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九十六章 有家的感觉真好

到座位上的师青彤立刻打开电脑、登入了电话网上客户端,找到最近的通话记录!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通话记录、师青彤傻眼了年前在酒吧里当时响了一下就挂断了,现在想再一条条的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

“对了,想起来了!”

师青彤想起在出租车里看到的身份证,“既然他的地址是那里,手机号码有没有可能是那边的呢?”

想到这里立马开始查起二月份的通话记录来,重点寻找江北小城的那边的,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一时无法可想的她,看着电脑愣愣的发着呆,连周曼曼走到了她身后都不知道。

“你在找什么呢?”

“啊!”

“小曼你要死啊!走路都没有声音的。”说完转身掐向了她的腰部。

“咯咯”

娇笑着躲开她的魔爪,然后凑上来说:“老实交代、是不是在找那个神秘的富豪呢?”

师青彤想了想说:“还记得过年时跟我们一起喝酒的那个人吗?”

周曼曼对那个神秘男子明显印象深刻,师青彤刚刚说完,立刻接到:“你说的是那个千杯不醉的帅哥啊,记得记得,太记得了!”

“怎么了,他打骚扰电话给你啦!哼,我就知道男人没几个是好东西,表面装绅士,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

看她气鼓鼓的样子,师青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到她要上来挠自己痒痒,立马举手投降说:“ok、ok,我不笑了”

“我骗你了!”

看到她露出疑惑的眼神,师青彤才解释说:“刚刚你说的神秘富豪就是他,他也没打电话骚扰我,只是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接着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讲给了她听,等听完以后、周曼曼一脸的呆滞神情,过了一会才大叫道:“啊你个死彤彤,这么好的事情你竟然错过了,气死我了,怎么没让我遇见啊?”

“不行,我要立刻去找号码。”说完也不等师青彤答,立刻把年初一晚上去喝酒的几个女孩都问了个遍可惜都删掉了,谁也没留下方远山的号码。

看到她一脸失望的神色,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问她到底什么事情,她颓然的把事情跟她们讲了一下,这些女孩子顿时也开始郁闷了起来

不提这些女孩子在这里自怨自艾,方远山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安排好了之后,第二天一早就飞往了江北小城。自从年前的那次不欢而散后,几个月以来,除了过年、别的就不再有任何联系。

躺靠在飞机上的沙发里,想着以前的点点滴滴,不由长叹了一口气纵有千般不是、自己好歹是他们养大的,如果真的就这么绝情的老死不相往来,跟他们原来那样的对自己又有何区别?

十点多就下了飞机,这飞机场没有再提供专车接送的业务,洛克找到机场的vip服务处,以2000一天的价格租了一辆奔驰s600,坐在车里想着一会见面时的情景,心里竟然打起了退堂鼓。

实在是养母的狮吼功太厉害了,令他退避三尺!可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要是现在头,他不知道下什么时候还能有勇气再到这里。

看着城市两边的树木在飞速的倒退着,他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旁边的洛克看到老板好像有点局促不安,递过来一块口香糖说:“嗨,老板,吃一块。”

“谢谢了”

使劲的嚼着口香糖、好像要把所有的忐忑都随着牙齿的咀嚼而消散于无形。元高阳的车技非常的好,坐在后座上的他丝毫没有感觉到颠簸。

“咯吱!”

拉下手刹的元高阳过头说:“老板、到了!”

“啊!到啦?”

过神的方远山转头看去,才发现外面的场景已经变成了小城特有的风情。树荫下两个老头在对弈着,拐角处的公交站牌处、几个开黑车的围在一起打着几块钱一局的扑克。

看到十几年如一日的环境,不知道为什么、方远山竟然感觉非常的亲切,好像这才是自己的家一样

洛克跑过去为他打开了车门,弯腰走下车的方远山,看到远处的养父母在花店门口捆扎着鲜花,心里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妈,你在忙啊!”说完从旁边拿过一个马扎坐了下来,卷起袖子也开始扎花。

低着头在束花的张彩云听到说话声、立刻抬起了头。等见到是方远山后,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说:“你来啦!”

旁边的养父方子民也丢下了手里的活计,走过来说:“快放下、快放下,刚刚来怎么能要你弄呢!进屋去喝口茶。”

“对对对!”张彩云说着也脱下了手套,站起身拉着她的胳膊把他拽了起来。方远山也顺势站了起来,跟着他们二人走进了店里。

看到两人又是倒茶、又是生火做饭的,急忙说:“我又不是客人,不用这样,我自己来就好。”

接过养母手里的茶壶给杯子里倒满了水,放下茶壶对着养父方子民说:“不用弄了,我在飞机上吃过了,头等中午了一块吃吧!”

方子民头也不的说:“要的、要的,你过年也没来,这么长时间没家,总要吃点才好。”

听他这么讲、方远山也没在说什么了,跟养父母的关系缓和了下来他也觉得挺开心,虽然知道大半原因是上那二十万换来的,他也认为值得了。

人活着、有时候就要念头通达,有了爱情、没有亲友的祝福,那也显得非常凄凉,同样的、没有了友情跟爱情,那活着也未免太过无趣。所以说亲情、友情、爱情,缺一不可!

看着他们老两口在厨房里忙碌着,方远山站起身上了楼。二楼三个房间,一间是养父母的,还有一间是方琳琳的,最后一个杂物间以前就是他的房间。

走进房间,里面明显被养母张彩云收拾过,以前堆满的各种包装盒、彩带之类的东西,现在全部不见了,里面一张席梦思大床取代了过去的行军床,靠窗的一张九十年代的桌也被一张电脑桌代替了。

走过去坐在床上摸了摸床垫,上面两床鸳鸯戏水的棉被叠放的整整齐齐、并没有盖上被罩,显然时时拿出去晒。拉过一床棉被闻了闻、上面传来一阵阳光的味道由衷的念到:“有家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