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60章 小小年纪不学好

“小号,你太棒了,加油”

“小蝶,你那个叔叔是干嘛的啊?”

“小蝶?”

宫小蝶正坐在篮球场外看高年级的同学打篮球,随着一个精彩的投球、场外观看的人顿时一阵叫喊。有的可能还是“粉丝”之类的,看到自己“偶像”出色的表演,兴奋得满脸通红。

听到耳边传来的问话声,宫小蝶已经没了之前在ktv时的羞怯,不耐烦道:“你管我叔叔干嘛的。还有拜托你以后不要叫我小蝶了,我跟你没关系。”

乌豪此时满脸的涨红色,不忿道:“怎么就没关系了?你是我女朋友,我难道就不能问问吗?”

“谁说我是你女朋友了?我答应你了吗?”

“那你那天”

宫小蝶把手中的饮料瓶重重的放在了凳子上,一脸气愤道:“你还说呢。我们俩的事你为什么要跟你爸爸讲?为了这件事、我被我奶奶骂惨了你知道吗?请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不认识你。”说完起身离开了操场。

现在虽然是暑假期间,不过初三和高三的都在上课,有的年级尖子生也自发到学校来参加补课。这种烙印到骨子里的学习紧迫感是多少年应试教育训练出来的,根本就不需要逼迫。

宫小蝶和几个玩得要好的同学也过来了,本打算出来散散心的,谁知道碰见乌豪了。想到自己叔叔说过的话、趁着双方好感还不是太深、所以她就不打算再理会他了。

小丫头长得挺不错,一直被人称为小班花,上了初中也没长歪了,反倒是越发水灵,同年级好多男生都对她有好感。可是从小缺少安全感的她、对一样岁数的“小屁孩”不是太感兴趣,这个时候乌豪就出现了。

本来他也只是宫小蝶缺少关爱的一个替代品,哪知道人家当真了,再加上被方远山说了一,她自然不打算再继续下去。

可是乌豪不这么想,他是真挺喜欢宫小蝶的,眼看她是不打算理自己了,巨大的失落感竟然让他眼圈泛红,眼看着都开始哭了,谁知道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接起来哭诉道:“爸,小蝶真得不理我了,呜呜”

对面的乌国富本来是问自己宝贝儿子几点放学的,现在一听这话茬,顿时急了,连连安慰着:“儿子不哭不哭,你放心,爸爸保证让她答应做你女朋友。”

跟着问道:“你有没有告诉她咱家有多少钱啊?光你名下的商铺就有6间,这些你告诉她了吗?还有你十六岁的生日礼物你有没有给她看?”

“没没有”

听着儿子哭哭啼啼的声音,乌国富教育到:“我跟你说儿子,追女孩子可不光是长得帅和嘴甜的,还得让她看到你的实力。你瞧瞧你妈妈,长得也挺漂亮的,当初还不是被我拿下了?追女孩子讲究一个方式方法,不能一味的甜言蜜语,还要有表现力。”

“那什么是表现力啊?”

“表现力就是行动啊,你要公开示爱,要给她送花,满足她的虚荣心,到时候她还怎么拒绝你?”

乌国富在电话里谆谆教诲着,把自己当年泡妞的那套方法一字不漏的在电话里都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所以等宫小蝶上午一节课结束时、教室外的乌豪已经捧着一束鲜花等在了外面。

授课的老师认识乌豪,知道他爸爸在徐晖区是个非常有能量的人,自然不会上去找难堪,装着视而不见的从他身边离开了,边走还边摇头嘀咕:“现在的小孩啊”

乌豪一看老师走了,赶忙走进了教室里。找到宫小蝶的身影后、径直的走了上去,把鲜花往她面前一杵,深情道:“小蝶,送给你的,希望你每天都能跟鲜花般美丽。”

“哇,小蝶,有人给你送花了哎”

“小蝶,快拿着啊”

“就是,多浪漫啊!要是有人给我送花,我肯定愿意当他女朋友”

现在的小孩都特别早熟,别看才十四五岁,但一个个情啊爱的天天挂嘴边,现在见到连电视上的桥段都上演了,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般兴奋。

宫小蝶毕竟还是个小女孩,虽然上午在操场上说的很决绝,但是受周围同学气氛的影响,竟然变得害羞了起来,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咳。咳”

一声成年男子的咳嗽声在教室里响起,跟着一道浑厚的声音道:“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送花,难道老师就教给你们这些东西吗?”

上补习的学生都集中在这个班级里,所以人很多,出了献花这个事件、一个个都伸长脖子看着呢,谁也没走。此时一看出现意外事件了,估计是没热闹看了。

果然,这边的宫小蝶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苍白着脸色道:“叔叔叔,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我真得没有”

走上前的方远山、扒拉开还捧着鲜花的乌豪,笑着了句“叔叔知道”,不等她答便道:“走吧,咱们去吃饭”牵着宫小蝶的手朝着教室外走去。

捧着一束鲜花的乌豪、本来一脸忐忑的心情,但随着方远山的出现、他脸上变得铁青,跟着又通红一片。

小孩子的自尊心本来就强,当着宫小蝶这么多同学的面被人落了面子,乌豪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一个小丑,一个被扒光衣服供人嘲笑的小丑,赤裸裸的呈现在众人面前。那种极度愤怒和不甘的心情让他失去了理智,把花朝他狠狠的砸了过去、大叫了一声朝方远山扑了过去。

“我和你拼了”

“啪”

前面的方远山好像身后长了眼睛一样、随手接住抛过来得鲜花,等这个男孩快要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身子一晃出现在了他地左手边,用手压住他得胳膊笑道:“你个小家伙是要翻天啊?”

“啊,断了断了你松手松手疼死了”这还没用力呢,男孩就开始喊吃不消了,整个脸都开始虬结了起来。

他松开手笑道:“小小年纪别整天想这些事情,好好用功读书。你父母挣钱给你难道就是让你上学谈恋爱的吗?”

宫小蝶就在旁边呢,方远山难得的跟人和声和气说话,之后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进去,拉着小蝶的手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宫小蝶都有点抬不起头,前几天刚答应叔叔好好读书的,结果自己又

想着想着她地眼泪都开始流了下来,旁边的方远山好笑道:“哭什么啊?叔叔也没怪你。”

“我我就是”

抬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笑道:“没事,我家小蝶长得漂亮才有男孩子喜欢得,要不然谁送花啊?”

被他这一说,小姑娘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着,落在校园的路上溅出一朵朵梅花,随后就被炙热的路边给烤干了。

小女孩的心思千变万化,方远山也猜不透,只能讲了两个浅显的笑话给她听、想逗逗她,结果宫小蝶抽泣着道:“叔叔,你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那就再讲一个。话说有一只肉包子,有一天它去喝酒,但是它喝醉了,于是它一边走一边扶着电线杆吐,吐着吐着它就变成了馒头。哈哈哈哈”刚说完方远山自己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宫小蝶先是楞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才明白什么意思,顿时眼睛也笑成了月牙状。可能是想到自己还在哭,她把头扭了过去,对着路旁的花池看去。

旁边的方远山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到她勾起的嘴角、终于放下了心来。

相比吴若曦她们,宫小蝶不仅没有玩伴,而且他母亲岁数也大了,除了在生活上照顾她之外,并不能给她做心理上的辅导,有什么青春期问题也找不到人商量。

“是不是把她转到香江那边读书呢?”

这个念头刚出现他就连连摇头。小丫头从光东过来才两年、刚适应了这边的环境,现在再把她换到香江去,对她实在是不利;再一个,自己母亲年纪大了,有这么一个孙女在旁边承欢膝下、也算给她一点精神上的安慰。

心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两个人已经走到了校园门口。来接孩子去吃饭的家长很多,所以他进来的时候用了空间移动,等再出来时、门口保安呆愣住了,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进去的?

从旁边的小门出来,门口的小广场上停满了车辆,就在他准备拉着宫小蝶上车的时候,一个矮胖男人走了过来,老远就招呼道:“这位先生等一下。”

“你有什么事吗?”

穿着件天蓝色短袖衬衫的乌国富、擦了一把脑门溢出得汗水,嘴里嘟囔了一声“真他么热”。跟着才道:“你是小蝶的叔叔吧?”

“嗯!怎么啦?”

旁边的宫小蝶不等这个胖男人说话,拉着他的手急急道:“叔叔,我们走吧”

可惜不等方远山离开,这个男人已经大大咧咧道:“我儿子想和小蝶同学交朋友,听说你这个叔叔不同意,所以我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没什么想法。他们还是小孩子,应该以学习为重。”说完朝路边的车子走去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