冲着楼下的丁翰墨喊道:“翰墨啊,这大热天的怎么让你朋友在马路边吃灰呢?”

下面的丁翰墨笑了笑,拉着方远山的胳膊朝楼上走去。边走边问道:“你现在一年也难得来一次,这次又打算待多久?”

“快别提了。我不是不想来,你也知道我的情况,现在国就跟做贼一样,实在是没那个心情。下你直接去巴西,在那边身心比较放松,不用顾忌太多。”

丁翰墨笑着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又摇摇头道:“我是没法去了,要不上面有人该担心了。”

“科帕卡巴纳辣妹现在每日剧增,你不去真是太可惜了。”

“我不去没事,你不是在那边嘛,帮我代劳几个。”

“哈哈。。。”

楼上的一众下海滩老板眼巴巴的在楼梯口看着,见到两人一路说笑着上来、其中一人已经等不及道:“丁警官啊,我们都道你去等美女了,没想到是个帅哥。”

走上来的方远山也跟着笑道:“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你这不是当面骂我呢嘛”

那位说话的老男人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跟着哈哈笑道:“丁警官这位朋友很有意思,头赏脸咱们一块吃个饭。”

这边说着话,方远山目光扫了扫,看到中间案板上的字画、玉器、石雕物品,微笑道:“原来你们这是在藏友聚会呢啊”

“怎么,这位小兄弟也喜欢古董收藏吗?”

方远山朝丁翰墨看了一眼,等转头时笑道:“古董我是一窍不通,只知道挺值钱的。”

一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跟着说道:“古董玩的就是一个文化沉淀,拿着这些小巧玲珑的东西,想象着数百数千年前、某一个古人用过它,这种感觉你说奇妙不奇妙?”说着话,这个老男人轻轻的捏起了一只茶盏托在手里给方远山看。

“嗯,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说笑了一会,丁翰墨给双方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些老男人都是人精,见到他没有详细说对方的身份、他们就知道不方便打听了,随后各自闲聊开。

丁翰墨两人找了靠墙边的椅子坐下,等服务员上了茶后两个人聊起了离别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主要还是方远山问,至于他自己多少也算半个名人,丁翰墨想知道的话、刻意打听还是能知道他动向的。

“你们俩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啊?”

丁翰墨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道:“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估计在今年底吧!”

“你们两家这算是门当户对吧!啧啧,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一个政法委书记的闺女,真是好姻缘。”

放下杯子的丁翰墨好笑道:“这么羡慕干嘛,你想找门当户对的还不容易?只要你今天发布征婚公告,明天各国王室公主还不是随你挑?”

方远山苦着脸道:“快别提那些公主了,你是不知道,在电视报纸上看着挺光鲜的,这要是卸了妆,那就不是同一个人,半夜都能做噩梦。”

真不是方远山瞎说,欧洲各国的那些所谓的公主个个都长得很“任性”,挨个看过去、几乎很难找到符合他审美观的。真要说公主,就日本明仁天皇的二女儿勉强符合要求,就是太小了,也不知道将来会不会长歪?

这边的丁翰墨哈哈笑道:“你这话要是让那些公主听到了,还不得找你拼命啊?”

“找我拼命?嘿嘿,我会让她哭着去的。”

两人的身份决定了他们很难找到真正的朋友,现在好不容易聚在一起,那真是聊得起劲的很,连丁翰墨这个一直很注重自身形象的人都不时的哈哈大笑,引得那边的一众老男人频频侧目。

就在说着的时候、楼下又走上来三四个年轻男女,男的俊、女的靓,而且气质很好,看起来家庭条件都很好。

场中很多人都上前说笑着,看来都是相熟的人。在聊了一会之后,他们想来也是看到丁翰墨两人了,联袂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女生老远就喊道:“翰墨哥哥,雨涵姐姐没过来吗?”

正跟方远山聊得投入的丁翰墨,抬起头朝前面看了一眼,坐直身体了个笑容道:“她去外地学习了,还要过两天才能来。”

“是嘛,好可惜哦。人家来就是想找雨涵姐姐玩的,早知道迟两天来的。”

“呵呵”丁翰墨不自觉的摸了一下鼻子,转头朝方远山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女孩身后一位阳光男孩上前招呼道:“丁哥,好久没见了”

“文林也来啦”

座椅上的方远山自顾自品着茶,也不嫌无聊。

过来的两个男孩教养都很好,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特有的傲气,显得很谦和,在跟丁翰墨聊着天的时候还不忘给他一个笑容;倒是两个女孩很傲娇,眼睛扫视了一下方远山,之后就没再理会他。

见丁翰墨始终都没给他们介绍方远山,两个男孩也很识趣的没问,之后就同那些老男人一起品鉴起了古董。

丁翰墨可能也是想到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站起身开心道:“走,难得你来,今天我舍命陪君子,跟你去酒吧坐坐。”

“喲喲喲,不就是去个酒吧嘛,说得跟去刑场一样”

“哈哈,刑场不至于,不过有个大师说我今年命犯桃花,所以我有小半年没去酒吧了”

方远山一听惊疑道:“是吗?那赶紧走,让我看看桃花是什么样”

来了一趟不打个招呼也不礼貌,方远山在跟这个茶楼老板握了一下手后,笑着道:“我叫方远山,屠老板以后要是去南美记得给我打电话,让我也尽尽地主之谊。”

“好说,好说,方老弟慢走”

目送两人离开,屋里的人想了好一会也没想起来方远山是何方神圣,只是感觉这个名字似曾相识一样。

说个大话,方远山现在就是“传说中的人物”,不到一定层次的人就算是给他说、他也不会明白“方远山”三个字所代表的含义,自然也不会明白他那句“地主之谊”所蕴含的分量。

正是夏虫不可语于冰,井蛙不可语于海,就是这个意思了。。。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