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196章 就数他最坏~

下海市江东商业区的一家临街咖啡店里,在二楼的临窗位置坐了四位大美女。

东方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西方的高鼻蓝眼、异域情调,四个人四种不同的风格,坐在一起简直令人赏心悦目、目不暇接。

咖啡店里的那些男人已经续了好几杯咖啡了,到现在都没人离开。

慕容婉、小川爱子、安妮还有罗兰,四个人除了罗兰之外、个个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这么相视而坐,一言不发。

罗兰还在织她的毛衣,一点不受周围气氛的影响,一副天塌下来不关她的事样子。

“安妮,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安妮穿着一身青灰色长款风衣,脸上不施粉黛,金黄的秀发只是用发夹别在了脑后,显得清纯又妩媚。

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她那张轮廓分明的侧颜蒙上了一层神圣的色彩,如婴儿般让人不忍触摸。

现在的小女人早已不复以前那副女强人的样子了,乍看跟外国在校大学生差不多,显得特别清爽。

正在看着窗外发呆的安妮,听到慕容婉的话怔了一下,回过神来摇摇头道:“没什么好办法,你应该知道、无论哪个朝代哪个国家,当权者都以国家利益至上,不可能为了哪个人哪个组织做出牺牲,这也是不现实的。”

“我知道,可是安妮你也知道,那批藏宝已经被他们运回巴西了,我拿什么给日本政府?”

说到这个问题,不仅慕容婉头痛,连安妮也没有办法。

就在她们临桌不远处坐了三四个男人,其中两个西装笔挺,很有成功人士的派头。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有做小白脸潜质的男子招招手叫过了服务员,拿过一张便签后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偏头朝临窗的几个女人示意了一下。

女服务员带着一脸微笑走了过来,把便签放到安妮的手边,笑着道:“这位小姐,那边先生说已经帮你们把账给结掉了。”

正不胜其烦的安妮,扭头朝隔壁看了一眼,那个自持长得一表人才的男子,咧开嘴冲她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眼看他半边屁股已经抬起准备过来了,小女人那张俏脸一下换成了在巴西当执行董事时的安妮・伊莎贝拉。

要知道远山集团掌控整个南美,在整个世界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远山集团执行董事,安妮身上的威势简直无与伦比。

平常她不发火则以,一发火连那些小国总统两腿都打颤,何况普通人?

安妮也不等对方过来,直接站起身走了过去,带着长期培养出来的上位者气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张新平。”

“干什么的?”

“我。。。我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研发部主管。”

“咖啡有没有喝完?”

“这个嘛。。。喝完了。”

“既然喝完了,为什么还不走?”

这个男子被安妮的气场所震慑,此时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见到同伴唯唯诺诺的样子,另外一个男子扯了扯他的衣袖,朝安妮尴尬道:“那什么,外面天有点冷,所以我们……”

“嗯?”

安妮黛眉微皱,一股凌厉的气势逼得这个男子剩下的话给咽了回去,改口道:“那什么,我们这就走~”

说完这个男人赶忙站了起来,顺手还把他旁边的男子一块拉起来,斜着身子从安妮旁边穿过去,急急忙忙朝楼梯口走去。

“哼,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要是在巴西,非让你们去扫三个月的公厕不可。”

愤愤然的安妮,嘴里嘀咕了一句,转身走了回去。

这个咖啡店二楼没有设包厢,是开放式得,刚刚安妮那彪悍的一幕、不仅把慕容婉几人看得偷笑不已,远处还想着搭讪的男人此时也心有戚戚然。

安妮身上那浓郁到化不开的威势,哪怕是个瞎子都能感觉到,这种女人不是他们能征服得了的。

眼看安妮余光在他们身上扫过,很多人下意识的底下了脑袋,随后咖啡也不喝了,赶忙起身走人,没过一会二楼就剩下了三五桌客人。

“噗嗤~”

慕容婉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等她坐下后笑道:“安妮,看你把他们吓得,回头搞不好要把你形容成什么绝世妖.姬呢。”

“这些男人肚子里一个个全是花花肠子,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坐在她里面的小川爱子,此时掩嘴轻笑道:“安妮姐姐,你把远山也骂进去了。”

“就数他最坏~”

几个人一想可不是嘛,那个男人不仅“三.妻四.妾”,而且还“包”了几个小的,虽说种种迹象表明他确实是在做好事,可难保那些“大丫头”将来不会“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啊!~

几个女人再次面面相觑,随后“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刚刚的愁云惨雾一扫而空。

“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实在不行到时候就把小川爱子抵押给日本政府好了。”

“呀,为什么要抵押我啊?”

安妮伸手扭了一下她脸上的细皮嫩肉,美眸含笑道:“谁让你年纪最小,不抵押你抵押谁?”

“我不要,要抵押就把安妮姐姐抵押掉。”说着话伸手去挠她的痒痒。

三个女人闹了一会,最后慕容婉幽幽道:“我听说那个人要把远山集团更名,这件事是真的吗?”

“嗯,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在下个月初。”回答了一句、安妮脸上露出一副惆怅的表情。

这个公司她付出的心血最多,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合资公司发展为今天的跨国集团,中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外人是很难想象的。

是,不错,有方远山在,一般很少有人敢刁难她们公司,但是开公司不是光会打打杀杀就有用了的,还要会经营管理,这里面的事情就多了去。

见到安妮的样子,慕容婉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面色严肃道:“那件事现在怎么样了?”

安妮用汤匙搅拌了一下凉掉的咖啡,看着杯子里泛起的白色泡沫,声音低沉道:“我爸妈现在一直处于被监视状态,想让他罢休是不可能的。”

随着话题的深入,两个女人的心情越发沉重了起来,最后慕容婉直视着她的双眼,认真道:“安妮,如果不行的啊……”

不等她说完安妮就坚定的摇了摇螓首,带着不容辩驳的语气道:“那是远山崛起的希望,我不能让他拿走。”

“可是……”

“没有可是。”

“你不了解他,他已经不是从前的元高阳了,他在南美杀了很多人,凡是反对他的,哪怕当时放过对方,他也会在事后报复,而且手段特别残忍。”

说着话她伸手抓住了慕容婉放在桌上的手,紧紧握住道:“那些东西就是我们最后的筹码,一旦被他拿走、以他现在的行事作风,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慕容婉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不过脸上还是升起一丝担忧。

就在几个女人为未知的明天所烦恼时,川海高速上,两三辆奥迪a8正在疾驰而来,此时距离下海市已经不足百公里。

车里除了方远山之外还有个柯以泰,两个人聊着分别以后的一些事情,至于巴西那边发生的变故,两个人从头至尾只字未提,甚至聊到开心处,两个人都哈哈大笑。

“老柯啊,你看静武现在也有出息了,趁着这个机会,你干脆搬出来算了。”

“那边太闹腾,我一个人在山里清净,瞎子也时不时的回来住一段时间。要是搬到城里的话,以后他再回来可找不到人了。”

听他提到老道,方远山脸上盛开的笑容才稍微消退一点。

“我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在哪里啊?“

“你不说这个我都忘了,那个瞎子以往都是个把月回来看望我一次的,这回都三个月了,到现在都没看到人影,也不知道是不是死在外面了。”

方远山伸手摸了一下鼻子没回话,他们两个人是平辈,对骂无所谓,他可不能搭腔。

转头看了一眼车外,见到路边的广告牌已经出现下海市标志了,他拍拍前排座椅说:“到丁山湖服务区停一下。”

“知道了小爷。”

两个人聊着天的功夫,车子已经下了高速,朝服务区开去。

前面的柯静武跟手下去上厕所了,方远山就坐在后排上等着。

过了一分钟不到,在大巴候车区走过来一位头戴棒球帽、脸上蒙着口罩的彪形大汉,左右警惕的观察着,然后朝方远山他们的座驾走了过来。

“嘭嘭嘭~”

听到敲门声、方远山伸手把中控锁开了下来,外面的大汉一弯腰坐进了后排。

车子后排很宽敞,不过进来的大汉身材太魁梧了,坐进来后显得有点拥挤,左手边的柯以泰干脆下了车,留他们两人在车上。

车里的大汉把帽子还有口罩摘了下来,露出的面孔赫然是李富贵。

当抬头看向方远山时,虎目里已经满含热泪,哽咽着喊道:“老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