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53章 关门打狗

南亚岛凌晨的山脚下一切都笼罩在黑暗当中,一丝若有若无的薄雾升了起来,把山下的一切装扮得如梦似幻。

而山下树林前方的一座老房屋前此时却灯火通明,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就会发现,在房屋的四周围有很多的黑影在来巡视着。

此时房屋的大堂里站立了数十人,其中一人正跪倒在地上、嘴巴里一动一动着,过了足足有一个小时、这个男子的嘴巴才停下,看着坐在正前方的年轻人,等着命运的宣判。

“呵呵,你倒是好本事,竟然腐蚀了这么多人。”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跪倒在地上的男人在说完之后、再也不发一言。

根据这个彭永宗所说,他的上家是英国的一个情报机构,客户遍布整个欧洲。和“金刺国际商业调查有限公司”不同的是,这个私人情报组织虽然绝大部分业务也是商业情报,但是他们还兼职刺探别国的政治、军事等方面的情报,然后以点带面的扩大他们的业务。

此时的屋里只有方远山的人,像程风华的人都很自觉的退了出去。秘密知道得太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定还会给自己招灾惹祸,这一点他非常明白。

没有管公司里的事情,他闭目思考了一会,等睁开眼后冰冷道:“你确定跟那什么阮家有瓜葛?”

“是的,香江除了他家没人有这个实力,也没人有这个胆子。”

在这个彭永宗说完之后、方远山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没有再多看上一眼,转身朝屋外走去。

等在外面的程风华见到他出来了,上来问道:“方老板,需要我帮忙吗?”

他笑了笑摇头道:“不需要了,他们都是专业的。”说着话他离开了这里,远处的堂屋里跟着传出了一声闷哼,一条鲜活的生命从此告别人世。

彭永宗口中的“阮家”可不是一个人、一个家族,这个姓代表了整个香江越南人的宗亲会,甚至代表了整个越南人在香江的势力。而越南人在香江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渗透的都非常深。

而近年来境外势力组织在香江动作频繁,这里面还有华国币在国际货币里占据越来越重要地位的原因在里面。可以这么说,动了这个阮家基本上就是跟香江所有的越南人作对,而跟越南人作对、就是跟他们背后的英国主子作对!

也许香江的势力怕他们,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方远山。他奉行的准则一贯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谁捅他一刀,他就把他的老巢给掀翻在地。

美国最近被他折腾的不轻,所以这件事方远山相信、肯定没有美国人的参与。而且以他们的性格、这种“小打小闹”的事情,他们也不屑去做;除了他们、那就是英国了。

这个解体后的日不落帝国,他们总以为自己还是世界的话事人之一,但其实已经没几个国家叼他们了。而方远山最近一段时间又忙着跟美国争斗,没功夫去理他们,搞得他们现在都爬到他头上来耀武扬威了。

“尼玛的,劳资还没去收拾你们呢,你们倒好,还跑来撩扯我了,真够可以的,呵呵”

从来都是报仇不过夜的方远山,一个命令吩咐下去,数千号的手下朝着“西弓”那边汇聚而去。

本来李富贵就怀疑,这次的事情有越南人在里面插手,不过没证据而已,现在那个彭永宗再次证实了这一点。

方远山不是police,做事不需要那么多的证据,只要怀疑你、他就敢上门去查找。

你说什么?不承认?枪往脑袋上一顶,数三声,说还不说?不说就“乓”的一声,然后下一个。

你这是滥杀无辜!笑话,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他方远山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雄中雄,“滥杀无辜”这个词能用在他的身上?

越南人在香江的宗亲大本营就在西弓,这里住着数千正宗越南人、以及数万出生在香江的越南人。这些人即使吃着香江的、用着香江的,但他们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是香江人。

在方远山看来,这些人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随时随地都准备反噬它的主人。

“这样的人要之何用?如果是我的话,立马遣返国。”

“老板你应该知道的,这里面还有英国政府在背后搞鬼。”

方远山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说:“我看英国政府就是闲得慌,找点事情给他们做做、保证立马太平下来。”

元高阳笑了笑没接话。这种话也就是老板能说说了,他也有这个实力说这话。至于自己还是算了

英国作为老牌强国之一,可不是说哪个人哪个组织能抗衡得了的。也没有哪个国家敢说去给英国找点麻烦

过了江车子一路朝着西弓驶去,等来到赛马会北郊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钟。除了方远山这个“牲口”之外,杰森、元高阳他们个个眼珠泛红、精神也显得有点萎靡。

毕竟不是谁都有他这个体力的,方远山也能体量,想让他们去休息一下,但谁都没走,坚持跟他赶往了阮家宗亲祠堂。

这个祠堂占地数百公顷,背靠西弓的“马安山”,前面就是赛马场,西面两公里处就是文化宫,地理位置可谓是得天独厚。而且在地少人多的香江弄下这么大一块地作为他们的祠堂,可见财势浑雄。

走下车的方远山、扶着车框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祠堂、骂骂咧咧道:“马勒戈壁的,一帮逃难逃过来的东西、不想着好好干活、为香江的繁荣做贡献,整天在背后算计过来、算计过去,真他么的没有王法了。”

不说方远山了,就元高阳看着前方的祠堂也挺震撼的。建得如古代城楼的大门、画龙雕凤,数十根红木柱上挂着彩旗,在凌晨的微风中飘扬着。

而在祠堂的大门口、一个巨大的灯笼高悬在半空中、散发着盈盈红光,把个祠堂照射得庄严肃穆,甚至还带了那么几分神话色彩。

以方远山的目光甚至能看到大门上那如成人拳头大小的铜铆钉,耀着一抹抹金黄的光泽。

不说别的,就这个祠堂的门脸没有个三五百万香江币都拿不下来。

“一帮鸡鸣狗盗的东西,今天劳资不把你们屎打出来、我跟你们姓”

周围本来有点困顿的杰森他们,在听到他的话后、一个个精神大振。随着身份地位的提高、方远山已经不会如从前一般、动不动爆粗口了。今天已经连着骂了很多次,可想而知他心里现在有多生气?

反过来也是一样,老板现在有多生气,等一会下手就会有多重

别以为“长老”这个东西是古代专有的,现代社会一样有很多。像公司的董事会、政坛里的联席会议,包括联合国里的常任理事会一样,其实都差不多,只是换了一个名称而已。

这个阮家宗亲祠堂也有长老议会,换了个名称叫“代表”。这些代表共有十一名,以一个公司的名义组合在一起,董事长叫阮震天。

名字起得非常霸气,做事同样不折手段,香江本土社团一般很少跟他打交道,主要是这帮越南人做事没有底线。江湖上早就禁绝的“祸不及妻儿”、到了他们这里根本不管用,你惹了他们,他们真得敢杀你全家。

“02年有6起灭门惨案跟这个阮氏商贸有限公司有瓜葛”

“03年有3起。。。”

“04年大普的一起灭门惨案据信也跟他们有关系。当时一家十六口全部死于非命,连襁褓里的婴儿都没有放过。”

“05年。。。”

一桩桩、一件件,跟随在身后的琼森嘴里在念着,到了后面连他都读不下去了。

方远山的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在震惊的同时、也非常的痛恨。本来这样的事情、即使政府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好出手、但江湖道上的几大社团都该出手解决的。

可是碍于香江近年加大打击社团势力的力度,各人只能自扫门前雪,哪还顾得上这个阮氏商贸啊,使得他们竟然渐渐做大、做强了。

“这帮逼样的,既然政府不方便出面,劳资今天就帮他们来个关门杀狗。”

几十号人大大咧咧的来到阮氏祠堂面前,大门早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深深的庭院中到处繁花似锦,中间一条青石板铺就的道路直通后院。两边的道路上站满了黑衣大汉

这些大汉自然就是他从巴西调过来的精英部队成员。这些征战整个南美大陆的战士,对付一个区区恶势力团伙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个祠堂常驻人口只有不到五十人,而且大多数都是清洁人员。在查明身份之后全部被关到了偏房那边,而方远山就坐在了阮氏祠堂的大门口,天空这个时候漆黑一片,正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