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36章 身价多少?

夜晚的下海到处霓虹闪烁,九点多钟正是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各个会所、酒吧、ktv门口也挤满了车辆,从几万块的国产车到几百万的豪车应有尽有。

在这些酒吧门口总会有那一群无所事事的年轻人站在门口,不知道是在干嘛。方远山二人来到这家“橙色年代”酒吧门口的时候、刚刚好才九点半,从车里下来的两人还在说笑着。

“哎,两位先生去我们那边玩吧,什么样的都有。大学生校花,外国妞,办公室ol,一应俱全。”

正说笑着的两人楞了一下,随后方远山朝丁翰墨嘿嘿笑道:“这就是你说的桃花劫啊?”

丁翰墨翻了翻白眼,也没搭理围过来的几个人,拉着他的胳膊朝不远处酒吧的大门口走去。身后几个年轻人也不恼,继续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现在各行各业都有托,医托,车托、饭托、酒托,找个小姐都有“小姐托”,他们两人也算见怪不怪了。

丁翰墨带他来的这家酒吧还算不错,无论是地理位置、装修还是里面的灯光音响,看起来都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估计一晚上的消费水平不会太低的。

里面人潮涌动,香水味、酒精味、汗渍味混杂在一起,交织出一种让人肾上腺素分泌加快的元素来。每个人都卸下了白天的伪装,在这里尽情的释放着自我。

“你说我选择走上仕途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刚刚坐下丁翰墨就问出了这句话,令得方远山疑惑了一下,看着他不解道:“怎么说?”

现在酒吧里的气氛还不够热烈,音乐也以抒情的为主,他们两人又坐在远离舞池的位置,所以说话不用很大声就能听见。

丁翰墨朝他看了一眼,抿嘴轻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上面现在对我简直无微不至,时刻关注着我的生活、工作情况,甚至还多次隐晦的表达过、希望我能尽快的结婚。”

跟方远山碰了一杯后,把酒液咽下肚后跟道:“我对警察这份职业不反感,但也谈不上多喜欢,只能说还凑活。不过现在各方对我关注的目光太多了,令我有一种身陷囚笼的晦涩。”

这边的方远山哈了口酒气,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道:“你的这种感觉我有过体会,就好像一个不喜欢热闹的人、从事的却是一份喧嚣的工作一样,都是那么无奈。”

顿了一下道:“不过这种事需要自我调节。另外你不需要过多的看别人目光、听从别人的安排。你有你的想法,愿意怎么做尽管去,兄弟我支持你。”

丁翰墨点点头,但脸上却满是唏嘘的表情,带着一种慨叹的口气道:“没想到有一天我反倒需要你的开解,真是越活越去了。”

听着他的话、方远山搂着他肩头的胳膊紧了紧,心里多少有些歉意。

其实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变数的话,丁翰墨可能会活的很潇洒。他的父亲本身也是下海高官,他自己开了个珠宝公司,每天活的有滋有润。

要不是自己多次间接助力,他的父亲也不可能升那么快,他自然也不会选择结束公司,从而走上仕途。

这些都是方远山身份到了一定地位后想明白的,不过今天才了解、原来他过得一直都不是很开心。

感慨了一下、丁翰墨的心情又好了一点,伸手把杯子斟满道:“来,不提那些了,咱们干杯”

“干”

“呼”

等放下杯子丁翰墨身子往前倾了倾,神秘道:“问你个事情的。”

“我看内参上说你在南美到处投资,你现在身价多少了啊?”

见他像个女人似的那么八卦,方远山裂开嘴笑了起来,好笑道:“你猜猜”

“外媒评估你的公司市值有五百多亿美金,但不包括你在南美多国的基建项目,还有你个人资产。加一起1000亿?”

见丁翰墨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嘿笑道:“那,这是咱们兄弟之间说的,你可不要外传。实话说,公司市值差不多。不过我在海外的多个子账户里有将近800亿美金的存款,另外还有400多亿美元的黄金储备,各种古董字画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个几百亿,另外还有。。。”

“还。还有什么?”

方远山一本正经的想了想,然后道:“还有一些零头吧脑的,下海这边有几个亿的房产,燕京那边你也知道,还有十几二十亿的投资,另外香江、澳洲还有一些私人产业。”

“。。。。”

丁翰墨无语了一下道:“你在南美弄了不少啊”

“嘿,就南美那个穷得叮当响的地方哪能弄这么多?全是在别得国家嚯嚯来的。”

“哈哈。。”

听到他这句话、丁翰墨笑得乐不可支,好一会才道:“你赚得越多越好,这样我也不用为你担心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方远山爬的越高,他身边的人自然也会活得越滋润。就像丁翰墨。方远山根本不需要对他直接照顾,就凭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多时候只要无意间的一句话“哦,丁翰墨是我铁哥们”,那他就将无往而不利。

两人聊着的时候,一群莺莺燕燕从远处端着杯子走了过来,四处看了看,最后选择了他们这里。

也难怪,两个大男人要了个“大包”,点的酒水果盘加一块也要大几千了,最关键他们看起来不像还有同伴的样子。

“嘿,两位帅哥,介意我们一块坐坐吗?”

“是啊!你们看,今天晚上卡座、包厢都爆满。”

“是啊,人多也热闹点。。。”

他们两人还一句话没说呢,这边几个女人已经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方远山贴近丁翰墨耳边嘿笑道:“你的桃花劫看来真得来了”

一句话说完,他直起身道:“行啊,一块坐吧”

一位画着烟熏妆的女人朝桌上价值不菲的酒水看了看、娇笑道:“你们两个大男人点这么多酒水,是不是就等着鱼儿上钩呢?”

方远山微笑着道:“当然!这不鱼儿已经咬钩了嘛”

“喲,这位帅哥可真会说话!”

能到酒吧钓凯子的,一般都自觉有几分姿色的。就好像对面几个女人,尽管都画着浓妆,但无论是脸型还是身材都不错,估计这就是她们自信的源泉。

可惜双方不在一个平行线,根本就聊不到一块。说了一会之后,眼看丁翰墨一脸无奈表情,方远山站起身笑道:“几位美女慢慢喝,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丁翰墨一听赶忙站起了身,点点头就准备离开,座位上的几个女人惊讶道:“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啊,不多坐一会吗?”

他一脸坏笑道:“不了,我们对女人不感兴趣。”说完“深情”的看了一眼丁翰墨。

“呃。。。”

几个女人顿时如被人掐住脖子的鸭子般,被他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本来拉住他胳膊的丁翰墨,在半路上就松开了,朝他看了一眼道:“下拒绝能不能不用这么恶俗的借口?”

“有点娱乐精神嘛,要不人生多无趣?”

就在两人朝路口走的时候,右边的丁翰墨一下被人拉住了胳膊,跟着一个声音响起道:“哎,这不是丁警官嘛,你们那个小偷查得怎么样啦?我的钱有没有找来?”

光听到这个声音丁翰墨就知道是谁了,心里暗道了一声“晦气”。转身道:“不好意思邱老板,你的案子局里正在调查,估计这几天就有眉目了。”

这个长得一脸横肉的“邱老板”,右手杵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对着丁翰墨指点道:“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不给我查清楚了,我肯定要到市委告你们公安局不作为。还有你这个警察,拿着纳税人的钱不去找小偷,倒是有闲情跑来逛酒吧,你可真行。”

虽然酒吧里此时音乐声比较大,但这个男人说话声音更大,引得旁人纷纷侧目。还有他旁边几个肥头大脑的同伴,此时也是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方远山曾经也有丢东西的时候,所以心情能理解。但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还有动作他就不爽了,冷着脸道:“有事说事,把你比比划划的手拿到旁边去。还有,现在是下班时间,你管我们干嘛呢!”

“哟呵,你倒是挺能耐啊!你知道我丢了多少钱吗?225万!现金!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态度跟他们公安局的人说话?”

方远山暗道了一声“怪不得呢”,嘴里却道:“警察也是人,不是神,怎么可能说调查出来就调查出来的?”

可能是想到自己丢的那些钱了,他激动道:“这都一个月了,总该给我一个说法吧?他们公安局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等找到那伙小偷、估计我的钱也花光了。”

他一听都被盗一个月了,为面前的这个胖老板默哀了一声。正如他说的,碰到一个大手大脚的人,两百多万估计要不了三个月就能折腾光了。

跟这样的失主也没什么多扯的,出了酒吧一看时间才刚过去一小时。

不过也难怪,现在他们的心态不一样了,酒吧这样的场所以前来玩玩还行,现在感觉实在是无趣,甚至方远山都觉得自己今后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

“走吧,我送你去。你是住公安局宿舍还是家的?”

可能是刚刚那个人的话让丁翰墨想到了什么,道:“走,去月河路”

他也没问去月河路干嘛,发动车子离开了酒吧门口。。。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