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67章 最是伤感离别时

“来,喝~”

“干~”

很少喝酒的丁翰墨,看出他有很多话想说,但不知道为什么迟迟说不出口,最后干脆带他来到周家嘴附近的酒吧了。

“咱们认识快7年了吧?”

“是的,08年初的时候认识得。那时候你胆子就大,没钱就敢让我给你发那么贵的东西。”

“是啊,我当时真是魔怔了,人家也没说一定要,而且还一分钱定金都没给,我就给你下单了。”

丁翰墨伸手拽过了酒瓶,给他满上后才给自己倒,感慨道:“老天爷从来都不会偏爱哪个人,你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你自己打拼出来的。”

他摇摇头道:“努力只是一部分,运气还是占了大头子。”

“来,喝~”

方方正正的酒桌上堆满了啤酒瓶,但是两人今天晚上的状态出奇的好,喝到现在都没有醉。

“翰墨,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今天晚上过来就是来辞行的。”

端着酒杯的丁翰墨、手顿了一下后还是仰头一口干了,等重重放下后双眼盯着酒杯问道:“一定要走吗?”

“嗯~”他迟疑了好一会还是点了点头。

“来,喝酒。”说完丁翰墨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把酒杯杵到了他的面前。

在不作弊的情况下,方远山的酒量甚至还赶不上丁翰墨呢,到最后丁翰墨没倒,他反倒是先醉的不省人事。

第二天一早他到底还是在丁翰墨家里醒过来的,吃过早饭后两个人在门口拥抱了一下,等松开后他朝洛雨涵哈哈笑道:“希望能赶得上喝我大侄子的满月酒。”

等离开这里后他又去了趟徐晖,本来不打算久留的他,到底还是等宫小蝶放学,吃了顿饭后才离开。

下午他去了趟江边的工厂,那个小女人钱巧巧正在办公室里,见到他过来,顿时喜出望外。

相比于在巴西的安妮和香江的慕容婉,钱巧巧倒是经常去yx看望他,所以两人没有那种久别重逢的伤感。

他对自己身边的那些女人都感觉特别亏欠,这种情感上的亏欠是用金钱无法弥补的。

什么也没做,就这么抱在一起说了两个多小时的体己话,下午四点二十,他坐上了飞往香江的飞机。

相比于那种突然的惊喜,他还是提前给慕容婉打了个电话,等他下飞机时,两个戴着黑色墨镜的女人已经等在了vip通道外。

在外人面前很少流露真情的他,这回也没再避讳了,上前一人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车子朝半山那边驶去。

最是伤感临别时,本来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真等见了面后,他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一路沉默着回了半山。

在山庄待了不到半小时他又去了趟律师楼,把这边的产业挂在了两个女人的名下,同时还立了一份遗嘱。

当签名的那一刻,他突然手变得颤抖了起来,想着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心里五味杂陈。但到了最后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在上面签下了名字。

没去公司新的行政办公大楼,也没去看看装饰得美轮美奂的世界第一酒店,陪着两个女人逛遍了整个香江。

第三天晚上,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身后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开了下来,身上仅仅穿了条浴袍的慕容婉站在了房门口。

一直走到窗前的方远山身后,两只皓腕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腰肢,俏脸使劲的在他后背上磨蹭着。

“可以不走吗?”

“有的事情即使现在不面对,将来迟早还是要来。”

“远山,我怕,你……你要了我吧!”

“我想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我不要……我就要你,我已经等不到那天了。”

感受着后背上火热的身躯,他转身轻轻的搂住了她,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记,带着一丝溺爱的声音道:“等我回来给你披上七彩的霞衣。”

“我怕我等不到那一天。”

“会的,一定会的,我保证。”

怀里的慕容婉到底还是哭了,泪水染湿了他的胸襟,手臂紧紧的抱着,深怕一松手他就会飞掉一般。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般风情,更与何人说?

冥冥中慕容婉也感觉到了他这回的不同,在抱着他的同时,身体还在不自觉的颤抖。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一个小时,当身前的人儿倦极而眠时,他的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

他问自己可以不走这一步吗?最后却发现答案是否定的。

外人很难理解他现在的心境,那些如蝗虫般前赴后继的挑战者、已经把他的耐心全部消耗殆尽,他要击长空、战九幽,杀到那些异时空的人再也不敢过来骚扰他为止。

他还是走了。当把慕容婉抱上床后,俯身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记,等起身后朝房门口走去,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深深的凝视了床上的女孩一眼,然后慢慢闭合了房门。

他没有看到,当房门完全合拢的时候,床上的女孩、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庄门口的时候,二楼一个窈窕的身影就站立在那里,目视良久、始终都不肯动弹一下。

然而她们更不知道,此去不是时间的长短,而是天与地的分割、时空与时空的隔绝。

香江国际机场、一架大型客机已经准备就绪,当方远山到来的时候,机组人员在确认之后,飞机缓缓的滑向了跑道,没过多长时间猛得一抬头、飞机冲向了漆黑无边的夜空。

现在时间已经是2015年初了,从13年下半年离开巴西之后,方远山在世界各地巡游,中间一次都没有回过巴西,除了安妮之外,他甚至都没有跟任何人有过联系。

当他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心头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丝无以名状的复杂滋味。

从旋窗里向外眺望,整个里约、甚至整个巴西南部城市,全部笼罩在夜晚璀璨的灯光下。那一条条高速公路、如银色的巨龙般,向着远方蜿蜒迤逦而行。

“过来一下~”

等飞机机组人员来到近前后、他吩咐道:“通知航空管理局,就说我们要改变航线,走亚马逊那边一趟。”

“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小秘书点点头,没有任何疑问的下去通知了。

远处圣保罗的航空灯塔已经可以看到了,但是这架大型客机在空中划了一个曲线后,朝着身后的亚马逊州飞去。

两个小时后,当飞机匀速飞过亚马逊丛林的上空时、方远山再次把机组人员叫了过来。

“给我准备降落伞包。”

“是的。”

最后他干脆跟着秘书去了弹射舱,简单吩咐了一声后,不顾机组人员的强烈阻止,硬是跳下了幽暗无边的亚马逊丛林。

尽管此时的飞行高度已不足5000米,但是半空中剧烈的罡风还是如刮骨钢刀般,把降落伞吹得左右摇摆。

不过这一切对方远山却没有任何影响,那些剧烈的罡风在距离他三米开外时就已经不能前进分毫了。

这里距离“玛瑙斯”城区不足二十公里,是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所呆过的地方,他曾经来这里实地考察过两次,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可是今天不同,当他在黑夜中朝下方的亚马逊丛林看去时,那片拱门区域,在黑夜中仿佛是怪兽的巨口一般,显得那些的深沉,他甚至不能隐约辨认出那是森林,好像那就是地狱的入口般,非常得恐怖。

“我就知道。”

降落伞缓缓的飘落,以这样一种俯视的目光看下去、才会发现与众不同的地方。甚至在四维图像的观测下,那一大块区域,它们上空都显得虚无,就好像连接某种未知的时空一样。

空间包裹着整个降落伞朝旁边移动了数次,彻底避开那一块区域,然后继续观测着。

隔了几分钟之后,他还移动到降落伞的上面,朝那块区域的天空仰头看去。

在卫星、肉眼看不到的那一块区域,包括浮沉在内,都在以一种有序的轨迹缓缓运动着。空间之力延伸过去,一粒粉尘没有任何阻碍的被他收入了空间。

见到没有任何异象发生,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这块区域对人没影响,对空间之力也不排斥,好像也没听说有什么飞机在这里失事的。这下他有点疑惑了,搞不清这大块区域到底有什么作用?

把降落伞收走,直接几个移动来到了地面上。

“噗嗤~”

一刀斩断试图偷袭的黑曼巴脑袋,他身周的环境以360°全景象呈现在他的眼前。

等来到当初发现拱门的地方,那一段饱经沧桑的拱门还静静的矗立在幽暗的丛林里面。

两条丛林蟒盘踞在石门下面,把这里当作了它们的安乐窝。可能是感知到他的脚步声了,两条丛林蟒一下抬起了脑袋,碧绿的眼睛直视着走过来的他,做出了一个攻击的姿态。

收取、释放,已经做出誓死“保卫家园”的两条蟒蛇,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转眼间已经出现在了几百米外。

没有管它们会不会回来复仇,方远山已经围绕着整座石门展开了研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