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090章 巴西免费一日游

“good”

“。。。”

“好。。。”

兰布拉大街传统艺术表演很多,像手风琴、竖笛、跟葫芦丝一样的乐器、速画像等等,另外像近代表演花式足球、街头近景魔术也有。方远山乐在其中,看得高兴了还丢下几张纸币。

再往前,到了一对跳拉丁美洲舞蹈的摊子面前。一个十二三的黑人小姑娘穿着传统服饰、扭着小屁股在表演,后面一位二十三四岁的白人女子给她敲鼓点,非常的欢快,周围观赏的游客忍不住鼓起了掌,甚至有的都跟着跳了起来。

等一曲结束、方远山从口袋里拿了两百美元放在了箱子里,摸了一下小姑娘得脑袋用葡萄牙语道:“跳得不错。”

这个小姑娘竟然听得懂葡萄牙语,跟他鞠了个躬甜甜笑道:“谢谢您”

每个出来流浪得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方远山也没问她们为什么选择出来流浪,在给了钱之后就笑着离开了这里。

都说“西法意”中的西班牙是欧洲三大盗窃圣地之首,原本方远山对此还没有一个直观得认识,但是当他走上街一圈后发现,这里小偷真是太多了。

首先是不分年龄,他一圈走下来见到过十岁上下的孩童小偷,也有五六十、七八十的耄耋老偷。其次不分性别长相,有一位看着像阳光大男孩的,长的挺英俊,前一秒还跟一位游客和煦的笑着,下一秒就把人家得皮夹子顺到同伙的手里了。

还有个二十一二岁得妙龄女郎,留着棕色小波浪卷,身材凹凸有致,长相过人,笑起来两只小虎牙很是可爱。哪知道她的手艺也很娴熟,顺利的把方远山口袋里钱包给放进了自己挎包里。。。

后面的斯帕克拽着一位不断挣扎得女孩跟在了他身后,就在引起路人注意之前,斯帕克无意之间露出了风衣下的枪柄,这位女郎立刻停止了挣扎,变得老实了起来。

再往前走就出了步行街了,站在路口朝对面繁华的商业街看了看,头也不得笑问道:“你们说在这里开一家大型购物中心怎么样?”

跟他出来的都是一些孔武有力的大汉,这些人舞刀弄枪还行,你问他们经商的问题那就是对牛弹琴了。

“我劝你死了那条心。该死得卡斯蒂利亚牛仔是不会欢迎一个华国人来抢他们饭碗,最大得可能就是开业的同时被整得关门。”

他转头朝一脸不忿的女郎笑了笑,说:“哦,为什么?西班牙政府不欢迎外来投资吗?”

“哼”

这个女郎不屑得扭过了头,显然是不想跟他说话。跟着又转来愤怒道:“你为什么让你手下挟持我?难道我犯了什么罪吗?”

斯帕克已经放下了她的胳膊,这位美女小偷正在轻轻得揉着被捏痛的胳膊。方远山上前有手指在她的脸蛋上慢慢滑过,女郎立刻别过了秀气的脸庞,显然对他吃豆腐行为很不爽。

“犯不犯罪我不知道,不过你不觉得自己拿了不该拿得东西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呵呵,听不懂?”

他把手在女郎得胸前轻轻的滑过,就在她尖叫之前、方远山手心一翻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小虎牙妹子倒是镇定自若,一副事不关己的问道:“你什么意思?想诬赖我偷钱包吗?”

反正也无聊,而且他马上就得巴西,趁着还有时间也打算问问这边的情形。

“跟我讲讲你为什么要做小偷?是有组织行动、还是单干?还有比如身高啊,体重啊,三围什么得,如果说的好我就放了你。”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这位女郎自然也知道自己身份被识破了,不过她嘴上是不会承认得,妩媚的笑了笑道:“什么小偷不小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还有你问得那么清楚是打算泡我吗?”

“呵呵还真是一匹烈马。”

不过他也暗自感慨,她也就是个美女了,如果换成一个男人这么犟嘴,估计十有八九得挨他巴掌,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行,不说是吧?那哥哥带你去巴西玩一圈,反正旅途寂寞,刚好找个人聊聊天。”说完他转身朝来时得路走去。

后面的女郎一看他不像说假话,连忙大声道:“ok、ok,我说,你想听什么?”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听了,等上了飞机你慢慢说给我听吧!”

他这副不紧不慢的口气把后面的女贼给惹火了,快走了两步来到他身旁、压低声音道:“你个混蛋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只要我喊一声非礼,很快就会有警察过来把你抓走的,所以我劝你最好放了我。”

本来方远山就是吓唬她一下,哪知道这个女贼这么嚣张,还敢威胁他,心里立马改变主意。

眼看他不搭理自己、而且越走越快,后面的女贼急了,张嘴就准备叫喊。然而还没等她叫出口腰间就被硬物顶上了。看着身旁大汉冷冰冰得脸、她一点也不怀疑自己要是敢叫出来、对方就能在自己身上开个窟窿。

“嘭嘭嘭”

连续几道关门的响声在大街上响起,方远山一行车队在傍晚的余晖中朝着机场驶去。

流浪者大街的窗户后面一双双眼睛、在看到方远山他们车队终于启动离开后,全都松了口气,随后立刻把这边的情况跟上面汇报了起来。

“目标人物已经离开兰布拉大街,朝着机场方向行去,请问是不是收队?”

“有没有什么情况?”其实这边的录像情报部门都收的到,但是没有现场观察来得那么客观。

“有一个女人被对方带离了兰布拉,请问需要去交涉吗?”

谁知道这位情报人员得话刚刚问出口,对面就咆哮了起来。

“杜勒斯的手下怎么尽是你这样的白痴?你是什么身份,这样的问题是你该问的吗?现在立刻收队,把你今天所看到的事情全部写下来,我要在晚上6点前看到那份该死的报告,要不然你就不用干了。。。”

“是的长官”

这位被骂的狗血淋头的现场指挥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朝望远镜里渐渐远去得车队看了一眼,他仿佛还能看到后座上某个长发女子在挣扎着。

车上得方远山此时还抱着吓唬吓唬她得目的,没想真的把她掳到巴西去。谁知道这个女人上车后反倒嚣张了起来,对着他不停得喊道:“你到底要干嘛,钱包不是还给你了嘛,你也没有什么损失,为什么还要跟我过不去?”

“你的态度如果不是这么嚣张,我可能考虑会把你给放了。”

这个女人如变色龙一般,在他的话刚说出口得时候、瞬间换了脸色,撒娇道:“对不起嘛,人家错了,你原谅我一次,我保证再也不去偷了,我发誓。”说完她还竖起了手掌。

方远山笑眯眯的看着她,嘴里道:“迟了”

听清他的话后,这个女人再次发飙,怒骂道:“你个混蛋,该死的东方猴子,我告诉你,你死定了。。。”

这里离西南的国际机场只有十几公里得路程,上了高速前后没用十分钟就到了机场。本来还想着在机场大闹一通的女贼,可是让她傻眼的是,方远山他们的车队一直开到了飞机场,来到一架巨大得波音飞机下面。

在这架飞机四周围根本就没有机场工作人员,全部是西装革履、带着耳麦墨镜的大汉,在见到方远山他们过来后小跑着迎了上来,一路护送着方远山登上了飞机。

后面的女贼知道这是最后得机会了,死赖在车里不出来。然而面对那些专业保镖、她的垂死挣扎根本没用,两个大汉抓着她的胳膊把她从车里拽了出来,随后又上来两个大汉,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架在了半空中、抬上了飞机。。。

“啊。。你们这些混蛋,快放了我。。我跟你们没完。。。”

“help。。。help。。。”

正如华国某位影视明星说的那样,此时就算她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她,远处航站楼里已经有人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在询问上司怎么处理后、得到的答案全部是被臭骂一通。

别说一个女小偷了,只要方远山安安稳稳的离开西班牙、别在这里闹事,就算是10个女小偷他们也会视而不见。

“嘭”

“啊。。。”

被抬上飞机后,几个大汉把她直直得丢在了地毯上。尽管地毯很柔软,但她还是被撞的直揉腰,嘴里还跟着哼哼了起来。

“嘿嘿,送你巴西免费一日游,凭你的手艺应该可以很潇洒得到西班牙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感谢我?”

“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想干嘛?”

“啧啧啧,怎么来来老是这句话,就不能换个台词?”

“呼”

地上的女郎深呼吸了一口气,压抑住腰部得疼痛、心头得愤怒还有淡淡的恐惧,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道:“你需要什么补偿?还是想让我陪你睡一觉?”

方远山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呼”

女郎歪嘴吹了一下额前落下的鬓发、抬腿慢慢朝方远山走去,同时伸手抓住套头衫的边缘脱了起来。。。( )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