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19章 我来了~

七月初得中午,温度随着太阳的慢慢爬高也越来越热,半山得树林里知了在不停的鸣叫着,听得人昏昏欲睡。

坐在室内游泳池边的方远山、看着晃动的池水怔怔发着呆,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慢慢朝他走来。

刚刚吃过午饭,大保姆梁雪端了一盘水果走了过去,轻轻的放在他的旁边,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刚准备起身离开、方远山已经疑惑道:“这是什么水果?”

“这是罗马红宝石葡萄。”

看着手中这粒和乒乓球差不多大小得葡萄,他放到嘴边咬了一口,顿时水汁顺着唇角往下.流去。咬进嘴里得葡萄肉好像跟着融化了一般,一股甜到心扉、带着一点点涩涩得味道填满了口齿。

可能是见汁.液快流进他衣领里了,大保姆顺手抽了一张面纸,很是自然而然得帮他擦拭了一下。那动作带着母性的溺爱、而目光里则有一丝心疼闪过。

这位年轻得老板,一年到头也难得回半山住几天。就跟下海那个别墅一样,除了当初买下来的时候住过几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

梁雪是个女人,她不懂得太多得大道理,见他天天忙忙碌碌,难得回到香江一次也眉头紧皱,她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见他喜欢吃,大保姆温柔得笑了笑,干脆也不走了,绕到他身后,伸出手给他按摩起了太阳穴。

“重吗?”

“嗯,正好~”

柔软得十指按.压在太阳穴上,舒服得他直哼哼,送到嘴边得葡萄都忘记吃了。

见他舒服,后面的大保姆更加用心了起来,两只手如穿花蝴蝶一般,在他头顶的各个穴位按.压着。

可能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也可能是大保姆按的比较好,没一会他竟然有点昏昏欲睡了起来。身体动了动后面的梁雪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把他椅子放倒后,搬了张凳子坐在了他的身后,然后继续给他做起了头部按摩。

此时近在咫尺,看着他偶尔轻皱一下的眉头,梁雪有好几次想伸手把它抹平,但最后到底忍住了。不过手指却往眉心方向按去,顺便也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这位年轻的老板。

梁雪从来也没问过自己老板得年纪,不过她估计大概在三十岁上下。但是看看他的脸庞,哪像是一个三十岁人拥有的?皮肤虽然因为南美温度得原因不是太白,但是凑近了看就会发现,他脸上竟然没有一点黑斑、暗疮,连黑头都没有,皮肤好得不像话。

这个好可不是保养出来的,学过一点美容知识的梁雪能看出来,这就是天生的。

不仅皮肤好得过分,而且还非常的光滑,就跟果冻般,竟然还有弹.性。大保姆本身就是女人,对皮肤这块自然有所重视。但是摸.摸自家老板这个皮肤,她竟然有点羞愧。

一般人都知道,闭着眼睛拿个物件靠近自己的眉心,你就会异常的难受,恨不得立刻把它拨开才好。方远山也是,本来正闭目享受呢,脸上突然涌起一股异样得感觉,心里也估计到是怎么回事了。

用四维图像看了一眼,果然不错,他家得大保姆正直直的盯着他打量呢。

被她盯得睡不着,方远山干脆也全方位的看了看这位大保姆。

红色圆领管家服把熟透的大保姆上半身勾勒得凹凸有致,不过领口被胸前的鼓涨撑开了,里面白色裹胸露了半截出来。下面一条黑色短裙,腿上黑丝.袜,如果再戴一个红色的圆顶帽,乍一看跟空姐差不多。

居移气、养移体,在这半山住了两年多,现在的梁雪跟两年前基本没什么变化,唇红齿白、皮肤细致,四十岁女人该出现的抬头纹、鱼尾纹在她脸上根本不见踪迹。如果非要比喻的话,就跟熟透了的少妇一般。

看着看着有点心猿意马的方远山,身体竟然起了一丝变化,屁.股不自觉的扭动了一下。大保姆以为他不舒服,手顿时放得轻柔了一点,同时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顿时让她有点想笑不敢笑的样子。原来无意之间她竟然看见方远山下.身支起了帐篷,这让她嘴角扬了起来。

大保姆以为方远山闭着眼睛看不见她笑,而且他此时的角度不对,就算睁开眼也必须后仰才能看到,殊不知他的四维图像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特别是看到包裹在黑色套裙里的浑.圆挺翘得屁.股时,无端端升起的一股邪火让他反应更是强烈。

“咳咳。。。”

“那个头就不按了,帮我按按后背吧~”说着话他翻了个身背朝下,把出丑的地方活生生得压了下去。

大保姆带着一股香风从他头顶方向移到了身体右侧,刚刚把手按在他肩部的肌肉上,他立刻僵了一下,随后才缓缓的松弛了下来。

“重吗?”

“嗯,还行~”

顺着肩部一直往下按,到了臀.部的时候他的肌肉又是一紧,但跟着又放松了下来。

可能是他自己心术不正,反正大保姆手放在屁.股上,他就跟有一团火放在上面一样,之前脑海里还在考虑着的事情,此时统统飞到了九霄云外。四维图像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这种偷.窥的感觉非常奇妙。

“嗡嗡~”

就在他享受着这种别样感觉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大保姆起身帮他把手机拿了过来,他伸手接过、顺便放到了耳边问道:“怎么啦?”

“我。。。我闯祸了~”

听到是宋恩熙的声音,趴在椅子上的方远山转身坐了起来,笑着道:“是吗?闯什么祸了?”

“他。。他。。。”

“电话给我。。。”

手机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跟着一个女人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你就是那个小贱货的叔叔吧?我告诉你,现在立刻滚到铜罗弯医院来,那个害人精把我家儿子眼睛弄伤了。如果我儿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你全家都不得好死。。。啪~”

“嘟嘟嘟。。。”

在那个女人如机关枪一般说完之后,他分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这下他坐不住了,也不等跟旁边的大保姆解释,他站起身就朝着客厅那边走去,到了门口换好鞋子后说道:“备车~”

这边话刚说完,安保人员已经捂着耳麦快速的朝大门外跑去,嘴里还在说着什么。

不同于别的富豪,现在除了房车外他更青睐于越野车,所以他家里的车子也大多数以越野车居多,这可能是源于巴西那边路况带过来得性格。

三辆军用越野车朝着山下疾驰而去,前后没用半小时已经到了铜罗弯。

安保人员已经联系上了医院方面,从总务台那边得知东苑道“圣宝录”医院刚刚收治了一例眼部受伤得病人。

“从总务台那边得知,病人的病情很严重,很有可能需要做眼球摘除手术。”

方远山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点点头弯腰走下了车,随口道:“你们不用跟过来了~”

宋恩熙心理一直都有点问题,对于这点方远山是知道的。不过他自己事情比较多,也没时间跟她沟通交流,慕容婉她们把她送到翡翠公寓那边,就是希望她有个同龄的玩伴,没想到还是出了事情。

从医院得正门走了进去,随手拉住一位过路得护士问道:“眼科手术部在哪边?”

“您一直往前走,第四部就是直达电梯。”

“谢谢了~”说完朝着前面的电梯走去。

考虑到受伤家属的心情问题,方远山没有带保镖,要不然有点仗势欺人的意思。而且本身就是宋恩熙犯了错,也要考虑到病人家属得心情。

从电梯里刚刚出来,前方走道那边一阵激烈的叫骂、呼喊已经传进了他的耳朵。

“我告诉你这个小贱人,你和你那个叔叔都不得好死,你们全家都不得好死,呜呜~~”

“小小年纪下手如此狠毒,将来长大了还得了?这种人就应该关在牢里一辈子。”

“我跟你们警方说,如果你们不给我家小伟一个交代,我就跟你们警务处长好好谈谈。”

听着前方传来的话语,方远山眉头皱了皱。心情能理解,但是对一个小女孩子口出恶言也不是一个长者该有的表现。

“呼~”摇摇头朝着前方的人群走去。

手术室外西装革履的商务人士、穿着警服得警察、珠光宝气的妇人、还有稚气未脱的未成年人都有。此时个个看着墙边站立的女孩、一副义愤填膺得样子。她的胳膊上、衣服上、脸上还沾染着血迹,而垂放在身前的双手上戴着一副明晃晃得手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静静站立在那里、默然不语的宋恩熙,他的心口突然疼了一下。那种无来由得难受让他有种气血上涌得感觉。

慢慢的朝着前方走去,走道里的人被他强大骇人得气势所迫,不由自主得让开了身子。他走到宋恩熙面前看着她的双眼,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道:“不用怕,我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