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46章 黄金大劫案

十四岁是从少年迈向青年的年纪,这个时候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心里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渴望去了解、渴望去探索,甚至渴望飞出象牙塔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在现代信息包围的年代,也许他们的生理还有见识都不是过去小孩能比的,但是他们或她们的心理年龄还远没达标,很多时候容易走极端。

至于宫小蝶,她本身家庭就有点特殊,再加上方远山常年不在身边,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他母亲王翠兰也照看不到。既然今天刚好撞上,他就准备好好给她疏导一下心理。

在讲了一点自己的过往之后,他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那个男孩我看挺帅的,是你同学吗?”

宫小蝶小心的看了一眼他的神色,见他不像是要发火的前兆,低下头道:“他比我大一届,开学上初三了。”

听她这一说方远山才想起来,现在正是暑假时节,奇怪道:“那我怎么看其中有人还背着包啊?”

“上补习班的”

他点点头、迟疑了一下问道:“你很喜欢他?”

听到这句话、宫小蝶的脑袋低得更深了,就在方远山以为她不会答的时候,宫小蝶轻轻道:“我。。我也不知道。好多女孩子喜欢他,然后他就跑过来找我,我。。我。。。“

方远山想了想算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一个长得不错的男孩,而且还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但他却一个不要,单单来找她,就这种“独取一瓢饮”的手段,别说还是个小女孩了,就社会上的那些女人有几个能招架住的?

而且小孩子一般自尊心都比较强,或者说得再简单一点,哪个女孩子还没一点虚荣心了?这样的情况下、谈个恋爱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宫小蝶还是小女孩子,今年才刚刚14周岁,这么早谈恋爱、方远山担心她会吃亏,这才是最主要的。偏偏自己还是一个男的,这方面还不好讲的那么明。

对于外国父母教育小孩的那套理论、方远山是不会去学的,他也决不允许发生那样的事情。

考虑了一下道:“小蝶啊,你今年已经十四岁了,有的话叔叔觉得应该跟你说一下。对于你谈恋爱这件事我原则上是不反对的。但有一个前提,在你十八岁生日之前决不允许发生那种事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低着脑袋的宫小蝶赶忙抬起了头,急急道:“叔叔,我不会的,你相信我,我肯定不会的。真的。。。”

他再次揉了一下她的脑袋说:“嗯,叔叔相信你。十八岁之后你的私事我就不会再管了,你可以自由选择你的喜好。不过有一点,那就是学习一定不能落下。”

“嗯”小丫头连连点着脑袋。

“呼”

徐徐吐了口气,在跟小丫头聊了一会之后,他站起身道:“那好,你学习吧,我先走了”

“叔。叔叔。。。你这就要走了吗?”

“嗯!我暂时还没走呢,等有时间我陪你出去玩玩”

跟母亲王翠兰她们道了个别,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方远山又想起了什么,脚步顿了一下才离开了这里。

下楼上车后才发现,现在已经快10点钟了,翻出手机一看里面有五六个未接电话,有香江那边的,有巴西的,还有燕京010打头的。其中香江那边打的最多,慕容婉连着拨了四次,每次都是等到没人接才挂断的。

也没启动车子,就在车里拨出了电话,等接通后还没等他说话呢,慕容婉就在电话那头急道:“远山,我们从机场运往黄金加工厂的黄金被人打劫了。”

方远山握着手机的手紧了一下,看着前方的目光一凝,沉声道:“给我简单说说怎么事?”

“今天下午四点半,从香江国际转运站出来,到了北大峪山线的时候、一伙持枪歹徒驾驶四辆依维柯逼停了车子,用定点炸药破坏了防爆车,共抢走了2吨黄金。”

“有没有人员伤亡?”

对面的慕容婉沉默了一下、声音低沉道:“四名公司安保部的队员在送医途中抢救无效死亡,还有两名现在正在手术室抢救,我。。我。。。”对面的慕容婉说着说着竟然哭了起来。

“婉儿别怕,我马上就过去”

说着话他手心一翻,装着“圣雅典娜”生物分子的笔记本出现在了他的掌中,对着电脑冰冷道:“连线弗兰克、琼森。”

在他的话刚刚说完,合起来的笔记本竟然缓缓竖了起来,屏幕闪了一下、琼森跟弗兰克的头像已经出现在了笔记本里面。

“老板。。。”

“你们俩给我听着,抽调两百名南安部的侦查员、一百名情报分析部的人、一千名行动组的高级成员,立刻飞往香江。跟安妮说,让她派集团的大型运输机装载过来。不用办手续,我这边会跟香江有关部门协调的,听明白没有?”

“是,老板”

等笔记本缓缓合上的时候,他开着车直奔高尔夫别墅。杰森他们还没有睡觉,钱巧巧也在这里等着他,见到他脸色不是太好看,元高阳沉声问道:“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嗯,香江那边有点小事。”

能被方远山称为“小事”的、对别的人来说就是泼天大祸,元高阳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点,根本就没有犹豫,他们几人立刻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等他们都走开了,钱巧巧走了上来,不无担心的看着他道:“远山,不要紧吧?”

“没事,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等处理完香江的事情我再来,你帮我招呼一下客人。”

钱巧巧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没再说话。

元高阳他们的速度很快,这边刚说完他们已经提着包出来了。跟杜明奇师兄妹道了个别,最后跟钱巧巧轻轻的抱了抱,等分开后他转身出了门。

晚11点半,方远山带着几个保镖踏上了飞往香江的私人客机。由于是突发事件,他连秘书都留在了下海。

方远山是什么人?他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用超级富豪来形容了,他现在本身就是世界格局中一个重要人物,完全有资格跟国家总统、主席、特首之类的平起平坐,甚至还要压他们一头。

方远山人还没到香江,香江政府已经为此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的话题自然是“17黄金大劫案”。

从跨年之后,黄金的价格就一路低开低走。但即使是这样、一盎司的黄金也达到了1670多美元,而这一批被劫的黄金总价更是高达七千万美金,堪称香江历史上最大的黄金大劫案。

除此之外,一共还打死打伤六名安保公司成员,这也是香江近年来最大的恶性案件了。

香江是个自由之港,媒体的消息向来灵通,不过这的事件比较特殊,涉及到的公司背景也比较复杂,所以一切新闻全部封锁,政府相关人士亲自出面打招呼,使得这么大件案子竟然在市面上没有一丝杂音流出。

方远山凌晨两点到的香江,在第一时间就赶往了位于“荃弯区”的私立医院。

医院显得很平静,没有记者,没有什么大人物过来看望。不过仔细看就会发现,在医院很多角落里都站满了大汉,这些大汉双目炯炯有神,耳朵上别着耳麦,双手交叠放在胸前,在不停的来走着。

下了车的他急步匆匆着,从医院的大门处一直来到了二区的手术住院部。刚好站在门口的慕容婉也看到他了,朝着他快速走来。等到了面前时方远山给了她一个拥抱,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朝着手术室门口快速走去。

门口人不少,公司里的几位高层都到了,还有伤者的家属也在抹眼泪。见到这一幕、方远山的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轻声问旁边的慕容婉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四点五十五送进手术室的,现在人还没出来。”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现在已经快凌晨三点了,手术进行了快12小时,这对病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方远山同所有人一样、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叮”

又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外面的天色都开始泛白了,手术室的门才开了下来。当先走出来的主治医师想来也能明白外面人的心理,不用他们问就道:“手术很顺利,子弹也取出来了,不过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要等48小时后才能知道具体情况。”

后面的几位助手推着病人走了出来,朝着重症监护室走去,方远山想了想也跟了上去。由于是无菌病房,他们全部被挡在了外面。

“呜。呜。。。”

可能是触景生情,门口一位五十来岁的妇人捂着嘴巴“嘤嘤”的哭了起来,旁边还站了一位岁数不大的女人、牵着一个男孩的小手。在见到妇人痛哭的样子、这个女人忍着伤心抱着妇人的脑袋安慰着。

“她们是?”

一旁的李富贵沉声道:“一位是伤者的母亲,还有他的妻子儿子。”

方远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直直的朝着她们走了过去。。。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