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25章 对不起~

“阿康,很累吗?我听人说铜罗弯那边出了点事,不要紧吧?”

相比于自己的夫人,荣康安自认为在很多细节方面远远都比不上,甚至很多时候他都会主动请教自己的夫人。所以今天也没例外,很是痛快的把自己烦心事说了出来。

“巴西那位华裔富豪过来了,安稳了没几天、下午就在铜罗弯那边袭警,傍晚又跑到下海街那边和李贤隆小儿子大打出手。”

“噢,弘亿到香江了嘛,我怎么没听人说?”

问了一句她才道:“我认为方先生为人处世方面还是值得赞许的,不会轻易为难别人,是不是事出有因?”

荣康安点点头,把事情的经过跟自己的夫人讲述了一遍,这位已经快60岁的“香江第一夫人”、快人快语道:“活该”

见到荣康安一脸苦笑的样子,这位荣太拿起卫生筷帮他布菜,嘴里说:“人都是相互尊重的,他们不尊重人家,为什么要人家尊重他们?出了事自然后果自负。”

说了一句又跟道:“倒是弘亿我在三年前看过他一次,从各方面为人处世来看,都是一个挺不错的小伙子,怎么几年不见也染上这些坏毛病了?”

“爸,妈,你们能不能不要再说这些事情了,现在在吃饭哎!真是烦死了”说完饭桌上一位二十出头,一脸不耐烦的女孩“啪”的一声扔下了手中的筷子,起身离开了饭桌。

看着自己这位小女儿离去的背影,饭桌上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后一脸苦笑的样子。

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们也不例外,这位好像叛逆期迟来的女儿就是他们“难念的经”。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仅没有变的越来越懂事,反而越加难以管束,整天做事不着四六。

这位第一夫人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道:“阿康,方先生在青水湾那边建的世界第一酒店、后天晚上不就是揭名仪式嘛,要不我们带齐欣一块去参加,顺便也了解一下这位富豪的想法?”

荣康安停住了手中的筷子,皱起眉头想了起来。

他从来没有跟这位富豪兼全球风云人物有过正面的对话,所有的资料全部是收集而来。

不是他不想跟那个人见面,而是那个人行事乖张,做事全凭一己喜好,根本就不顾别人的感受。他怕到时候自己的理念跟对方相左,又碍于对方的身份没法驳斥,所以干脆就来个“王不见王”了。

此时听到自己夫人的话,他在心里考虑了一会,最后发现确实是个好主意。

酒店揭名仪式会非常隆重,那个人无论平时行事怎么样,那一天应该会压制住自己的脾气,不会让到场的来宾难堪才是,也避免了自己尴尬。

他想着想着笑了起来,随后点点头道:“就这么决定了”

香江的第一家庭在为子女烦恼着,别的家庭此时也在为家里的“不肖子孙”苦恼。那位曾经跟方远山有过一面之缘,甚至还一块出去喝茶的“壳后”、“赌厅公主”孙月娥,此时脸若寒霜,眉头紧皱,旁边的地板上还有好几件摔坏的杯具。

“妈,我知道错了。再说了,我也不知道那个女孩跟他有关系啊?”

“你知道错了?你错在哪里?”

“我。。。我不该跟冯家伟他们搅合在一起。”

说老实话,到现在苏子铭也不不觉得自己错了。如果那个叫宋恩熙的小女孩不是那个人的子侄辈,事情根本就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要怪就怪自己运气不好,不小心踢到铁板上了。

当时在包房里,那位叫宋恩熙的女孩拿酒泼了冯家伟,这一下顿时激得冯家伟大怒,站起身就要抽她巴掌。那个小女孩也狠,转身抓起茶几上切蛋糕用的塑料刀叉,直直的朝着他的眼睛戳去,当场就血流满面。

苏子铭当然是不愿意搅合在里面,看到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了,他早早的抽身离场,不过还是稍微关注了一下事态后续的发展。

其实这件事在他看来真得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个女孩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个牢底坐穿的下场。但事情往往就是这么峰路转,谁知道那个女孩的后台这么吓人?

“我看你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这句话说完、孙月娥已经无心再说教了。这个儿子一向眼高手低,做事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没个定性。倒是自己那个小女儿反倒是渐渐有了自己当年的风范。

大门口孙月娥的私人秘书匆匆的走了进来,没顾得上旁边的少东家,急急道:“刚刚从银行得到内部消息,有人亲自打电话给庾会长进行了封杀,想要解除限贷令恐怕很难。”

听到秘书的话,孙月娥顿时头痛不已,伸手揉起了太阳穴。

做金融的,没有一个能离开银行支出,银行不贷款,他们就像是被人扔上岸的鱼儿一般,在缺水的情况下很快会完蛋。

别说是做金融了,就算是做实业的也一样。就好比房地产,很多人以为开发商都是财大气粗,但其实大部分开发商根本没多少钱,一开始总是空手套白狼,而且屡试不爽。

首先,土地出让金该如何解决呢?找银行贷款呗!既然你有土地在手,银行巴不得你去贷款呢!然后呢?开发商会找建筑商来承建,期间建筑商还要缴纳一笔工程保证金给开发商。

等建筑商垫资把房子盖好了,你以为开发商该卖房了吧?其实不然,开发商会首先进行一场内购,其实就是找托,把房子买掉,也就是自己人卖给自己人,等于变相把房子卖给银行。因为托把房子买后,开发商会从银行取得贷款。

那么,你觉得这个时候,从银行拿到贷款的开发商,该把钱还给银行了吧?不会的,他们会把钱继续去拿地,只要有地,又可以继续贷款,继续建房。

而开发商向银行贷款,抵押的是土地,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烂尾现象就产生了,怎么办?业主去闹的结果,要么是政府找其他开发商来接盘,要么政府出面把土地司法拍卖。

总之一句话,这里面一切的一切都离不开银行。无非就是现在“空手套白狼”的少了,那些开发商翅膀硬了而已。除非你做到香江李家那样,可以反过来操纵市场,要不然银行就是他们的“亲娘老子”。

现在这个“亲娘老子”开始变得六亲不认了,那些“儿子”自然开始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了,甚至是“食不果腹”。

孙月娥这位“融资大亨”虽然不至于“食不果腹”,但是银行那条路一旦断了,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她们同样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不行,这件事不能拖”

孙月娥越想越觉得这件事相当严重,从各方资料里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那个人向来都是说一不二,既然说一刀切,那就不会对她们公司网开一面,肯定是一切到底。

“跟我去道歉”孙月娥不由分说的上前拉住了自己儿子的手,带着他朝大门口走去。

“妈。。。我。。。我不去”

“今天你要是不去的话,你就不是我的儿子,我苏月娥就当从来没生过你。”

孙月娥这位强势的女人,不顾苏子铭的挣扎,拉着他朝着大门外走去。

此时的方远山刚刚到半山,慕容婉她们两个女人也听说了下午的事情,此时正一脸气愤中带着心疼的表情安慰着宋恩熙。不过小姑娘受下午事情的刺激,此时比起以往来,显得有点沉默寡言,两个人安慰了半天她都一言不发。

“那些人真是太过分了,我家恩熙这么乖的一个女孩子,他们也好意思这么欺负她。”

“不行,头我要跟他们的家长好好说说,这样的孩子现在不管束,要是将来长大了还得了?”

方远山不怎么会安慰人,他更多的是用行动来代替。此时见到两个女人在那里安慰着,他转头朝大保姆道:“梁姨,给恩熙倒点蜂蜜茶,给她压压惊。”

一杯蜂蜜茶很快端了过来,宋恩熙也不喝,就这么捧在手上,愣愣的看着发呆。

“老板,外面有位叫孙月娥的女士想见见您。”

四维图像朝外面看了一眼,在见到那位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妇人时,他眉头皱了皱。至于她旁边的小年轻,他则是看也没看。

方远山知道他们为什么过来,本来不想让他们进来,但是想到曾经跟苏月娥相谈甚欢的场面,考虑了一下道:“让他们进来吧”

两个人在得到门卫的放行后走了进来,一路之上孙月娥都在低声嘱咐着什么,旁边的苏子铭一脸的不情愿,但是在自己母亲的嘤咛叮嘱下,还是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方先生,好久不见”

“嗯,坐”

见到他的样子,这位香江女强人尴尬的笑了笑,穿透朝身边的苏子铭严厉道:“道歉”

“对不起”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