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085章 要穷一块穷

玻利维亚其实是一块颇受自然偏爱的土地。在东部和北部,由于亚马逊河的常年灌溉,约占全国面积60%的土地遍生雨林。安第斯山从西部蜿蜒而来,形成了灌木丛生的阿尔蒂普拉诺高原,高原上的喀喀湖和乌尤尼盐沼拔地而起,留给人们难以置信的美丽。

但自然的眷顾远不止这些。根据已探明储量,玻利维亚锡的储量为120万吨,铁储量约500亿吨,在拉美仅次于巴西。此外,石油储藏量已达5亿桶,排名南美洲第五位,天然气储藏量总计6万亿立方英尺,在南美探明天然气储藏量的国家中仅次于委内瑞拉。

不过相比之下庞大的贫民基数,占人口相对较少的白种人则控制着土地、油气、矿产等财富,这使得玻利维亚的阶级矛盾相当突出。

另外1969年,风波再起,美国的海湾石油公司全部财产被玻利维亚收归国有。

2006年5月,出身印第安族的总统莫拉莱斯上台后,立即宣布实施能源国有化,这项雄心勃勃的改革旨在阻止国家财富的外流,并将资金导向造福于贫民,但一经推出就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首先站出的是油气消费国和从事油气生产活动的外国公司。玻利维亚的新政使巴西和阿根廷需要按新价格购买其天然气,引起两国不满。

而对于投资者而言,例如在玻利维亚投资超过15亿美元的巴西石油公司,以及在玻利维亚投资累计达12亿美元、掌握着玻利维亚7%天然气生产的西班牙雷普索尔公司,莫拉莱斯这项政策简直就是“抢钱”。

本来就是闭关锁国的玻利维亚,现在又来这一出,外国投资者纷纷撤离,因为他们害怕自己辛辛苦苦标下的矿产、能源,被玻利维亚政府给收去。

在这样雪上加霜的时刻、南非“传奇人物”、“大富豪”、“最大私人武装力量”头子方远山过来了,莫拉莱斯立刻亲自过来拜访。

“我们有意愿、有信心为玻利维亚人民创造一个繁荣、富强、稳定的国家,不过方先生您应该知道,目前困扰玻利维亚的正是资金,大笔的开发资金。”

莫拉莱斯留着一个可笑的中分发型,微胖的脸型,小眼睛,大鼻头,如果套上件华国老式立领中山装,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华国农民。

虽然他的演讲没有任何的感染力,但是他实事求是、讲道理、摆数据、不浮夸的作风还是令方远山产生了好感,在他看来这起码是一个干实事的总统。

不过没有用,玻利维亚从根子上已经烂透了,再多的资源,没有一个公司去开发也是徒然。

现在玻利维亚贫富差距太大,光靠几个大型油气田项目并不能挽救他们的生命。

钱都在那些私人财团、大型跨国公司的手中,而那些人是不会把赚取到手的利润再拿出来分给普通贫民的。每天拿出一点钱、给那些贫民窟的人发点吃的,保证他们饿不死、不造反就行。想要发财致富,那是不可能的。

见他沉默不语,对面的莫拉莱斯有点心急。为今天的见面他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总统办公室的幕僚已经为此研究了三个月。另外还请来了华国的专家,请他们帮忙分析方远山的性格喜好。

“方先生,经过我们的勘探、乌尤尼盐湖内锂资源储量已经达到1800万吨以上,超过全球储量的50。乌尤尼的锂蕴藏在位于盐壳下的盐水中,且浓度较高、易于开采,只需经过简单的沉淀和处理,就能获得大多数锂化合物的原料碳酸锂。这一点我相信方先生应该知道吧?”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然而他并没有应承什么,静静的听着他的讲解。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电子工业的发展增加了锂的需求,近年,锂电池的使用量更是呈几何速度上升。上个月国际上的锂价格一度超过6000美元/吨,但是在我看来这个价格还远远没有到底,我相信明年这个价格会迎来一个高峰期。”

方远山感兴趣道:“哦,那总统先生认为明年价格会是多少呢?”

“起码在一万美元以上。”

听着莫拉莱斯铿锵的声音,他仿佛也被感染了一样,笑着道:“那行。不知道莫拉莱斯总统可有什么具体的开发计划?”

此时的他们就坐在离贫民窟不远的山脚下,大自然的风光一览无遗,徐徐的微风吹来、在这个燥热的下午给人带来一丝凉爽。附近戴着耳麦的保镖、护卫在山林间隐现着。

一个是南美当之无愧的“王”,还有一个是国家总统,都是地球上身份最尊贵的男人,他们的安全自然是重中之重。万一此时从哪里飞来一颗流弹把他们其中一人干掉,绝对世界哗然。

两人坐在一把折叠椅上,中间是一个折叠桌,莫拉莱斯没有过多的客气,从桌上拿起一份资料递过去道:“这是乌尤尼盐沼地的详细数据报告,我们本来计划是从国外引进一部分资金,然后合资成立一家专门的开发公司。既然方先生过来了,你的远山集团当然是我们的首选目标。”

方远山对这些数据报告一点也不感兴趣,顺手接过文件后还放在了桌上,开口道:“我这个人投资很多时候靠的是一种感觉,我觉得感兴趣了、钱就不是问题;反过来说,如果我不感兴趣,哪怕这个投资利润再丰厚、我也不会花费一分钱。”

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位总统先生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想了想道:“那我就直说了,这个盐沼地的开发计划,大概需要10到15亿的资金,我们愿意出让百分之五的股份来换取远山集团的入股。”

一只手放在桌上的方远山、食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击着。突然之间脸上露出一抹微笑,转而问道:“我问总统先生一个问题,你觉得智利会放你们入海吗?”

“这个嘛。。。”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莫拉莱斯给问住了。是啊,全世界都知道玻利维亚矿产资源极度丰富,而且自然风光也是无与伦比。但是他们既然被称为“南美最贫穷的富国”,这里面的问题可多了。

玻利维亚没有直通外国的陆路,也没有海路,四面八方全被别的国家给包围了,而且别的国家跟他们还很不友好。

在大家都很穷、没有自然资源可开发得情况下,凭什么让你这个“屡战屡败”的国家先富起来?

最大的可能就是:你尽管去开发,开发的越多越好,到时候等你想往外卖的时候,你总不可能从天上飞过去吧?就算你从天上飞过去,嘿嘿,我他么也给你打下来。

总之一句话、要穷大家一块穷,要富也一块福!不会让你独占鳌头。

方远山的一句话把这位总统先生给问住了。他本来想说既然你们远山集团入股了,那这个运输问题肯定交给你们了。但既然话已经说开了,那方远山的意思很明白,我凭什么给你去打通外国的交通路线?

这就是莫拉莱斯想当然了。整个南美都知道方远山的权势之大,没有一个国家跟他张牙舞爪,只要他开口,巴西、智利、秘鲁、巴拉圭、阿根廷全部都会向他敞开国门,没人敢跟他要什么通关费。

但这是方远山的权势,他为什么白白的牺牲了?

“呵呵”

方远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把文件拿在手中晃荡了两下,随后笑道:“所以这份文件嘛、不看也罢。”跟着把它扔到了一边。

“总统先生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方先生请说。”

他转头看了一眼远处贫民窟的“火柴盒”,目光中闪动了一下道:“我这个人比较独,而且做事不喜欢受人节制。放在合作上来说就是,我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所以你的5%股份肯定是不行的,起码51%。”

“这绝对。。。”

“总统先生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眼看对面的莫拉莱斯都激动的站了起来,方远山摆摆手示意他坐下。

“乌尤尼的锂矿财富是笔惊人的数字,一旦成规模化开发了,先不说它产生的利润如何,但是对世界造成的影响将是深远的。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欧美等国家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任由玻利维亚坐拥锂矿的半壁江山,最大的可能就是在国际市场对锂价格进行狙击。”

见到对面的莫拉莱斯皱着眉头不说话,他笑了笑道:“你觉得凭玻利维亚扛得住吗?”

“我们从来无惧欧美等国,现在不怕他们,将来也不会怕他们。”

“这我当然知道。但很多时候不是怕不怕就能解决的,货币战争的威力想必不用我说、总统先生也明白它的威力吧?”

区区一个玻利维亚,不是方远山小看他们,欧美等国有得是办法收拾他们。

之所以没有动他们,除了他们很多矿藏还没有开发,没有引得那些“老虎”垂涎欲滴,最大的原因是他们头顶上有方远山这座大山。动玻利维亚之前、先要问问他方远山同不同意?

他的话都没有说透,但莫拉莱斯是聪明人,很多问题他心里都明白。现在被方远山挑出来了,他自然要考虑其中的厉害关系。

见他陷入了沉思,方远山也不催促,拧开矿泉水慢悠悠的喝了起来。。。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