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183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条条大路通罗马这句话有时候也不是绝对的,就好像现在,本来顺着一个方向前进的他、没过两小时竟然被一条大河给拦了下来。

“我.艹,撒哈拉什么时候有内陆河了?”

看着前方奔腾而过的大河,他一时间有点傻眼,朝远方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大桥。

“这可怎么办?”

在那个三不管的盖希特休息了几个小时,又在城中到处逛了逛。正如那个大汉所说,除了那个祭天的祭坛外,那里连一块超过百年的石头都没有。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他还是离开了那里。

站在大河边想了好一会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沿着河岸朝下游奔去。

大半个小时后他离原来的地方已经用几十公里远了,一座气势恢宏的现代化大桥架设在了前方的河岸两边。

不过除了桥之外,看到上面闪烁的红光、他知道自己想平安的过去基本是不可能了。

想过来想过去,最后只能用最传统的方法了:泅渡。

把身上的背包还有鞋子脱掉,咬咬牙收进了空间,顺势还观察了一下空间,让他稍微安心的是,空间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继续塌陷了。

泅渡很顺利,近百丈远的大河没给他造成任何麻烦,唯一的事情就是河水太浑浊,等上了岸后黏糊糊的。

“吗的,没想到现在是越混越回去了,要用这种办法才能过河。”

站在河边郁闷了一下,同时对自己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偷渡到这个维度的正确性.感到怀疑了。

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刚刚升起的念头,强迫自己考虑现下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分钟都没敢耽搁,等换好衣服后、甩开膀子再次朝着中心位置赶去。

一天两夜,横跨数千公里的距离来到了本来应该是沙特阿拉伯、现在的联邦政府总.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中.央区附近。

随着越来越靠近中心大区,路上的防备也越来越森严,那些巡视人员的装备也越来越先进。

本来他以为这里武器还停留在机械传动式,不过显然他错了,经过他的勘察、里面有相当一部分的人使用的武器是能量填充式的,威力不用试也知道。

“吗的~”

看着前方入城处随处可见的巡逻人员,他再次郁闷了起来。

从到达这个维度开始,他就感觉诸事不顺,而这一切总总都是因为空间塌陷引起的,要不然就凭这个维度的人所表现出现的战斗力、谁人能阻挡自己?

虽然心里烦躁不安,但这个皇城里面是目前唯一能找到能量石的地方,他必须混进去才行。

绕着数万平方公里的都城四处转悠着,城外大多数都是私人庄园,还有一些如英国乡间别墅差不多的房子,人还没靠近、一声声犬吠已经不绝于耳。

“去尼玛的~”

本来不想再随意杀人了,可是现实让他不得不做出选择。

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处庄园,看到林间持枪巡逻的侍卫,目光灼灼的想着解决的办法,最后还是决定从大门处攻进去。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也是这个维度刚刚天黑的时候,庄园里人来人往,看庄园停车场的样子,今天显然有很多客人在,隐约的喧嚣隔着数百米的距离灌进了他的耳中。

这里是中心区附近,像那个妖异青年一样的高手肯定不计其数,为了防止意外,他没敢在这里使用空间,东西在半路上就取出来了,现在就在他的背包里。

把肩包放进路边的草丛里后、随后把西服弄皱,又在嘴里身上倒了一点烈酒,跟着他便朝着庄园的大门口走去。

今晚的月亮很圆,没有风,在这座主城之外的富人区里,除了远处偶尔闪过的车灯之外,连行人都看不到一个。

方远山刚刚从路口的岔道走到人行道上,庄园门口的几个黑衣大汉就发现了他,远远的喊道:“stop,这里是私人区域,闲杂人等不许靠近”说着话朝他跑了过来。

也许是一向的蛮横,又或者是这座庄园的主人给的他们底气,这些过来的白人大汉都显得桀骜不驯,脸上的面容也非常的凶悍。

“你有什么事吗?”

方远山装着一脸急切的说道:“嘿,哥们,我的钱包掉了,而我没有路费,我现在需要赶回家,请问你们可以借点钱给我吗?”

可能是闻到了方远山身上浓烈的酒味,再听到他说借钱,这些大汉把他当成了骗钱的流浪汉。

其中一个上前推搡起他的肩膀,嘴里骂骂咧咧到:“你个混.蛋,现在赶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就揍你了。”

“你骂谁混.蛋,你才是个该死的混.蛋呢,你全家都是混.蛋。”

“哈哈,杰弗瑞,他骂你是个混.蛋……”

“噢,sh.it~”

骂了一句、那个大汉就准备挥拳打他,不过方远山躲了开去,甚至在他转身的功夫还踢了他屁.股一脚。

“嘿,没钱就算了,干嘛打人。”

听到他的风凉话,那个被踹了一脚的大汉顿时怒了,从腰间拔.出配备的武器指着他的脑袋喊道:“你个该死的混.蛋,现在立刻趴下,要不然我打碎你的脑袋。”

“嘿嘿嘿,别这样,我走还不行吗?”

“现在想走了?告诉你,迟了。”说着话那个白人大汉小心翼翼的靠了上来。

等抓.住他的胳膊后用枪死死顶着他的脑袋,嘴里恶狠狠道:“告诉你小子,你死定了。”

可能是庄园监控室里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其中一个对着耳麦说没事后,这几个大汉压着方远山的胳膊抄小路把他带进了庄园。

一路上那个大汉都在威胁着方远山,时不时的还朝他腰部擂上一拳,嘴里狞笑着告诉他一会到地方后会教他如何做人。

等绕过一座高高隆.起的草坪后,后方就是这座庄园的总监控室,远远的就可以看到这座二层小楼门口站了四五个黑衣保镖。

“嘿,杰弗瑞,听说你被这个醉鬼踹了屁.股,有没有这回事啊?”

听到同事的取笑声,这个白人大汉恶狠狠的看了一眼低着脑袋得方远山,同时也想起了刚被踹屁.股的丢人一幕。

“你个混.蛋,我告诉你,今天我会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让你牢牢记住、以后晚上喝醉了千万不要乱跑。”

也不等他回答,这个满脸雀斑的壮汉已经和同事把他押进了安保室里。

等带进里面的一间会议室后,两个大汉合伙把还在“挣扎”的方远山按坐在了一张铁椅子上,并用牛皮扣把他四肢牢牢固定住。

等他“惊慌”的抬起头后、一圈四五个黑衣保镖冲他诡异的笑着。

那个“受辱”的大汉从墙根拖过来两根电线接驳在椅子的脚上,等弄好后站起身冷冷笑着。

“让你尝尝过电的感觉,我相信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坐铁椅子。”就在他说着的时候,其中一个大汉就准备去拉闸刀了。

“当然,我也相信你这辈子不会再喜欢铁椅子。”

就在这些保镖思考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方远山已经挣脱了牛皮扣,随后身随意动、身体拉出一串残影,一个呼吸都没到已经来到了墙边。

嘭~

一拳击打在那个准备拉闸刀得男子太阳穴上,这个男子眼一翻已经晕了过去。

随后兔起鹘落,在这些围观的保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把他们全击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王八蛋,手法这么熟练肯定经常干这样的坏事,今天就让你们自己亲自尝尝厉害。”

看了看椅子脚,发现四个腿都是用水泥固定在地上的,非常结实,想来也是怕受害人挣脱。

把几个人叠罗汉一样叠在椅子上,然后找了一捆电线,刚想把他们缠绕起来,想到外面监控室还有两个家伙,干脆一并收拾了。

走到门边把房门打开一条缝,然后含糊道:“嘿,你们两个家伙进来帮帮忙,这个家伙力气太大了。”

“康玛斯,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杰弗瑞一块进城了,怎么三四个人都摁不住一个家伙?”

另外一个从监控器前站起身的大汉嗤笑道:“皇后区的娘们花样非常多,估计这两个家伙昨天晚上玩虚脱了。”

“哈哈……”

一边笑着、这两个人一边朝房间里走来,当走在前面的人发现凳子上摞着的几个人时、立刻准备呼救,然而门后一只大手已经把他拉了进来。

嘭嘭~

一人一拳把他们击倒在地,随后如法炮制堆了上去,用电线一圈圈缠绕好之后、拍拍手站起来朝墙根走去,跟着一把拉下了电闸。

滋滋滋~~~

“啊……”

滋滋滋~~~

“oh。。。sh.it。。。”

“啊……”

“oh~~no……”

滋滋滋~~

天花板上的灯光随着这几人的惨叫明灭不定着,不同的是那电闸一直都没有拉上去,电击声也一直在房间里回荡着。

看着五六个保镖嘴里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他才伸手把电闸拉了上去,同时空气中飘过来一股肉.香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