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45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小伙子,你懂不懂规矩?这块石头我现在正看着呢,你这横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男人的气氛,他毫不在意,直直的走过去,不顾他的左支右挡、伸手从他怀里硬生生的拿过了那块人头大小得石头。

“你……”

院子里人很多,见到这么个不上路的年轻人,竟然公开“抢”石头,纷纷帮腔道:“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赌石是你这样赌的吗?”

“我看这家伙脑子有问题,竟然不问价格就准备买了,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

还有的人直接开始威胁了起来。

“我跟你讲,这里是缅甸,不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当心出不去。”

“吗的,要是在国内这种傻diao早就找人收拾他了。”

正抱着石头看得方远山,转头四处看了看,等找到骂得最难听的人时、把那块石头往中年男子怀里一塞,朝着那个人直直走了过去。

“刚刚是你骂的?”

被他质问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男子,面对方远山的来势汹汹,这位长相英俊的青年男子梗着脖子说道:“是我说的又怎么样?”

“呃~呃~”

方远山突然伸出手,扼住男子的喉咙,就这么把他提到了半空中。

“哎,你干什么呢?快把人放下来。”

“你凭什么打人啊……”

“快,把驻军叫过来,这种人就不应该让他进帕敢~”

对于周围人的鬼哭狼嚎他根本就充耳不闻,伸出另外一只手拍打着手中男子的脸庞,冷笑着道:“以后在不了解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嘴巴最好干净点,要不然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着话,他把手中的男子放了下来,随后看也没看院子里的人,就这么施施然的出了院子。

出了院子的方远山,双拳狠狠的握在了一起。

“噗嗤~”一阵空气爆裂的声音在他掌中炸响。

昨天晚上那块艳红色翡翠加刚刚那块,给他的空间带来了非常明显的增长,这让他喜出望外。

他的空间现在已经很难增长了,那些收集来的陨石对他完全就是块鸡肋,丢之可惜、食之无味。没想到现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只要那些“奇怪的人”不出现,他就是这个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王者,根本就没人拿他怎么样。区区一个缅甸矿区,他基本就是横着走了。

一路就跟在巴西视察自己矿区一样、走走停停,间或到路边的房子里看看,在旁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用空间把里面的能量石给直接收走了。

一直顺着杂乱拥挤的水泥路来到了石料场外,尽管人还没有进去,但是那一**不算强烈、但十分清晰的能量波动还是让他欣喜不已。

“大料场”不是谁都能进去的,像方远山这样的“散户”更是没有资格。

不过还是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他直接找到军警的头头子,塞了两沓厚厚的美元之后、他这个“散户”就被放了进去。

这里的玉料都是从矿山里开采后直接运过来的,数十万平方米的场地里,大大小小的玉料摊子没有五百家也有四百家,那些花花绿绿、万紫千红的遮阳伞看起来蔚为壮观。

不过这对方远山来说没有任何吸引力,也不会有任何震撼的感觉。真要说起来,他巴西的宝石场比起缅甸玉来根本不遑多让,甚至犹有过之。

之前由于巴西各种质量的宝石泥沙俱下,使得碧玺在国际上的地位一直比较低。那么大的产量之下、竟然比不过一个区区弹丸之国缅甸。

现在可不会了,巴西低端宝石很少外销,基本全部留在了国内。他的要求就是,哪怕那些低端宝石用来铺路,也决不能拉低高档玉石的价格。

来缅甸买玉石的一般都是东南亚各国得人,比如马来西亚、新加坡、华国还有菲律宾的人,相比于后起之秀碧玺、这边的人还是更加的钟爱翡翠。

就在方远山四处转悠着的时候,他也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好多人。

就跟之前一样,他根本就不懂规矩,人家有时候还在看着玉石的时候,他只要过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伸手“抢”,这让很多人都非常不爽。

碍于他最后又还了回来,他们还不好发火。

那帮之前有过冲突的人看着负手四处走动的方远山,小声的商量了开来。

“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

“我估计是从小地方过来的,在当地横行惯了。”

“要不教教他怎么做人?”

这边四五个人相视一笑,随后靠在一起商量了起来,过了一会他们又分散开来。

还在四处走动着的方远山,在经过一个玉石摊子时、刚准备伸手拿起一块小料子时,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把这块石头紧紧的抱在了怀中。

“&*&*&*%¥%”

这只手的主人对着方远山一阵叽哩哇啦,然后仔细的盯着他的脸看。

缅甸语方远山根本就听不懂,皱着眉头看着这位之前见过的男人问:“你在说什么?”

面前的男子盯着他脸看了一会,在确定他真的听不懂缅甸语后、转身后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然后光明正大的当着他的面,用缅甸语跟摊主聊了起来。

“老板,你看看这个人,他从进来到现在连一块料子都没买,却一直在捣乱,害得我们好几笔生意都泡汤了。这样的人你还跟他做生意吗?”

坐在马扎上的摊主转头朝方远山上下打量了一番,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到玉料场里买石头,你不带现金就算了,反正这里一般都是用pos机转账,很少使用大笔现金。但你连放大镜、手电筒这样的“专业工具”都不带,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在打量了一番方远山后,发现他确实有点“吊儿郎当”、不像是诚心买石头的样子,眉头不由皱了皱。

站在摊子前的方远山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刚刚在说什么,但是看摊主不善的眼神,估计是没好话了。

不过他也无所谓,目光能杀死人,他方远山也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脚步往旁边挪了挪,准备把另外一块更小的能量石给收走。结果手还没碰到石头,摊主直接站起了身,摆摆手用半生不熟的话语道:“我的石头。。不。卖你。”

还从来没被人驱赶过的方远山,脸色当下黑了下来,朝旁边那个男子看了一眼,随后默不作声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美元,指着那块石头道:“多少钱,我买下了。”

不让他碰是因为他碰了不买,既然他现在肯花钱买了,摊主自然十分开心。

看了看他手中厚厚一沓美元,狮子大开口的竖起了一根指头说:“五万美元。”

方远山看了看地上那块外表毫不起眼,甚至就跟地上砾石没什么区别的料子,知道这个摊主在宰人。

视线在场中随便转悠了一眼,指着他背后一块人头大小的料子道:“那个做添头。”

老板转头看了一眼。被方远山要去做添头的玉石其貌不扬,身体黑不溜丢,乍一看就跟臭水沟里泡过的石块没什么两样。

不过老板还是下意识的摇摇头,嘴里缓慢道:“这是。。老料。”

没跟他墨迹,方远山直接从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沓美元,嘴里道:“能卖就两块一起,不能卖就拉倒。”

地上还抱着方远山那块石头的男子嘴角出现一抹含义不明的微笑,在见到老板最后还是收下钱后,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石头还给了他。

料场这么大,他不可能抱着两块石头到处走的,好在场里的人已经给他这两块石头打上标记,送到代运处了。

当他走到下一家的时候,刚刚那一幕再次发生。还不等他把看中的玉料里能量石收走,又是一个男子跟他抢了起来。

由于能量石被石皮包裹在里面,他必须用手直接接触才能进行收取。

眼看有人联合起来算计自己,他转头朝人流熙熙攘攘的料场里看了看,有好几个人不自觉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他嘴角往上翘了翘,直接指着男人护在身下的石头朝摊主道:“多少钱,我买下了。”

可能是见过刚刚他付钱连眉头也不皱一下的样子,这位摊主更狠,直接说:“二十万美金。”

方远山就是做宝石生意的,对翡翠的价格还有品种实在是太清楚了。包括什么料子、什么表现他心里全都清楚。

像他看中的这块石头,就其表现来说,别说二十万美金了,二万美金都没人要。

现在是大白天,而且他还要继续收能量石呢,多了这么一帮捣乱的家伙,这让他很不爽。

“吗的,当老子是冤大头呢?”

脸上冷笑了两声,说:“可以。你把机器拿过来,我要现场解石。”

能进到帕敢大料场的一般都是有实力的大客户,像他这样的要求场方早有预料,基本每家摊主都准备了切割机。

他伸手重新指了一块大料子问道:“那块多少钱?”

方远山选的这块料子是青灰皮,属于晶灰岩石一类的。出的种类一般就是“豆种”、“蓝花种”,要是出个“蓝水种”都算是好的了。

知道归知道,摊主还是手一伸道:“十万美元,不还价。”

根本就没有和他啰嗦,直接从pos机上刷卡付账。

知道有人要解石,场中的人很快围了过来,顿时这里变得里三层、外三层。

就在这些人看着的时候,石头已经按照方远山的指示摆好了,他亲自握着切割机的把手,从中往下一刀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