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13章秘史

今天的香江注定是一个不平凡得夜晚,两个世所罕见的高手在洲际酒店得天台上展开了一场殊死搏斗。其实也不能叫殊死搏斗,应该是方远山压着对方打。

这一幕可不光光是他们两人知道,还被十来名男女在海对面用天文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当那个男子从天台上落下的时候,金融中心观景台上的那些男女同时跟着惊呼出口。

而在洲际酒店,当那个男子落下后,游泳池里的人们在惊呼过后却讶然的发现,那个掉落的“物体”消失了,清澈见底得池水里面空无一物。

洲际酒店自然是安装了录像设备,当他们放慢了数十倍、发现坠落的物体是一个人时、他们的惊讶可想而知。之后自然是报警、由警方前来处理了。

不过在离洲际酒店不远处的游乐场,此时两个“罪魁祸首”正手持利器对峙着。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从何而来?”

让方远山暗自吃惊得是,这个本来面容清秀得男子,此时脸上浮现出一根根的青筋,如一条条蚯蚓般黏附在脸上,看上去甚为吓人。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杀了我并不能令你的罪恶减轻一分一毫。”

“罪恶?哼,你以为劳资是吓大的?”

这个从见面就没说过几句话的男子,脸上再次浮现出一片笑容,随后嘴角咧的越来越大,仿佛一个择人而噬得怪兽巨口一般,嘴角甚至都拉到了耳边。

“哈哈哈哈。。。愚蠢得人啊,你到现在都不知道你杀的人是谁?一个掌握了禁忌之力的人将被黑暗之力所洗礼,这是何其可笑的一件事?哈哈哈。。。”

看着身前如神经质一般的男子,方远山的眉头皱了皱,目光眨动之间、那个男子身边的滑滑梯碎片连着梯子的座基全部被他收进了空间,而他本人还是如原来一样,身体虚幻了一下,再次毫发无损得停留在了原地。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的空间之力对我毫无用处。”

听到他终于说出“空间之力”这个词,方远山的心头犹如雷鸣般震动了一下。一直以为自己所掌握的空间之力是世间大秘,可是听他话里得意思,肯定也有人熟悉这种力量,甚至有所掌握。

“不对,他在骗我~”

他口口声声说“禁忌之力”,包括下午那个被空间所镇压得男子也多次提到“禁忌之力”这个词,那就说明不是什么人都掌握了的,这也间接说明他的空间之力非常的可怕,他们还是相当的忌惮。

“劳资今天非要收了你这个妖孽~”

“呼~”

从来没试过隔空大范围收取得方远山、今天也算是豁出去了,直接以空间之力包裹男子前后左右上下,连空气也一块收取。

“轰~~”

今天的香江风清月明,一轮皎洁的圆月本来高挂在当空,但是随着他大范围收取之后,圆月躲进了云层当中,一声雷鸣在夜晚得尖沙嘴上空突兀响起。占地数百亩的游乐场陡然之间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那个亚籍男子连着百十平方得土地一块消失不见。

“我是尘世间得主宰,当镇压一切,你们这些魑魅魍魉不好好的待在你们该待的地方,那我就替天收了你们。”

空间中的男子也没有变成尸体,就这么站在他的死寂空间中,仰头看天。他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一样,就这么冷冷的抬头看着虚无中的方远山,随后身体变得越来越淡、最后就这么消失不见。

意念看着空间,方远山的眉头没有松下来,反而越加的皱紧了。如同北海冰湖下的飞碟状物体一样,方远山冥冥中能感应到,这个男子不是死亡了,而是从他的空间中消失了。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静静的站立在原地,他的心里无忧无喜。念了一句大道之精后,他手一挥那块被他收进空间的泥土再次放了出来。

“呼~”

嘘了一口气后,等胸口平静之后几个起落离开了尖沙嘴的游乐场。今天下午跟晚上所见到的两个人再次给方远山提醒了一遍,空间的秘密他还远没有完全掌握。

他不知道的是,当那个男子进入空间、和这个世间再也没有瓜葛之后,远在中欧的某个未知之地,数千丈的溶洞底部好像被人点燃了沼气一般,升腾的烈焰幻化出黑色得巨人之口,仰天长啸,然而溶洞上方好像有什么无形无质的东西始终在阻挡着它,让这股烈焰之气不能冲天而起。

仿佛是不甘心一般,这股仿似烈焰的气流不停的冲击着,四周的岩壁被这股气流轰击成了粉末,在空气中高速旋转着,随着那股烈焰之气再次朝着上方冲击而去。

“啊。。。。”一声咆哮在溶洞底部莫名响起。

对于这些事情方远山是不会知道的,现在的他正在研究17号他们传真过来的秘史资料。

根据这些资料得记载,这个世界确实存在一些超自然现象,而且是现今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方远山也没有非要研究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他只研究自己感兴趣得事情,比如今天下午来找他麻烦得那两个人的来头?

比如上世纪70年代苏联实施的庞大大陆科学深钻工程,勘探工作于1970年5月24日开始,终止于1994年。其超深钻孔深达12262米,为当今世界最深的超深孔,并已成为世界第一个深部实验室。

不过这不算什么,而是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令他非常感兴趣。

当这个超深孔超过三千米深以后往往会出现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奇怪现象。比如,钻头会融化到地下某些非常热的物质中,虽然钻头的熔点几乎等于太阳表面的温度~

还有的时候钻头突然之间坠落下去,拉出来的只剩下钢丝绳;更可怕的是,人们会听到从钻孔中传出来的嚎叫声以及尖叫声,这种现象根本无法用科学来进行解释。

由于对这种奇怪的现象感到好奇,研究人员向井中放入了一个耐热的话筒;同时还放入了其它类型的传感器,录下了非常奇怪的象“人的吼声”一样的声音。

但是在现场的人们发誓说,听到的声音就像地狱中罪人的呼叫;随后突然听到一声自然界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强烈爆炸声。

甚至一位前苏联著名地质学家狄米尔?阿撒哥夫博士说,他们用机器钻开了九英哩深的地洞后,里面竟然飞出一头青面獠牙、长有翅膀的怪物。

“呵呵,惨叫声吗?”

沙发上的方远山、脸上露出一丝玩味得笑容,招招手把慕容婉的保镖叫了过来,随口道:“找一部卡带播放器来。”

现在用的都是光碟,这种老式得卡带机还是很少得。不过方远山要用,就算是厂家立即生产也要给他做出来。

前后没用十分钟,当他把俄罗斯“地狱之门”的资料看完后,站在门口的女保镖在对着耳麦说了两句之后快速的走了出去,过了几分钟拎着个卡带机走了进来。

“老板,给~”

“嗯,谢谢了~”

长得跟邻家女孩一般的保镖、微微笑了笑,然后便再次站到了门口。

把文件袋里的那盘磁带塞进了机器里,顺手拿起桌上的耳机一块插了进去。

“嗡嗡嗡。。。。”

一股强烈的噪音从耳机里传了出来,听声音应该是机器转动时得闷响声。过了足足五分钟,耳机那股强烈的震动声渐渐弱了下去,换来了清脆的“咔咔咔”的声音。

“咿。。。呜呜。。啊。。。呲呲呲。。。”

那股清脆的咔咔声过后,声音变得诡异了起来,在这一连串的杂音当中,他真得听到了一声惨叫声。虽然不是太明显,但他还是听出来了。

把磁带倒退了一点,然后捂紧了耳麦,使得声音尽量的变得清晰。

“呜呜。。啊。。。。呲呲。。。”

这回他听清楚了,里面真得是一声惨叫,而且有一种指甲盖划墙的感觉,让人听了相当的难受。

他的手心一翻,那部黑色定制版得笔记本出现在了掌心,把圣雅典娜呼唤出来后说:“你帮我用声音模拟器重新计算一下,这个声音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说着按下了倒退键。

深蓝色得电脑桌面一分钟之后出现了一款音频软件,笔记本旁边指示灯开始闪烁了起来,五秒钟不到桌面上再次生成了一段音频。

把耳机插入电脑,然后再次倾听了起来。

不同于卡带机,圣雅典娜直接把杂音给过滤了,所以前面的“呜呜”声不见了,在三秒钟之后那个让人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的惨叫再次出现。

“计算结果呢?”

“30%为机器共振发出的声音;59%为类人类生物器.官发出的声音;1%的可能是人为伪造。”

听到圣雅典娜的回答,方远山拿出电话给17号再次去了个电话。对面应该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等他开口问便冷冰冰的说:“那盘磁带是我早年从相关实验人员手中直接获取的。”

“好的,我知道了~”说完方远山怔怔得看着前方的电视屏幕发起了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