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68章游玩

方远山他们参加的是学校举办的夏令营“五夷山文化游学亲子之旅”。一共有200人报名,还有随团的父母等等,加起来都快有四百人了。可谓人数众多,一眼看过去浩浩荡荡。

这么多人肯定不会一起行动,游玩的时候都是分批次,有专门人带队,只有到了大型活动的时候所有团队才会聚集起来。

一共四个团队,每个团五十名学生,宫小蝶他们两人待的是二团,这个团队连家长算在内有106人。

长途大巴上先是家长代表发表了一番演讲,就孩子的未来跟所有前来的父母做了个统一的思想,另外还挨个的起来作了翻自我介绍。

接下来就是学生代表了,让方远山没想到的是,这个代表就是宫小蝶。小丫头很放得开,接过话筒就是洋洋洒洒一番鼓舞人心的话语,最后代表学生向各位家长保证:她们一定会认真学习,成为新四化发展的栋梁之才。

“啪啪啪”

各位家长为小姑娘的精彩演讲热烈鼓掌,等她从前面朝后走去之时、有好几位家长的目光都跟随而动,里面充满了赞许之色。

“嗯,说的非常棒!”

“谢谢。”

对于方远山的夸奖、小姑娘明显有点不好意思,害羞的笑了笑,跟着又自然而然的搂住了他的胳膊,小脑袋靠了上去、嘴里呢喃自语道:“叔叔,要是一直能这样该多好?”

他抬起右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轻声道:“欢乐的时光之所以让人铭记难忘、最主要就是因为它的短暂。如果天天这样你很快就会厌烦得,然后盼望着叔叔赶快消失在眼前,好让你有一点点私人空间。”

靠在胳膊上的宫小蝶直起了身子,看着他笑道:“叔叔你好无趣哦,人家就是一个幻想而已,你还非要把它打破。哼不理你了。”说完噘着嘴扭过了身子。

“对不起、对不起,是叔叔不好,快别生气了,小嘴都能挂油壶了。”

“你的嘴才挂油壶呢。。。嘻嘻”一句话没说完、宫小蝶再次笑了起来。

一路之上都是欢声笑语,中午在服务站吃的饭,休息了半小时候,继续沿着“海坤高速”朝五夷山进发。

600度公里的行程,大巴司机开开歇歇、用了近10个小时才到目的地。因为第二天才是“开营仪式”,当天晚上在酒店入住休息。

因为有家长跟着,所以规矩也相对少了点,本来晚上是绝对不允许单独出外的,现在这条规矩也形同虚设了。很多家长才刚到地方睡不着觉,所以领着孩子出去逛街。方远山自然也不例外,带着宫小蝶在山下的五夷镇转悠了起来。

五夷山脉北段东南麓总面积75平方公里,为羽流禅家栖息之地,留下了不少宫观、道院和庵堂故址。五夷山也是地球同纬度地区保护最好、物种最丰富的生态系统,拥有2527种植物物种,近5000种野生动物。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所以无论是春夏秋冬,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都是络绎不绝。这从山下的小镇就能看出来,街面上随处可见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

“叔叔,巴西人也长这样吗?”

方远山摇摇头道:“不是”

“那是什么样?”

他一本正经道:“他们普遍都是三个眼睛、两个鼻子,还有一个巨口。身高三米开外,体重五百斤起步。”

“咯。咯。。。”

小丫头被他说话的样子逗得娇笑不已,捂着肚子哈哈道:“叔叔,那巴西人岂不都是怪物喽?”

“是啊,你要不要去的?到时候我把你丢给那些怪物,让他们把你给吃了。”

“嘻嘻,叔叔你才舍不得呢”

说着话小丫头松开了方远山的胳膊,顺着宽敞的人行道朝前飞奔着,嘴里“咯咯”娇笑道:“叔叔你快来追我啊。。。”

整个五夷山小镇被装扮得美轮美奂,到处都是景观灯,路上不时能碰到全家出来游玩的同学父母。

在跟宫小蝶追逐笑闹了一会,朝着前方的夜市走了过去。那边街口两边挂着红色的大灯笼,一眼看过去人流密密麻麻、摩肩接踵,而且路面上的行人还在朝着那边靠拢。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还没到地方呢,两拨人已经干了起来,周围很快围了一圈黑压压的人群。

“叫你个逼样的嘴贱,你再贱个试试?”

“你还要不要脸了?自己黑心还不让别人说了。。我艹。。。”

“别打了,警察过来了。。。”

等方远山两人走过来的时候、那边的警察已经把干仗的两拨人往警车那边带去,路上到处都是议论之声。

“要我说他就不该多管闲事,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那是纯粹找抽。”

“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什么叫多管闲事啊?路见不平众人踩,他吼一嗓子提醒一下难道也有错?”

“打抱不平也要量力而为啊,这些外地贩子都是一伙的,你个游客干得过人家。。。”

朝前走去的时候听众人的讲诉他才明白事情原委,原来是一伙卖假特产的在蒙人,一伙年轻人看不过去、上前提醒了一下购买的游客,结果被卖特产得那帮人给围上了。

他听明白了、小丫头自然也听到了,眼珠转悠了一下问道:“叔叔,要是你看见了,你管吗?”

本来准备大义凛然说必须拔刀相助的方远山、见到小丫头熠熠生辉的双眸时,到嘴边的大话又咽了去,摇摇头道:“除非是强买强卖吧,要不然我可能不会说什么。”这话说完之后他有点赫颜。

宫小蝶没有失望的神色,两只眼睛反而如月牙般眯缝了起来,一脸开心的样子,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这条和五夷山机场只是一条街之隔的夜市,里面真得非常热闹,到处都灯火通明,卖得东西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另外像走江湖算命的、测字的、速画像、街头小魔术表演都有,就跟华国民间艺人的一个缩影般,非常的丰富多彩。

“哎,这位先生,我给你测个字,不灵不要钱。。。”

“这位小姐,我看你天生富贵命,不过看其面相。。。”

当方远山两人经过那个夜晚还戴着墨镜的老头身旁时、他又喊道:“我看这位小姑娘命途坎坷,最近也不大顺当,这位先生帮她测个字怎么样啊,不灵不要钱”

也许说他本人他不会计较什么,但是这个“假瞎子”拿宫小蝶说事、他顿时不乐意了,看着他冷冷道:“你再满嘴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摊子给掀了。”

“这位先生别激动啊,是真是假一测便知。”

他拉着宫小蝶的手朝前走了两步,到了他的摊子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既然你是测字的,那你测测我身上有多少钱?算准了给你一万,算错了你现在立刻卷铺盖滚蛋。”

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小马扎上的老头也不生气,乐呵呵道:“这位先生请写个字。”

方远山也不客气,蹲下来用毛笔在白纸上写下大大一个“钱”字。

本来翘着腿的老头,在他写的时候已经放下了腿,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张看了看,然后开始摇头晃脑的解释了起来。

“钱由金与两个戈组成,而“戈”是古代的一种兵器,也指战事。细看下,分明就是刀光闪闪的金戈戈,仿佛像抢夺金银而挥舞的两把刀,正为钱财进行着战斗。一把刀已经很厉害了,两把刀交会不但会遍体遴伤,可能会争得你死我活,性命不保。”

旁边的宫小蝶听得下意识抱住了方远山的胳膊,小脸上也挂上了紧张的神色。

老头隔着墨镜看了一眼小丫头,然后继续道:“司马贞索隐:钱本名泉,言货之流,如泉也。取钱有流行周遍之意。故钱为通货,其性质如同活水。故谚云:大去大来,小去小来,不去不来,又云舍得舍得,不舍不得,大舍大得。。。”

方远山不耐烦的打断道:“行了,别云了,你就痛快的跟我说一下,我身上到底有多少钱?我也不为难你,相差在一万块以内都算你正确。”

“这个嘛。。。”

戴着个墨镜装高人的老头低头看了一会白纸上的字,过了会才指着白纸上的字道:“你瞧,这个金跟双戈相隔甚远,这说明你的刀兵跟钱都离你很远。但是从你滴洒下来的墨汁来看,又有无穷无尽之意,所以你身上究竟有多少钱我还真不知道。”

刚刚方远山说过,一万块以内都算他正确。而现在是夏天,方远山除了上身一件体恤外,也只是套了条休闲裤。而且看其样子,里面可能只装了一部电话,其余什么都没有才对。

也就是说,这个老头只要说个一万块以下的数字都算正确,但是他偏偏说不知道。

“哟呵,还真有两把刷子啊那行,我再给你个机会,如果再猜不对、那就拜拜了”不管这个老头是蒙得、还是真测出来了,但他说方远山口袋里有无穷无尽的钱、其实也算猜对了,因为他空间里确实有很多现金,多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重新提笔,写了个“人”字递了过去:“你算算我家有多少口人。”

戴个墨镜的老头、接过白纸再次认真的看了起来。。。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