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69章 情到深处无言语

夜,漆黑无边,空旷寂寥的星空下,突然涌起一股看不见的漩涡。随着这股漩涡的转动,方圆数百平方也跟着刮起了剧烈的狂风。

“看~”

方远山把手中提着的一件白色衬衫抛在了半空中,剧烈的狂风瞬间把衬衫卷起,向着那股无形无质的漩涡靠拢。

这一下柯元河总算是看出问题的不对劲了,这块乱石堆的上空分明就是结有某种禁制,只不过肉.眼看不出它的狂暴而已。

在他们两人周围、这股突兀出现的狂风肆虐着,树枝、树叶跟着随风飘舞,柯元河甚至不得不使了个千斤坠,要不然他都怀疑自己会被这股“妖风”给刮走。

“瞧~”

方远山突然伸出手指向了那块区域,刚刚触及边缘的白衬衫,一瞬间就被撕碎成了无数片,跟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粉碎、粉碎,连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衬衫彻底变得不见。

“这……”

消失不见的白衬衫把柯元河一下看傻眼了,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目光里满是问询的味道。

“这块区域也是我偶然发现的,你看,这里的泥土还是最近被我刨上来的。它们基座不知道连在什么东西上面,根本就拔不掉。”

地下的泥土被他趁柯元河不注意移到了旁边,此时呈现在他们眼前就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在这漆黑的亚马逊丛林里,显得阴森无比。

柯元河没有四维图像,所以他在来的时候带了探照灯,不过也正是如此,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反而更加显得阴恻恻。

“这是……是十二都天门阵?”

“应该没错,我比对过,“寂”“灭””两门稍微有点偏移,不过这是上古时期布下的阵,也许当初就是这样的。”

柯元河没回答,而是举着探照灯挨个的看了起来。

这些基石在来的时候他就看过,根本就没看出任何的东西,如果是典籍里记载的十二都天门阵,他是不可能认不出的。

“藏门有问题,它的方位起码偏移了十几度,“斗”门也是,偏的更多。还有这个“死”门,它跟“冲”门对调了。”

也不管方远山懂不懂这里面的奥妙,在说完这番话后,柯元河走到他旁边把矿灯交到了他的手中,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照相机,对着深坑里的基石一顿“咔咔咔”。

带柯元河过来主要就是想看看这块区域适不适合作为突破的点,所以看到他在忙这些事情,方远山在周围转悠了起来。

随着空间之力的停止,空中的异象也慢慢的消失了,看着周围杂乱无章的样子,他心里暗自震惊。

这还仅仅只是附带的效果,真不知道漩涡的中间会是什么样子?

转悠了一圈之后、他再次来到深坑的旁边,看着下面的基座,猜测着它们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其实到目前为止他真的所知有限,虽然基本已经肯定那些人是从别的维度过来的,但是对于他们为什么要杀自己,还有他们是如何过来的都一无所知。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开始涣散了起来,脑海里不自觉的想到了更多的东西。想到万一出师未捷身先死,想到慕容婉、安妮她们……

脸色阴晴不定着,好一会才咬牙切齿道:“吗的,长痛不如短痛,该死diao朝天、不死万万年,去他么的~”

一直到晚上近十二点的时候,柯元河才忙完,在这过程当中他始终皱眉不语。

“刚刚我测试过了,这边的能量相当的紊乱,我不知道先天八卦图能不能镇压它,万一被它给破坏,到时候很可能会发生意外。”

“试看看呗,如果没用的话也是老天不让我过去,那我就安心的待在这边,大不了以后归隐田园,种种菜、看看书,顺便学习学习天道。”

柯元河朝他看了一眼,带着不满的语气道:“你要是真能这么想就好了,何苦我跟着你提心吊胆?”

“我……”

“行了,事到如今估计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咱们走吧!”

“那这边?”

“我东西都没带怎么做试验?而且你也需要一点时间来做些其余的准备。”

其实关于原始八卦图跟虚空之力对撞的超强破坏力、他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来应对,不过还需要时间去证明。

一路之上两人什么话也没说,柯元河急急忙忙的赶回了阿克雷州,方远山则是转了个弯去往了亚马逊丛林的深处。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两个礼拜过去了,这个世界的太阳每天照常升起,那些奇奇怪怪的人,随着远山集团限制了无双系统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天傍晚,位于科帕卡巴纳海滩的庄园门口出现了三辆汽车,当最前面一辆车缓缓停下的时候,里面带着耳麦的大汉迅速的推开车门,朝着中间一辆车走去。

一截雪白的小.腿从车里跨了出来,随后安妮那张充满欧美风情的俏.脸从车里探了出来。

“安妮姐姐,你的电话响了。”

看到车里伸出来的皓腕,安妮笑了笑,先是伸手把小川爱子从车里搀了出来,随后才接过她手中的电话看了看。

见到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后,她没有接,任由电话响着,牵起小川爱子的手朝庄园走去。

要说这两个女人,现在各自的心境也非常奇怪。

安妮觉得自己是那个后来居上的“小三”、人家小川爱子才是正牌女友,所以心里对她多有亏欠,具体表现就是对她格外的青睐。

而小川爱子呢?她觉得自己什么也不懂,安妮是跟着方远山一块打拼多年的功臣,自己更应该谦让才对。

两个人、两种不同的心境,造就了她们彼此的惺惺相惜。

一路相携进了庄园,门口的佣人在问好之后,一个个都面带喜意,也不知道高兴个什么劲?

“鲍曼管家,他们一个个笑什么?”

跟着方远山一晃眼已经五六年的老管家,相比于09年的时候,未见明显的衰老,而且永远都是那种自内而发的英国绅士样。

“先生回来了。”

“什么,远山回来了?”

一听管家的话,小川爱子顿时惊呼出声,脸上满是喜出望外的表情,还不等招呼安妮,自己先提着裙裾朝屋里小跑去。

“远山、远山……”

屋里的方远山正端着一杯茶在小口的抿着,看到脸蛋红扑扑的小川爱子,眼睛里满是宠溺的神色。

“慢点跑、慢点跑,再摔着怎么办?”

“你……你怎么回来不告诉我们啊?”

“呵呵,我也刚到家没一会。”

后面的安妮也带着一脸笑意走了进来,看着方远山的目光里柔情万千,那种成熟的韵味是语言远远无法表述出来的。

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他,伸手抹了一把小川爱子鼻尖上溢出的汗珠,那动作温柔、细腻,仿佛她是瓷娃娃一般,生怕不小心把她给碰碎了。

至于他跟安妮,两人之间已经无需言语了,很多时候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一块吃了个晚饭,之后哪也没去,三个人就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小川爱子已经趴在他的怀里睡着了,旁边的安妮看着电视没说话,不过眼睛里满是羞涩的笑意。

他摸.摸鼻子干笑了两声,随后弯下腰抄起小川爱子的膝弯把她抱上了楼。

帮她把外套跟鞋子脱掉,盖上空调被后刚想离开,一只纤细的小手拽住了他刚想抽离的大手,那本来均匀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什么话也没说,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一躬身也钻进了被子里,随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很快房间里响起了如怨似诉的哀怨声……

凌晨两点多,在铺洒下的月光里盯着小川爱子的侧脸看了很长时间。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楼下客厅里还亮着灯,那个熟悉的倩影还坐在沙发上等着他。

好像是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沙发上的安妮也回头朝他看来,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了好一会。

没用他下去,安妮伸手关闭电视后,从楼下走了上来。刚到面前也是什么话没说,手臂已经圈住了他的脖子,粉.嫩诱人的红唇带着一股炙热的温度凑到了近前。

带着“哧溜”声,两个人从楼梯口一直缠.绵到了房间,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也在快速的褪去,等到了床.上的时候,已经片缕不着。

这回的安妮没有再发出高亢嘹亮的声音,一直沉闷着迎接他的冲刺,当临界点到来的时候,安妮紧闭的双眼流出了泪水。

“答应我,一定要回来。”

“会的,我一定会回来,我还想跟你生个可爱的宝宝。”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一直到很晚。

第二天早上,等安妮她们坐上车后才收回四维图像,看着两个女孩那黯然神伤的目光,他那坚如磐石的心,到底还是出现了一丝涟漪。

没有什么交代,就这么两手空空的离开了家门,在半路上带上那个闯过鬼门关的基因战士“埃文·迪福”走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