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93章一条内裤憋死英雄汉

时间如流水一般逝去,又是大半年过去了,转眼到了2016年的年底。

深冬的傍晚,远在华国川西的“文坝坪乡”、那个藏龙之地的入口处,一个浑身赤.裸的“尸体”趴伏在地上、久久没有动弹。

“呱呱~”

天上一只喜食腐肉的乌鸦在“嘎嘎”叫着,盘旋了好一会之后、这只乌鸦猛得俯冲了下来,对着“尸体”的脊背啄食了过去。

“嘭”的一声,这只乌鸦淡黄色的尖喙如撞击在皮革上一般,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可能是撞得太狠了,这只乌鸦昏头昏脑的在地上来回的打着转,好一会才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

天黑了,那个赤.裸的“尸体”还是没有动弹。

夜风没有吹拂进这个三面环山的山坳里,里面还是如晚秋一般,虽然冷,但还不至于彻骨,这个“尸体”就这么一直静静的躺着……

寒夜过去,当晨曦第一缕阳光照进这座山坳的时候,地上那具“尸体”还在那里,不同的是、这具“尸体”没有同树叶、碎石那样布满白霜,脊背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渲染出乳.白.色的光晕。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当阳光完全升起,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十点钟,“尸体”的手指头突然动了一下,一只已经爬到他指间的蚂蚁吓得落荒而逃。

随着第一根指头的动弹,很快整个手掌都跟着有了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在确信某些事情,这只手掌一直在摩挲着地面上的石块,足足过了有五分钟,这具趴伏在地上的“尸体”终于抬起了脑袋,赫然便是方远山。

看着手中的石块,鼻翼下意识的深呼吸了一口,确信是空气后,他的脸上瞬间涌起狂喜的神色。

不过等焦距拉远之后,看到山坳里苍凉的景色时,方远山的脸上一下布满了凝重的神色,警惕的四下扫视了几眼,确信身边没有人后,他奋力挣扎了一下,试图坐起来。

“哎呦~”

胸口处传出一股剧烈的刺痛,这股突如其来的痛觉让半个身体已经支起来的方远山、再次扑倒了下去。

“吗的,这回真是玩大了。”

咒骂了一句后、尽管胸口还在疼,不过半张脸却挂满了开心的笑容。

缓过那口劲后,他费力的翻了个身,让自己赤条条的面朝天,看着碧空如洗的蓝天,不由自主的呢喃道:“活着真他么好。”

此时再看他刚才趴伏的地方才发现,一块坚硬的岩石已经被压得粉碎,而他胸口部位还有压碎的岩石粉末黏在上面。

就这么躺着休息了五分钟,随后抬起手臂摸了一下胸口,让他庆幸的是肋骨只断了两根,并且断裂的部位还对得好好的。

手臂向后撑起了身体,等坐起来后才发现自己浑身光溜溜的,小弟.弟挂在下面,一阵回旋风在山坳里回荡过,瞬间有一种风吹蛋.蛋凉的感觉。

“我.靠,太他么惨了。”

嘀咕了一声,他转头在山坳里四下看了看,荒凉的景象让他以为自己又到了一个新的维度空间,不过他总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过了一会他惊奇道:“咦,这不是那个藏龙之地吗?”

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后,他脸上再次涌起了狂喜的神色,呢喃道:“回家真好、回家真好,哈哈……咳咳……”

说着说着他哈哈笑了起来,不过随后就被胸口的刺痛给打断了,张嘴发出一声剧烈的咳嗽声。

想到胸口肋骨的断裂伤,他强行压住了激动的心情,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

转头看了一眼地上那个“人形凹陷”里的岩石粉末,想着落下的时候要是对着脑袋,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白.痴?

上下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除了蹭破一点皮外,四肢功能完好无损,没有断裂,也没有缺胳膊少腿。

“我就知道祖师爷对我不薄,等我回去了一定给你们重塑金身。”

当时被卷入时空裂缝的方远山,虽然在第一时间就躲进了空间,不过这个时候他才发现,空间在天地伟力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瞬间就被挤压变形。

也就是在空间彻底塌陷之前,那个由不知名石头雕刻而成的卧龙、竟然跟着进入了方远山的空间。

眼看一人一“龙”即将被空间给湮灭了,抱着必死决心的他,干脆出了空间,想在临死前看一眼时空裂缝到底是什么样子,也不枉来世上走一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卧龙全身散发着滢滢白光,把那股莫可沛然的时空之力给生生排斥在了外面。

时空裂缝的影像光怪陆离,有五彩斑斓的光带,有数据化的字符,有拉长的光,甚至他还看到一个人的一生如电影快进般在他眼前闪过。

不过这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想着怎么样离开那个该死的时空裂缝,并且对三清天尊祷告,只要能让他平安回来,以后必定早晚一炷香,并且给他们重塑金身。

也不知道是他的祷告生效了,还是他紧紧抱着的那条卧龙功劳,反正在五彩斑斓的光带里过了仅仅不到一分钟,然后他就在下一个“岔路口”被“推”了下去。

别的事情先不去考虑,当务之急是要找点遮挡的衣物,要不然被人当野人抓起来,那老脸可就丢干净了。

山坳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让他想找片大点的树叶遮挡一下都不能。

无奈的他只能朝着山谷入口处走去,方远山的皮肤好像皮革一般,坚韧无比,尖锐的石块没有给他脚底板带去任何伤害,甚至连一道白印子都没能留下。

等出了山谷后,前方的山间小村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看到这曾经依稀见过的一幕,他此时才确定,这里就是“文川县”、文坝坪乡下面的一个不知名小山村。

这样赤.裸裸的出去,肯定要吓坏里面的老人,不过在林间找了好一会都没能找到塑料薄膜之类的东西,最后干脆从一株枯死的大树上剥下了树皮围在了身上。

“吗的,这是何苦来哉?”

虽然是自嘲的话,不过想到那个雷刑,他觉得自己这一趟去的不冤枉。

没有多想,等进了山村后,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脑袋左右窥视着,想找一件衣服穿上。

最后在一栋茅草屋前发现了晾在外面的一件老式中山装,挂捶下来的袖口位置都已经磨破了。

往屋里张望了一下,里面没有人,跳进去后把中山装拽下来,顺手又拽了一件半干不干的灰白色秋裤,然后撒丫子跑路。

“罪过罪过~”

想到这里地处偏远,这两件衣服很可能是户主唯一一套换洗衣物,自己却给人家偷了,方远山就觉得心里罪恶感深重。

想着回头再过来道歉的方远山、拎着衣服跑进了路旁的树林里,把衣服穿上后,那股羞耻感终于淡了一点。

低头看了看裤裆,发现小弟.弟位置还空门大开,虽然比刚才全.裸要好一点,不过还是让他相当的别扭,他觉得有必要再找一条短裤。

让他郁闷的是,一直走到村口都没见哪家晾有内.裤的,甚至都没发现晒衣服的。

“吗的,总不可能进去偷吧?”

这个山村离乡里还有很大一段路程,而且他还没有证件,穿的衣服一看就是顺过来的,要是被人当贼抓起来,那就有乐子瞧了。

明天全世界报纸的头条都是:远山集团董事长方远山,于某某年、某时某刻,潜入一家农户,窃取内.裤一条,破衣烂衫若干……

“咦~”

想到这个可能的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吗的,一条内裤憋死英雄汉~”

咬咬牙,最后他还是决定“借”条内.裤、或者是裤子穿一下。

找了一家上锁的户家走了进去,院子里杂草丛生,看样子荒废了有一段时间了。

走到近前用力拽了拽上面的锁头,没想到锁没扯断,反倒连着门板一块拽了下来,发出“轰隆”一声响,在这寂静的小山村传出老远。

“呸呸呸~”

扇了扇扬起的灰尘,随后踩着门板走进了屋子。

屋里东西很少,几根摞好的柴火,还有一口没有水的水缸,以及一张铺着草席的老式木床。

见到这一幕的他,顿时大失所望,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想了想还是朝床铺走了过去,把床.上的草席掀起来后,一口朽坏的木箱出现在了地下。

“嘿嘿,干掉那个家伙,运气果然城墙都挡不住。”

咧嘴笑着的方远山、慢慢弯下腰把床底下的木箱盖子打开,一窝还在衣服上睡觉的老鼠吓得到处乱窜。

从箱子里拽了几件衣服出来,把上面粘着的老鼠屎抖落掉,然后放在身前试了试,虽然不是太合身,不过总算聊胜于无。

唯一不好的一点是,这些衣服全部是夏装,大裤衩、花衬衫,白背心,唯一一件还算不错的就是破洞牛仔裤了。

也顾不上牛仔裤上的斑斑点点,就这么扒拉上身后看了看,感觉还行。

把背心穿上后还是套上了那件中山装,等没什么问题后刚想离开这里,猛得想起还赤脚呢。

在屋里看了看,在墙角发现了一双布满蜘蛛网的凉拖鞋,趿拉上后离开了这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