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1074章 比较坏

“我是游客”

“amp;amp;*”

缓步朝着一群“原始人”走去的方远山、隔着老远就解释了开来。,可惜鸡同鸭讲,这些讲着格陵兰语的土著根本听不懂他的话,不停的晃动着手中的剑支,让他不要靠近过来。

方远山突然想起空间里还有一个多国翻译器,里面好像就有丹麦语。假意从后面的包里找了一会,等从空间里拿出来后对着翻译器说了几句、一阵话语从里面传了出来。

“请问你们听得懂我的话吗?”

索性这些看起来是原始人的人、不是真的不通世事,其中一个年岁较长的人走上前来、对着他手中的翻译器说了一遍,方远山这才明白、原来人家是让他把头上的帽子拿掉。

为了防止炫目、他戴了一副墨镜,另外还在头上套了个帽子防寒,现在是被人家误会了。

“你们是原始人吗?”

听到他的问话这些人全部无声的笑了起来,一位戴着虎皮帽的络腮胡男人好笑的说:“你觉得我们是原始人吗?”

被他们这一说方远山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刚刚他只注意了这些人的装束,没有用四维图像观察他们的口袋,现在再一瞧、这哪是什么原始人啊,基本每个人的口袋里都有手机、香烟、防风火机等现代工具。

还有两三个女人、他刚刚随意扫了一眼,每个人都戴了bra,原始人可是不会生产这些东西的。

“哈哈,不好意思,误会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等真靠近以后、方远山在这些人身上闻到了血腥味。是的,没错,就是血腥味,那是只有杀人后才有的味道。

这些人在方远山靠近以后同样也小心翼翼,有两个魁梧的男人手指朝腕部的袖口方位勾了过去,那里藏了锋利的匕首,看那森森寒光的刀口、方远山毫不怀疑它们的锋利程度。

就在一群人朝着他靠过来的时候、刚刚还“和蔼可亲”的年长男子突然变脸,用一把锋利的匕首顶住了他的腰杆,嘴里用丹麦语威胁着什么。

和柯元河忙了半个月,跟着又在茫茫冰川里行走了两三天,正有点无聊的他、见到这群人的动作后也没立刻反抗,想看看他们到底准备干吗。

在见到他被“制服”后、这些人一个个狞笑了起来,包括那几个女人也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他。

“amp;*amp;*amp;*amp;*”

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上来推了他一把,还把他手中拿着的翻译器给摔到了地上,跟着又强行的扯下了他的肩包,在翻看了一会、发现都是一些衣服后,这个年轻男子一脸失望的表情。

在把方远山全身都翻遍之后、这些人在他的身上连一个硬币都没有找到,甚至连吃的东西都没有。至于像什么护照啊、手机啊、定位仪之类的都已经被他早早的收到了空间里。

其中一个女人对着周围人叽哩哇啦了一阵之后、他们把翻译器再次拿了起来,对着他说道:“你必须交点什么出来,要不然我们是不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吗的,原来是遇到了一帮土匪。”

感觉出师不利的方远山、嘴角歪了歪道:“我没钱,那些值钱的东西都在半路上丢掉了。”

“嘿,不要跟我们说这些,如果没钱的话你就死定了。“

对于他们的威胁方远山无动于衷,好奇道:“你们是格陵兰人吗?”

这些人再次爆笑了开来,也不捕鱼了,他们把网具一收,推搡着他把他往前撵去。方远山也不计较,就这么跟着一群人朝着西面的冰山方向走去。

冰山也是山,望山跑死马这句话同样适用这里。明明看着很近的冰山,他跟着这群人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才来到山脚下。踩着厚厚积雪来到了山的背面,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栋栋建立在山壁上的木屋,而在木屋前面竟然停了好几辆越野车。

“看来不是土著啊!”

格陵兰岛的本土居民长得和华国人很相似,只有从西欧那边移民过来的才不同,而这些人看起来就是欧美人。

四维图像朝前方的山壁上木屋看了看,里面人很多,有的在闲聊、有的在喝茶,还有得在擦拭枪支,从外观上判断不出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格陵兰岛天气寒冷,不适宜住人,同样也不适宜种植植物。而这些人看样子也不像是旅游的,因为那些生活用品无不在说明、这些人是长期居住在这里。

“吗的,你脑子也是有病,陪着这些人玩这些无聊的游戏。”

既然找到目的地了,他也懒得跟他们废话,整个人“咻”的一下消失不见,等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站到了远处的山壁下,再次一个闪现、他直接出现在了上方的木屋里。

“amp;amp;amp;*amp;*amp;”

他的消失所引起的震动是可想而知的,但方远山已经无所谓了,爱怎么想怎么想。看这些人一个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行就干掉拉倒。

随着空间能力的增长,方远山已经越来越藐视普通人的生命。大家的生命层次不在一个平行线,也很难令他心境有所变化。就好像人类碾死了一只蚂蚁般,你见谁为此伤心难过过?

“乓”

“砰砰砰”

山壁最上方的一个木屋里、一群男人本人正在喝酒吹牛,在见到突然出现的方远山时。其中一个反应快的、直接举枪射击。

然而他的子弹仿佛射入了无底的深渊般、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激起。站在门口的方远山、手心一翻出现了把银色的枪支,对着开枪的那人随手就是一枪。

“嘭”

握着枪的男人被这一下射得连人带椅子都飞了出去,掼在地上发出了“轰”的一声。

“我看看谁再敢动。”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以及冷酷的话语,房间里的人个个把手举了起来。

“有会讲英语的吗?”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竖起手道:“我会。”

方远山纯粹就是跑路跑得累了,想找个地方歇歇,见到他举起手、用枪挥舞了一下道:“去,给我倒杯咖啡来。”

被枪口指着、这个男人乖乖的站起身给他去倒咖啡了。吃了一路风雪的方远山心里有点怨气,走到桌边把其中一个男人拎到了旁边,自己老实不客气的坐了下去。

随着实力、身份的提高,现在的方远山已经难得露出他蛮横的一面了,大多数时候都显得从容不迫。但是到了格陵兰岛,这里的原始风貌把他心底的那丝狂躁给引了出来。

咖啡端过来的时候、他不耐烦的道:“统统都滚到对面去站好,走慢了当心一枪崩掉你们。”

在那个中年男子的翻译下、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站到了木屋的墙壁边。

不用顾忌身份,不用掩饰自己的不屑一顾,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就是现在的方远山所表现出来的样子。

“说说吧,你们这帮混蛋是干什么的?”

“我们我们就是当地的渔民。”

“放尼玛的屁,渔民是你们这吊样吗?快点说,劳资耐心有限,等会把我惹火了我就挨个把你们全干掉。”

“好吧,我说。我们是美国石油公司的外籍雇员,格陵兰岛在十二月份将有一场关于西海岸石油开采的牌照发放,我们是帮助他们来获取更多相关科研数据的勘探人员。”

这一点不用他说方远山都知道,外面的那些勘探器材、还有实验分析数据他早就看见了。不过这不是他想问的目的,最主要的是他从这些人的身上闻到了血腥味。

“艹,你再他么跟我胡说八道、劳资就一枪崩了你。”说着枪口已经直直的指向了对面的中年男子。

“嘭”

“啊”

就在男人迟疑的时候、方远山毫无预兆的一枪射在他竖起的手掌上面。近距离之下、他的左手有三分之一被轰掉了,露出了血淋淋的骨头茬子。

“吗的,下一枪就是你的脑袋。”

“啊我我说”

抱着左手在地上翻滚了四五圈的男人、忍住锥心的刺痛说到:“我们是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海外雇员,负责侦索一批逃犯。”

他的眼珠转悠了一圈,冷冷道:“代号呢?”

地上的男人可能也没想到方远山对中央情报局这么了解,竟然还知道问代号,咬牙道:“代号”

“呵呵”在这个男人说完之后、他竟然笑了出来。

几次从美国中央情报局拿到的资料、无不在说明着,美国对17号他们那伙人一直都在追缉当中,没想到现在都追到他们的大本营来了。

转头朝外面看了一眼,这个有着百十号人的基地,在听到枪响之后、很多人都拿着枪守在了山下面,要不是顾忌着木屋里很多人在,他们搞不好都开枪了。

这是17号他们的锅,方远山才懒得帮他们背呢。手心一晃出现了部卫星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说明之后、那边的17号只是冷冷的说了句“知道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虽然没留在这里等17号他们,但方远山比较坏,把这帮人的所有交通工具、还有电子设备都给没收了,然后离开了这里

(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