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0154章 逼问

方远山带了这么多人到香江,香江政府不知道?华国政府不知道?英国那边不知道?全都知道,不过各方都有所顾忌、所以没有横加干涉而已。

他的身价可能在那些国际大财团的眼里还不算什么,起码还没到撼动他们的地步。但他的实力就真得太恐怖了,凭一己之力把整个南美的内部安全防御给拿了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南美大陆架虽然近年来没有什么大的纷争,但各个国家国情都各不相同,各种势力犬牙交错,并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哪个势力就能让他们妥协的,这需要莫大的实力作为后盾。

但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这里。现在基本每个国家的秘密档案里、“方远山”这个人都会被浓墨重彩的记上一笔,可惜谁都不知道他究竟凭什么能让南美各国“俯首称臣”?

凭他钱多?别搞笑了。不说那些大财团了,就中东的那些王室富豪都不比他钱少。难道凭他手下多?那更是一个笑话。他的手下有很大一部分是各国的退役军人、被他招募而去的。

不过不管外人怎么猜想,反正南美所有的内外安全防务全部在“南安部”的手中,这个庞然大物现在已经急速膨胀了起来。除了还没有航空母舰这样的大型战争武器,常规的武器他们一样都不缺,甚至据信连战略性的武器他们也掌握了。

这样一个怪物组织的首领,外人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把他干掉之前、是不会跟他明确翻脸的。至于华国政府,那更是不可能。

十个“代表”、包括这个阮氏商贸集团的董事长阮震天,在天色彻底大亮之时、全部被带到了方远山的面前。

跪倒一地的人,脸上布满了震惊、惶恐、不可置信。看着广大的庭院当中、里里外外站满的人,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法制社会的香江、在网络发达的今天,还有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强闯民宅、还公然掳人?这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方远山就坐在他们的正前方,那浑身环绕的气势、不用想都知道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此时他身体前倾,双手交叉叠放在了一起,看着前方的人问道:“谁叫阮震天啊?”

“我叫阮震天”

一个五十岁出头,面白无须的男人应了一声,随后就想站起身。奈何身后的战士还是死死的压着他的肩膀,让他以一个屈辱的姿势跪倒在地上。

他抬头示意了一下,阮震天身后的战士掐着他的脖子把他半提了起来,就这么连拖带拽的把他带到了方远山的面前。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膝弯,让这个气势不凡的老男人再次跪倒在了地上。

“嘭”

双膝着地的阮震天、一张保养得当的脸上布满了痛苦。可惜还不等他缓过劲来,后面的战士已经揪着他的头发、让他仰起了脖子。

“你就是阮震天?”

这个阮氏商贸的董事长,想来是被他手下从床上抓过来的,连衣服都没有换,还穿着一身丝绸睡衣。此时呼呼喘着大气道:“你。。。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想干嘛?”

“看来我们这位阮董事长还没看明白现在的情势,来,让他好好清醒清醒”

他刚刚说完、人群中提着一桶冰水的“阿水”走了过来,等旁边的人退后之时、冲着这个阮震天迎面泼了过去。

“哗”

“啊。。。哦。。。啊。。。。”

清晨的温度还不是太高,再加上这个阮震天现在心情紧张,身体更是直打摆子。被这冰水一激、顿时脸色都开始发青了。

“也就是在香江了,如果是在南美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现在给我老老实实答我的问话,如果想逞英雄的话,我给你机会。”

见他低垂下脑袋,穿着黑背心的战士上前抓住了他湿漉漉的头发,让他再次仰起了脖子。

“叫什么名字?”

这个阮震天好歹是香江越南人精神上的领袖,刚刚只是惊魂未定,所以内心有点慌张,经过冰水一泼顿时明白了眼下的处境。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思想,说到:“我叫阮震天。”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不知道”

“呵呵”

方远山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挪动了一下身体才阴沉道:“你在香江胡作非为我不去管你,但你他么的狗胆包天、竟然打起我的主意。。。”

“我真的什么也。。。”

“啪”

一巴掌把这个阮震天剩下的话给扇了去,冷着脸道:“我说话的时候谁允许你插嘴了?”

双目凝视着他,过了会才道:“我的人你都敢杀,你胆子不小啊!谁给你撑腰的?你的英国主子?还是那个过气的奥本海默?又或者是你自作主张?”

嘴角已经出血的阮震天、不等他说话就急急道:“方先生,那件事真的不关我。。。”

“啪、啪、啪。。。”

正反连着抽了数十下,阮震天嘴里的牙齿都被抽得飞了出去,鲜血迸溅出去足足五六米远,在青石板上印出了一片暗红色,在清晨的阳光下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再他么犟嘴我就一枪崩了你”

方远山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好一会才压下心头的暴躁,再次冷冷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嘴角微微勾起道:“从他么越南逃难过来,不想着好好干活,整天在香江搅风搅雨的,是不是觉得没人能收拾你了,还是你觉得自己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没人敢动你?”

“说吧,把我的黄金弄哪去了?”

不等他答、他跟道:“不要不承认,我有的是办法能证明是你做的,但我没时间跟你去磨洋工。你痛痛快快的承认我就给你条活路,你不承认我就把你们整个阮氏商贸连根拔起,所有人都送到南美去挖矿,挖到死为止。”

“。。。。”

“噗嗤”

就在他沉默的时候,他的头顶上方落下了一道黑影,直直的插入了他的颅骨。这个阮氏商贸的掌舵人、越南人的精神领袖阮震天,连最后的遗言都没有来得及交代、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鲜血从刀刃处慢慢的溢了开去,很快染满了他的身下。跪在他身后的一群人吓得脸色苍白,身体都跟着颤抖了起来。有那几个怕死的在地上连连磕着头,嘴里哭求道:“方先生,这件事真的跟我们无关啊,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你们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了?我告诉你们,今天不把人交出来,你们统统给我去死。”

听着他凌冽的话语、看着身前的死尸,清晨的阳光没有给他们带去一丝温暖,整个身体如坠冰窟一般寒冷。

就在这个时候杰森从大门口走了过来,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老板,香江重案调查科的人过来了,还有政府的相关人士也在外面,需要让他们进来吗?”

地上的一群人听到警察来了、个个开始骚动了起来,不自觉的扭过脖子朝大门口看去。

“噗嗤”

“噗嗤”

两个身体已经转过去的男人再次直挺挺的倒了下去,骇得另外七八个人都连连挪动着膝盖,想赶快逃离这魔鬼之地。

“我告诉你们,谁来了也救不了你们。今天不把主谋、还有黄金交出来,你们死定了。”

说完一句朝杰森道:“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冷酷的话语、狠辣的手段,再加上空气中凝固的血腥味,这些人彻底崩溃了,其中一个喊道:“这件事真的不关我们事情啊,肯定是他儿子勾结外人做的,我们。。我们真得什么也不知道。”

“他是谁?”

“是。。。是阮震天的儿子阮绍辉。”

听到这里方远山心情顿时一震。两天两夜了,他连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精神极度紧绷着。不把这个幕后主使人找出来、他实在是不甘心。

尽管那个彭永宗说跟阮氏商贸有关系,但是他也没证据,只是猜测而已。现在终于有人出声证实了这一点,他几天来郁结的情绪总是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呼”得一下站了起来,沉声道:“给我找到那个阮绍辉”

“是,老板”

等走出这个祠堂的时候,门口已经围了众多的人,很多都是香江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一个灰发男子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本来都准备走了的他、转了个弯来到那个瘦削脸的男人边问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男人身旁围了两三位黑衣助手,在见到方远山走过来后、下意识的挡在了前面。结果一个个腰眼全部被硬物给顶上了,带着满脸惊惧的神色被带到了一旁。

“我叫许客”

“嚯,原来还是著名导演啊。对了,你拍的电视我看过很多,挺不错!”

许客穿了件黑色长袖衬衫,左边胸口别了支派克笔,加上一头灰发,给人的气质很沉稳。就是脸上没什么肉,颧骨有点突出,要不然可以称之为一位老美男。

这位一脸严肃的大导演、伸出手道:“谢谢夸奖”

看了一眼他青筋虬结的手背,想了想才跟他握在了一块。

等松开后他就准备离开了,想起什么的他、临走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越南人的宗庙”

“那你。。。”

“我出生在越南。”

方远山朝他看了看,然后转身上了车离开了这里。至于大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便衣、政界人士,他看也没看一眼。。。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