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61章 厕所点灯

一般学校门口都是大开四敞的,建筑物、景观树都很少有,徐晖区重点中学门口也是同样如此。呈八字形的开放格局,两边的围墙下停满了车辆。很多家长伸长了脑袋朝门口看去,等着自己的孩子出来。

“站住”

乌国富现在非常生气,整个徐晖区还没人敢不给他面子的,他却被一个同学的家长给甩了脸子,这让他难堪的同时、脸色也冷了下来。

大声的呵斥了一句,等前面宫小蝶的叔叔停下脚步后、他上前上下打量了一会方远山,皱着眉头道:“你知道我是吗?”

“哦,你是谁?”

方远山是面带笑容问出来的。对于这样的套路他真是太熟悉了,一般都是好言好语相劝,不管用就拿钱说事,之后就开始说背景、说来头。总之一句话、就是要你服软。

果然,这个乌国富大咧咧道:“我儿子虽然才16岁,但他名下已经有六栋房产了,全是区里中心地带的旺铺。另外我就一个儿子,将来所有的事业全是他的,你说这样的条件怎么样?”

大太阳底下方远山不热、小丫头也热,他也没心思跟他纠缠了,指着墙边那辆“装甲车”道:“你觉得那辆车值多少钱?”

霸道的体型决定了“t98”无论在哪里都非常的抢眼,乌国富也同样不例外,他在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还在想着谁这么牛逼弄了辆这么拉风的车来呢。见他问、乌国富在不明白他的意思情况下、考虑了一下道:“大概三五百万吧”

方远山拉着宫小蝶的手朝车子走去,拉开车门把宫小蝶送进去后才站在车边笑道:“差不多,不过是欧元。而这样的车我一般很少开,因为现在我出行主要靠两种交通工具,要么是武装直升机,要么是定制版私人飞机。”

不管他是不是吹牛逼,但车确确实实是人家的。而且开得起这种车的人、看样子也不缺钱了。

乌国富一时有点傻眼,眼看着方远山上车准备离开了,不甘心的说道:“华国是个人情社会,你这样是没朋友的,对小孩的生长环境也不利。”

看在他是小蝶校友父亲的份上、方远山一忍再忍,眼瞧他这么大人了、还有点混不吝的样子,微微眯眼、语气冰冷道:“是吗?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叫。。。”

在徐晖一直都非常吃得开的乌国富、本来都打算说自己名字了,但眼角余光扫到了一抹红白相间的颜色,他微微偏头朝车子的牌照看了过去,等见到上面部队的牌照后,明显怔了一下。

“军队的?”乌国富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见他不说话,方远山按了一下控制台上的电话按钮,等接通后说道:“帮我查查车旁这个男人的身份。”

也就是一分钟不到,车载喇叭响了起来,随后自动念道:“乌国富,男,49岁,华国香港人,居住于徐晖区。。。”

外面的乌国富此时都傻眼了,车载音响的喇叭质量非常好,里面说的话他一字不漏的全听到了。

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对面不仅把他身份背景查得底掉,连他曾经做过什么、现在做什么、老婆干嘛、家里有多少钱都说得明明白白。

最后总结道:根据相关资料判断,此人利用职务之便大肆贪污。

即使现在已经是三伏天了,但车外的乌国富感觉通体冰凉,两手两脚发软,跟着感觉天上有好多星星,在天旋地转之下、“噗通”一声栽倒在了车旁。

“我艹,这么不经吓?”

车里的方远山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乌国富被一通电话给吓晕了,心理素质实在是太差了。

“吗的,贪这么多钱怎么胆子这么小?”

校门口人来人往,见到这边一个男人站在车旁好好的晕了过去,国人爱看热闹的性格驱使下、使得这边很快围满了人。

车里的方远山不得已之下只能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外面已经有人开始拨打120急救电话了。方远山这几年基本是在战场上度过的,一点急救知识还是懂得。

伸手探了一下鼻息,呼吸还是正常的;又撑开他的眼皮看了看,瞳孔对天上的光线也有反应。他勾起大拇指对着“人中”狠狠的掐了一下

“啊。。。”

地上的乌国富一声惊叫、竟然坐了起来,四处茫然的看了一眼,等想明白怎么事后、他一把拽住了方远山的裤腿,鼻涕眼泪其流道:“我错了我错了,求求您放我一马吧,我保证我儿子不再去骚扰您侄女了。”

见他没事了,方远山没再管他,站起身挣脱开来、转身上车离开了这里。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了他一跳。一个小小的村主任,名下光房产就有五六套,而且全部是升值潜力巨大的旺铺。这还不算他儿子、老婆名下的,如果加一块算,这个钱就海了去。

普通人干一辈子存下的钱、可能都没他其中一套房产的年租金高。这种人方远山原本也不稀罕理他,奈何天堂有路他不走,偏要来触他的眉头,这不是厕所点灯、找死吗?

吹着空调徐徐的冷风,他抬头朝倒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的宫小蝶一咕噜的爬了起来,撑着前排两个座椅、小声的说到:“叔叔,求你个事呗”

“嗯,说啊”

宫小蝶从后座上爬到了前排座椅上,定了定神道:“过两天就是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活动了,上学期我没有参加,这我想。。我想让你陪着我去。”

“这个嘛。。。”

方远山一时有点头大。倒不是他不愿意去,主要是因为这个夏令营起码要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师傅柯元河那边再有两天时间就差不多了,头他们就要到格陵兰岛去。

可是看宫小蝶楚楚可怜的小模样,他又实在狠不下心来拒绝。

旁边的小丫头见他沉吟不语的样子、着急之下抱住了他的胳膊,来摇摆道:“叔叔。。叔叔。。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就一次,就一次。。。”说着她都开始泫然欲泣了起来。

夏天的衣服穿得少,他上身也只套了个灰色短袖t恤,被小姑娘死死的抱在胸前、手臂难免碰到一些不尴不尬的事物,顿时老脸一阵发紧,嘴里赶忙道:“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你先松开”

宫小蝶可没他想的那么多,喜不自禁道:“耶,叔叔你太好了,我爱死你了。”开心之下还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倾过身抱着他的脑袋在他脸上香了一个。

“啵”

不等他过神来,宫小蝶已经红着小脸蛋坐了椅子上。

被小丫头逆袭了的方大官人,老脸忍不住的红了一下,啐道:“从哪学来的这一套!”

既然答应了宫小蝶,那就要跟柯元河说一声了。找出电话拨打了出去,等接通后把事情说了一下,那边也不知道在干嘛呢,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学校离家也就隔了几条马路,这边话刚说完、这边已经到小区门口了,刚打算开进去、他眼角一花好像看到个熟悉的背影。

这个世界受方远山这只“蝴蝶”影响的人非常多,很多人的生活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好的有坏的,但其中绝大部分还是以好的为主。不过也有坏的,其中崔兴思绝对要算一个特例。

为什么说他是特例呢?这个男人前半生过得波澜不惊,读书、毕业、工作、娶妻生子,一切都非常顺利,但自从他出现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方远山看在那个便宜妹妹李水莲的面子上,对崔兴思这个妹夫可谓是爱屋及乌。再加上他本人看上去比较老实,方远山更是对他另眼相看。开网吧让他管,给他买车,给他买房,虽然都是挂在李水莲的名下,但却是他在使用。

人的野心是随着见识增长而增长的,不过一般人都是想着先换大房子、换豪车,崔兴思比较奇葩,他有钱后想的是先换老婆。

李水莲跟他也没有拖泥带水,婚离的很是干脆。看在小外甥的面子上,方远山也没有对他太苛刻,他弄去开电子厂的钱最后也没有收来。

不经历风雨的人是不会明白这个世界残酷得,崔兴思当初一心想把那个电子代工厂做大做强,可惜现实给了他狠狠一巴掌。他和现任老婆合开的电子厂没用一年就倒闭关门了,而他再次到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曾经拥有过才知道失去的痛苦,每天过着压抑生活的崔兴思、不仅要供房贷,还要赚钱养家,而他现任老婆因为要照顾小孩,连班都没有上,一家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了他的肩上。

就在他怀念过去生活的时候,无意间进到了前妻的企鹅空间,看着里面穿作光鲜亮丽的李水莲,还有跟各种豪车的合影照,他顿时五味杂陈。

就在半个月前李水莲又晒了一组照片,这组照片是合影,里面除了李水莲之外还有个男人。两个人靠的很近,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是一个亲密空间,崔兴思怀疑这是前妻的现任男友。

看着自己现在一团糟的生活,再看看李水莲潇洒的日子,他顿时心理失衡了,在考虑两天之后、他还是踏上了前往下海的动车。

在经过多方打探之后、他找到了李水莲现在的居住地地址,至于心里所想无非希望李水莲看在双方儿子得面子上和他复婚。至于光东的妻子、在可以看见的光明前途下已经无所谓了。他已经受够了每天为钱奔波的日子。。。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