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1038章 不.伦.之恋

商之礼今年四十有二,事业有成,老婆能干,女儿乖巧,是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羡慕的对象。

但人到中年总有一点非分之想,家里的老婆就跟左手摸右手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觉,即使打扮的再漂亮也不会有性趣。但他还算克制,没敢到外面胡来,只是在网上聊扯两下子。

网聊就网聊吧,谁知道前两年在网上闲逛的时候,他在下海的一个论坛上竟然看到了个熟人:他的小姨子!

要说他老婆长得挺不错的,尽管也有四十岁了,平时同样很注重养生,保养的风韵犹存。而她那个妹妹比她小了六岁,也非常会打扮,只怪早年比较疯,玩够了就随便找了个“老实人”嫁了。这个老实人就是他连襟“邱亮”!

要说邱亮,家虽然是下海当地的,但早年就是个泥腿子,后来靠着城市发展弄了个工程公司,慢慢的也是个老板了。但人长得其貌不扬,粗矮戳,说话一口一个“小赤佬”,一直被他那个“鲜花”老婆嫌弃。要不是有钱让她随便花,早把他蹬了。

事情就是这么巧,姐夫和小姨子在网上碰头了,而且还非常的有“共同语言”,这一聊就聊到线下发展了。

两家是亲戚,平时走动也多,他们两人的关系一直保持了两年之久、竟然谁也没有发现。即使偶尔的一个小破绽也不会引人注意,小姨子跟姐夫开两句玩笑怎么啦?

直到前两个月的时候,他的小姨子发现自己“月事”竟然没有按时来,慌神的她赶忙找验孕棒验了一下,这下慌了,怀上了!

两个人碰头商量了一下,决定打掉。偷摸着到隔壁小县城“坤山”去了一趟,当时医院的医生跟他们说、两个人都是大龄了,要是这胎打掉,以后再想怀上就难了。

当时商之礼不知道怎么脑袋一热问了句:“能不能查男女?”

屋里一众人等静静的听着,谁也没有插话,此时见他突然停下来了,那个王队长很有经验的递了一根烟过去,顺便还帮他把火给点起来了。

“咳。咳。咳。。。”

这个男人看来从来都没有抽过烟,刚吸了口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不过却没有扔掉。

等缓了口劲后才说道:“其实现在想想,我当时真是昏头了,才刚刚怀上怎么可能知道男女呢?”

自嘲的笑了一下道:“早年我对男孩女孩其实根本就不在意,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会有重男轻女的思想。”

王忠明接道:“后来呢?”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就觉得应该有个后人来继承我的事业。当初我老婆也是好不容易才怀上的,这么多年很少做避孕措施,但却再也没怀过。而依岚这怀孕我就觉得是上天注定让我再有一个孩子!”

“嘭”

那边的房门一把被人拉开了,商之礼的老婆泪流满面的冲了出来,这边的便衣警察赶忙拦在了她的身前。但她还是哭着大骂道:“商之礼你不是人。。。你怎么就不想想我,想想婷婷呢?呜呜。。。我这么多年为你、为这个家****多少心。。。”

旁边的方远山听着这位妇女的哭喊声,伸手摸了一下鼻子,脸上满是尴尬的神色。

如果没有他的话,这件案子估计是很难查得出来。现在被他这么一掺和,刨根究底刨的稀巴烂,姐夫和小姨子的不伦之恋都出来了,他这是毁了两个家庭啊!

那边两位便衣警察把商之礼的老婆哄了房间,这边的商之礼脸上闪过一丝内疚,还有对即将面临的牢狱之灾的恐慌。

丁翰墨看了一眼客厅地毯上湿漉漉的百元大钞,转头道:“继续说”

商之礼这时候抬起了头,看着王忠明急道:“这件事跟依岚没有任何的关系,全是我一手主导的,你们不要抓她。”

“这个我们自然会去调查的,如果跟她无关的话,我们不会冤枉她。”

说了一句套话,王队长也说:“你把偷钱的经过讲讲,还有为什么要去偷钱的原因也一并说说。”

商之礼再次低下了脑袋,缓缓的讲诉着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医院里经过他的哀求之后,他的小姨子最终还是没有做流产手术,而是跟着他到了下海。

孩子不打掉,接下来自然要考虑离婚的事情了。商之礼这边暂时还没问题,但他小姨子却不行,肚子可是一天天会变大的,她的老公邱亮迟早也会发现。

但离婚也不是那么好离的。邱亮人虽然其貌不扬,但对他老婆言听计从,恨不得把心掏给她,平时他们在外面也是一副恩爱夫妻的样。这说离婚就离婚,总得有个原因吧?

两个人一合计,最后商之礼提出把他的公司弄倒闭,到时候自然也就有借口了。

由于邱亮是工程公司,家里经常会放有大笔现金、以备不时之需,作为他的老婆自然是一清二楚。随后她就通知商之礼,并且把家里的钥匙偷偷配了一把给他。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姐夫和自己老婆合谋坑自己,邱亮就是长十八双眼睛也没用。在盛夏来临之前,邱亮为了结算一批工程款,所以取了大笔现金来,之后他的老婆就通知了商之礼,而商之礼就跟到自己家取东西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钱偷走了。

“呼”

听这个男人说完之后,方远山突然又觉得自己这件事没有做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同情他们之前还要想想那个邱亮,那才真正是个可怜之人。

老婆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还跟连襟一起准备坑自己,这他么才是真正气人的事情。

之所以在这里问,主要也是想趁着商之礼心神失守的时候让他痛痛快快的说出来,免得了局里还要狡辩。

眼看该交代的也都交代了,下面自然是去做材料了。丁翰墨朝那个黑塔大汉王忠明道:“王队,你们把他带去吧,我送送我这位朋友”

两人坐电梯离开了这里,等上车后方远山感慨道:“怪不得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呢,这样狗血的家庭人伦惨剧,估计比什么影视剧要来狗血得多了。”

副驾上的丁翰墨笑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那个大队长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表情啊?”

方远山楞了一下,等转过小区的出口来到马路上时才疑问道:“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想说这样的事情我们见得太多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甚至有比这个更离奇的”

反正离丁翰墨的宿舍还有段距离,他笑道:“是吗,说我听听有多离奇”

“和小三一起合谋杀丈夫、杀妻子的;有结婚后发现孩子不是自己而杀人泄愤的;还有去年元旦一起案子,当时还登报了。”

方远山感兴趣道:“是嘛,怎么事?”

“我去年底刚调到刑大工作,当时在徐晖区发生一起命案,一个女孩被人残忍的杀死在了家中,身中19刀”

“哇靠,这他么到底有多大的仇啊?”

丁翰墨唏嘘道:“是啊,当时所有人的反应跟你一样,第一反应就是仇杀。但就是这么奇怪,我们走访了死者所有的亲朋好友,他们都说女孩平时为人比较和善,从不会跟人发生矛盾,甚至连红脸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同事也说她工作积极,很受领导好评。”

避开前方的一辆车后、他好奇道:“那然后呢?”

“然后就是久而未决。不像是仇杀的,也不是为财,她随身的财物分文未动,家里也没有翻找的痕迹。由于当时正是元旦节,在新年的头一年发生这种恶性案件,上面要求限期破案,所以我们的压力很大。我刚过去就连着通宵了两天两夜,中间连眼皮都没合过”

方远山很有“经验”的道:“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既然杀人肯定是有动机的。”

丁翰墨朝他瞄了一眼,嘴角往上勾了一下,等过了前方的红绿灯才说:“正像你说的,我们就从她身边的人入手。这个女孩24岁,有过两段感情经历,在排除身边人的作案动机后,我们最终把目标锁定在了她的前男友身上。”

顿了一下他跟着道:“这个前男友家境富裕,不过也正是如此,养成了他不容别人违拗自己意志的性格。从小到大都是要什么就必须得到,家里人也是在第一时间满足。那个女孩在发现他的性格之后、最后选择了分手。”

方远山点点头没说话,但他知道这就是祸根。

看着远处的霓虹灯,丁翰墨轻轻的摇摇头道:“死者元旦前两天在企鹅空间晒了两张和现任男友的亲密合影,这些照片被死者前男友看到了,他当天傍晚时分在街边买了一把水果刀,然后乘黑车赶到死者家,骗开房门后对着女孩连捅了15刀,最后4刀割在了脸上”

“我艹,就为了几张照片杀人啊?”

他转头看了看方远山的脸,淡淡道:“这就是激情杀人。。。”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