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八十八章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银杜的人来的很快,挂断电话没要一小时厂门口就响起了汽车喇叭“滴滴”声那边的老钱领着一女两男走了过来。

“您好方先生,我是胡安玲,上海银杜一级律师。”

伸出手跟这位三十来岁的女人握了两下,听到这位女律师竟然是一级律师,他敢到非常的吃惊。律师有时候跟年龄是挂钩的,从事律师时间越长、职称一般就越高。

举个例子、一级律师的条件是获法学博士学位,担任二级律师职务五年以上,职称外语考试合格。二级律师需要担任三级律师两年,三级律师也需要担任四级律师两年。这样算下来、以最快的速度晋升,都需要九年。

而这个最快的晋升还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你首先需要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不然的话这个时间就不定了。再加上读大学,硕博连读,真是不算不知道,算过以后吓了他一大跳看来这个什么银杜的律师事务所还真是重视自己啊!

寒暄过后、胡安玲直奔主题说:“方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律师事务所为您服务的?”

“哦,具体来说不算什么大事,我就是想找你来跟一些人讲讲道理,让他懂法、守法。”

示意了钱巧巧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下,这位胡律师听后考虑了一下说:“这件事情主要取决于方先生您的态度,以及想达到什么目的?”

“如果单纯的只是想拿那些电脑,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收押,如果方先生需要提起诉讼的话,那需要相关的证明材料。”

听了她的话,方远山摇摇头说:“告什么告啊,告赢了又能赔几个钱!主要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人被他们打了、东西砸了,现在当起缩头乌龟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我现在就需要你做两点:一,那些村民必须赔礼道歉。二,我们公司的电脑必须给我还来,办公室里损坏的东西也需要照价赔偿。”

“有没有问题?”

“这个没问题,请问方先生还有别的要求吗?”

“打我员工的那些地痞混混、我不接受道歉赔偿,必须得到严厉的惩罚!

点点头,胡安玲表示没有问题后,拿出一份文件给他签了个代理协议,之后就带着两个助理离开了。

转过身看到钱巧巧她们满脸的惊喜、以及眼底里的崇拜,方远山觉得值了花点钱怕什么,人活一口气,自己的员工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他这个老板要是认怂的话,以后面对更大的挑战时、还怎么去面对?

到办公室里,把钱巧巧叫了过来:“公司的事情你先代管着,人不够就去招,马上又是毕业季了。”

“再跟你说个事,头你在公司网页上开办个国际业务,需要进口设备什么的、就让他跟我联系。”

等把事情全部交代完后,方远山几人就离开了公司。坐在车里考虑着自己最近的一些事情,他总感觉最近自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没有个具体的目标,做什么事情都是随性而为。

前面的元高阳这时问道:“老板,我们现在去哪里?”

“让我想想”

“哎把收音机打开听听,调个音乐频道。”

“滋啦、滋啦。。。”

“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

“滋啦、滋啦。。。”

“等下,往调一点。”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这世界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当生存是规则

不是你的选择

於是你含着眼泪,飘飘荡荡跌跌撞撞的走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

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

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

一直到老了,然后才后悔着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笑只是

你穿的保护色

你决定不恨了

也决定不爱了

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你的伤从不肯

完全的愈合

我站在你左侧

却像隔着银河

难道就真的抱着遗憾,一直到老了

你值得真正的快乐

你应该脱下

你穿的保护色

为什麽失去了

还要被惩罚呢

能不能就让悲伤

全部结束在此刻,重新开始活着

收音机里早就换上了主持人的声音,而方远山的眼神完全没有聚焦,呆呆的看着前档风的玻璃一点。前边没有等到他答的元高阳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看到老板脸上淡淡哀伤的神色,元高阳很聪明的没有再去询问什么。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反复的在嘴里念叨了几遍,然后跟司机说:“去机场吧!”

“大胖,在干嘛呢!”

接到他的电话,包德海在电话里笑说:“还能干嘛,做报表呢!这几天开发新市场,被老大艹得死去活来,奶奶的,千万不要让我爬上去,不然第一个拿他开刀。”

跟包德海聊了会,沉默了一会问:“孔念秋现在在哪里啊!嫁人了吗?”

对于他的那段往事,包德海也是一清二楚,想了想才开口道:“听老尤说:她现在在光东一家外企做主管,还没有嫁人,不过有个男朋友,现在也在光东。”

“呼!”

喘了口气,才笑道:“没事,刚刚听了首歌曲,想起了很多以前的事情。”

“对了,你那个班什么情况啊,要是做的不开心的话就别做了,我前几天在巴西买了栋海景别墅,不行你就跟我去巴西吧,咱们兄弟俩双剑合璧,保证把那些鬼佬搞的飘飘欲仙。”

“滚!怎么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味了。不过你的提议倒是不错,让我考虑一下吧!最近老头子身体不是太好,可能需要我去锻炼了,哎,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行呢!”

听了他的话,方远山嗤笑道:“你个贱人就是矫情,多好的事情啊,叹什么气?再说了,现在不是有个什么职业经理人嘛,到时候你去找个不就好了!”

“哎不对啊!”包德海说着说着过了神,惊讶道:“你什么时候买别墅啦?在巴西哪里买的啊、多大、多少钱?”

把地方以及房子的价格告诉了他,那边惊讶了一声说:“等等!”

没过一会电话里又响起了包德海的声音:“不是吧、小三!你都跑科帕卡巴纳买别墅啦?哇靠那么个旅游胜地,你居然偷摸着跑去买了栋海景别墅,你这是要疯的节奏啊!”

“瞧,房子准备好了,就在海滩边,那边大把穿着比基尼的美女等着你去宠幸,你还在犹豫什么?”

隔着电话都能听到包德海粗重的喘息声,最后还是说:“算了,再等等吧!你小子给我听好,那边的美女你可给我看好了,哥年底就去那边嗮日光浴,到时候美女要是少了、唯你是问!”

听了包德海的话,他顿时满脑袋黑线美女少了跟他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还拿根绳子全给扣喽?

到了机场、洛克拿着他的黑卡直接到贵宾窗口,把卡递过去后、那边的工作人员显然认识这张卡代表的含义,非常礼貌的问洛克有什么需要为他服务的,等知道他们要去光东后、让穿着职业装的地服人员把他们带到了贵宾等候区。

没有买票,直接登上了一架最快飞往光东的航班。

(ps:觉得还行,请投本几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