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42章 新婚快乐

2013年农历六月初六是一个好日子,宜嫁娶、祭祀、裁衣、结网、冠笄、沐浴。

今天的下海阳光普照,万里无云。作为申报财产之一,丁翰墨位于江东周家嘴附近的“明华佳苑”、12号别墅门口张灯结彩,大门口不时有穿着盛装的客人进出着。尽管很多人脸上满是汗水,但却难掩兴奋的心情。

这里是丁翰墨的婚房,本来方远山是要作为伴郎一块出席的,但是碍于他现在的身份十分敏感,丁安民这位下海市市委书记亲自在这里摆了一桌单独招待他。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他的情义到了就行。而且不光情义到了,作为客人他也表示了一番心意、一块硕大的稀世珍宝:帕拉伊巴碧玺。

“丁叔叔是不是要问关于淡水河谷那边的事情啊?”

难得喝酒的丁安民,趁着今天儿子大喜的日子喝了两杯,借着酒兴笑道:“现在小方你的身份比较特殊,很多事情我也不便多说,但是今天我还是要跟你提一点小小的要求。”

“没事,您尽管说。”

丁安民伸手夹了一筷子菜过来,放进碗里后才道:“现在国内正在大力发展制造业,对于铁矿的需求量确实逐年增长,相比去年而言,光下海今年前一个季度就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这个数据远高于外面所传的17%。”

“嗯”他点点头严肃的应了一声。

不要小看这6%,这里面的问题很多,涉及到各行各业。就算是开饭店的,你炒菜的锅都可能因为钢材的涨价而多要你6毛钱。而这“6毛钱”你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但是却给终端制造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竞争压力。

“抛开国家层面不谈,仅从我个人观点出发,我希望小方你能答应叔叔一件事,这算是我求你的。”

“丁叔叔不用这么客气,您请讲。”

“我国的铁矿石需求量是多少我就不说了,这一点相信小方你比叔叔清楚。我只想说一点,希望淡水河谷能顶住国际上要求涨价的压力,给华国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看着丁安民晶亮的目光,他一时有点感慨不已。

华国钢铁吃亏就吃亏在“加量不加质”上,在欧美还有日本都在发展特种钢材、高水平钢材上时,华国这边还停留在以量取胜的地步。所以在面对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波动时,华国这边会特别的敏感。

虽然之前方远山已经给华国中小钢铁企业很多的优惠政策,不过相比巨大的缺口,远山集团直接出产的矿石显得有点杯水车薪,根本就不够华国这头吞铁巨兽用的。

看着丁安民希冀的目光,他考虑一会之后还是点点头道:“嗯”

不等丁安民说话他跟着道:“钢铁是华国在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产业之一,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是在走向国际、融入全球、用好国内外两个市场、配置好国内外两种资源的同时,你们还要注重创新驱动,要在每一个细节中做文章。降本增效、可持续发展,努力推动华国钢铁工业转型升级。”

方远山的话铿锵有力,作陪的两位丁家长辈也跟着连连点头。

同时心里也不无感慨:瞧人家年纪不大,能坐到现今这个位置,那也是有真本事的,说的话更是头头是道。

“嗯,小方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作为下海今年定点示范产业园区,我们市政府将会在宝岗内大力推行转型升级,把持续发展和创新驱动挂在任务标牌上。”

这边在谈着国家大事,那边的主会场、江东一处休闲农庄里也在隆重的举行着结婚典礼。

之所以没有选择更高档的酒店,原因也不用多说了,新郎新娘全是**,本身就已经够高调了,再选个香格里拉、四季、希尔顿的,那不是招人话柄嘛

场地低调,但是出席的人可就不同凡响了。特别是从小道消息听说方远山这位巴西重量级人物也会到场时,很多本来不准备亲自过来的人,也千里迢迢的赶了过来。

没有那些繁杂的仪式、一切从简,在按照传统的规矩戴上戒指、等新郎新娘相互拥抱之后,下面就正式开席了,丁翰墨携洛雨涵端着酒杯在每个桌亲自走了一遍。

到了下午一点,酒宴进行到大半的时候,方远山还是亲自赶了过来。

没有做什么掩饰,在农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和丁安民一路谈笑风生的走了进去,穿过花门,越过花的海洋,路过一桌桌酒席,直直的朝着最前方的婚礼主桌走去。

那边的丁翰墨自然也看到了过来的方远山两人,带着一脸的笑意站了起来。等他们过来后,他先生朝着丁安民微笑道:“爸,你过来啦!”

“嗯,儿子结婚,我这个当老子的不过来怎么行?”

说着话,伸手在他肩膀上使劲的拍了拍,感慨道:“以后要好好待小洛,不要欺负她,知道吗?”说着话朝站在他旁边的洛雨涵和蔼的笑了笑。

“我知道了,爸”

此时身着婚纱的洛雨涵真是人比花娇,插满珠翠的发饰在羞喜之下不停的晃动着,对着丁安民不好意思的喊了声“爸”!

等丁安民侧过身子后,面带微笑的方远山就这么看着他,随后走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祝你新婚快乐,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谢谢、谢谢”

一连用了两句“谢谢”,显示着丁翰墨此时心里也非常的不平静,双手更是紧紧的抱着方远山的后背。

08年到现在也有五年时间了,中间经历过多少人和事,风风雨雨一直到今天,看着这位好兄弟结婚,他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这边的会场里有很多认出方远山的,不过连丁安民这位下海市委书记都只是作陪的身份,他们显然够不上格去搭话,只能远远的看着。

有认识的,自然也有不认识的,看到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不仅架子大到最后出现,而且还对这么多身份尊贵的客人熟视无睹,和新郎旁若无人的自说自话,不由得旁人不去猜测他的身份。

“哎,他谁啊?看样子来头不小。”

“我上哪知道,估计是北面来的。”

“不像是北面来的,那边的人眼睛都长在头顶上。瞧这位的气势,一看就是草莽出身,肯定不会是官面上的人。”

一位身材高高壮壮,长得白白净净的青年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等放下来后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你们还是少打听,这位爷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们。”

“切,有什么吓死的,顶天了一号首长的家属。我又不去惹他,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这位青年朝身旁左右看了看,等没人注意自己后才小声道:“他是巴西那边过来的,姓方,至于叫什么你自己去猜。。。”

“啊,他就是方远山?”

“嘘,小声点,你要死啦。。。”

整个会场上空荡着悠扬的音乐声,坐在遮阳棚下的客人们小声的交谈着,看着前方还在说笑的几人,每个人心里各自转悠着自己的心思,但是谁都没敢上前去打扰他们。

亲自给丁翰墨送上一份真挚的祝福后,方远山如来时一般,就这么旁若无人的再次离开了,也没跟现场的任何人作交谈。

如果方远山要做,他会有处理不完的公务,那么大的集团公司,每天需要他处理的事情真的数不胜数。他现在要是到巴西,别的事情不说,光无双系统这件事就能把他弄得头大不已。

有时候有些人、有些事,并不是你强硬就能解决的。面对那些威逼他可以毫不留情的拒绝,但是利诱还有打感情牌的,方远山就显得有点无力了。这一点从今天丁安民这里就能感觉到

他方远山不是神,他是人,他也有感情,有家人、有亲朋好友、有七情六欲,到时候他该怎么办?全部一刀切?

日本还有西方国家、数次要求淡水河谷重新制定铁矿粉的价格,这件事都吵到集团内部会议上了。

集团高层对于方远山以低价销售给华国大量铁矿石这件事相当无奈,几次委婉提议要求他恢复原来的价格,都被他给一力否决了。

后来集团里的高层只要逮着方远山就在他耳边碎碎念,说他此举会给集团带来多少损失,又会间接带来哪些影响等等。

说实话,对于这些善意的提醒,他有时候也相当的无奈。

提价吧,感觉对不起生养自己的祖国。不提价吧,那些高层又一直念叨着。而且那些集团高层都是站在集团利益上来说的,他还没办法反驳,只能找借口远远的躲开,落个耳根清净。

就拿他答应丁安民的这件事为例,一个百分点,涉及的价格就有可能是几亿几十亿华国币,不是能轻易点头的事情。

俗世中烦恼太多,他有时候也在问自己,钱已经赚的够多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他没有答案,只知道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驱赶着自己一般。

不过在参加完丁翰墨的婚礼之后,方远山决定出去走一圈,去探查某些事情。

当天晚上陪着慕容婉了一趟家,第二天把两大一小三个女人送上了飞机,之后独自一人踏上了路途。。。

(未完待续。)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