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1208章 乌鸦嘴

今天天气非常好,万里无云,海面上微风徐徐,如果载上美女开着游艇出来转悠一圈,再来一场海钓,相信会是非常美妙的主意。

不过很可惜,今天大西洋海面上没有什么游艇,连过往的商船都看不到一只,有的只是航空母舰、战列舰、巡洋舰,核潜艇。

天空中飞过的也不是什么海鸟,而是战斗机、武装直升机,空气中偶尔还漂浮着航空柴油的味道。

就在福克兰群岛的东南方三.点钟位置,一艘战列舰静静的漂浮在海面上,镜头拉近,甲板上、瞭望台、炮台上,到处都是尸体、鲜血,残肢断臂。

一具无头尸体趴伏在船舷的栏杆上,脖腔里偶尔还在滴落血液,而在下方,巨大的阴影在海水里左右摇摆着,似乎在等待食物的降临。

总控制室里,方远山正面无表情的站在一面巨大的液晶显示屏面前,上面的人赫然是那个航母现场指挥官阿尔克·彼得洛维奇。

在面对方远山直勾勾得眼神时,作为一舰之长、身披将军服的彼得洛维奇,他的眼神竟然有点躲闪,不敢直面他锐利的眼神。

“根据莫斯科传来的命令,只要你放弃追杀,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并且我们保证事后不再追究。”

“呵呵~哈哈哈……”

本来面容冷酷的方远山,突然之间放声大笑,好一会之后才缓缓抬起手中的战刀,指着屏幕上的老男人,冷笑道:“好一个不再追究。”

“那我现在告诉你,不。死。不。休!~”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屏幕上的老男人,听到方远山一字一顿说出来的话,惊怒的叫到。

方远山的目光飘散,嘴里答非所问道:“我早该清楚,这个世界从来都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有的只是强权。既然如此,那就用我手中刀杀出个公平来。”

“咔嚓~”

一句话说完,手中战刀挥过,显示器一分为二,摔落在了地上。

随着通话结束,代表着双方和谈的可能彻底落空,莫斯科方面也开始紧张了起来。当方远山毅然决然的冲出战列舰,朝着2点钟方向的巡洋舰冲去时,是战是退摆到了俄罗斯国防部战略总指挥部里。

今天一切种种都是为了生物计算机,现在可以确认的是,生物计算机本体已经被对方毁灭,如果继续对抗下去,损失不可估计。

“撤退~”

当这两个重于泰山的字从俄罗斯铁血总统嘴里吐出来的时候,他那双鹰眼死死的看了一眼屏幕上定格的画面,随后转身离开了作战室。

在数十艘战略轰战机的掩护下,俄罗斯丢下两艘巡洋舰,一艘战列舰,狼狈的逃走了。

看着天空呼啸而过的飞机,方远山又追赶了数十海里,不过在对方密集炮弹的掩护下,他最终放弃了。

“你们以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告诉你们,这只是一个开始。”

……

阿根廷附近海域发生的事情,虽然令世界哗然,但涉事双方对此都保持了沉默,谁也没有跟外界多透露什么。

方远山以一己之力打跑北极熊,这件事同样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外界只知道俄罗斯悍然攻击阿根廷的福克兰群岛,但到底为什么,还有此次事件的详细经过,他们一概不知。

一周后,“安道尔”这个处于西班牙和法国之间的公国,迎来了一批访客。这些访客里白人、黑人、黄种人,什么人都有。

这些人个个人高马大,平均身高在一米九以上,带着墨镜,穿着一身休闲西服,背后背着硕大的肩包,里面鼓鼓囊囊,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莱弗里,把你脸上的表情弄柔和了,要是因此出了叉子,当心老板回头把你活剥了。”

被称为莱弗里的家伙是个白人大汉,如果略去他一米九挂零的身高,还有健硕的胸肌,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帅哥。

不过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南安部下面的精英成员,已经有六年的从军经验,作风果敢,精通枪械和格斗,能打硬仗,是集团里重点栽培的种子选手。

这一次因为阿尔布克尔克家族的挑衅,被集团派过来执行任务来了。

“头,你放心好了,安道尔这边可没几个好鸟,全是法国以及西班牙那边过来的小偷,走.私犯,贩.毒份子,要是不露出一副凶恶的表情,我敢保证出不了德洛里亚、咱们就要被人打劫了。”

那边一名满脸横肉的亚籍大汉,咧嘴笑道:“莱弗里,你小子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啊?”

见到周围一群人看着自己,反正车子还没过来,这个三十岁上下的白人大汉嘿嘿笑道:“11年我到法国执行任务,当时我们首发站就是在安道尔,可惜后来任务失败了。”

“哦,为什么?”

“因为我们的装备被一伙职业小偷给偷走了,他让我们缴纳5万欧的赎金。”

“然后呢?”

“为了免受处罚,我们那个笨蛋长官私人出了五万欧给对方,结果你们也猜到了,那帮小偷再也没有露面,我们的装备也没有拿回来。”

“哈哈哈~”

一群人顿时大笑出来,在这间隙里莱弗里还冲他的头耸耸肩道:“头,你可别生气,我说的不是你。”

被称为“头”的男人同样是白人,年纪大概在40岁上下,肩宽体阔,一身爆.炸性的肌肉撑得西服鼓鼓囊囊,身后那个巨大的肩包背在他的身上仿佛是玩具一样。

对于莱弗里的打趣,这个白人男子笑道:“放心,跟着我绝对不会丢包的。”

对于他的肯定,那个莱弗里没有发表意见,只是笑着耸耸肩。

等大巴车过来后,一行人依次上了车,等启动后车子朝着西面的国境线开去。

车里那个莱弗里一直在说笑着,其余的一些大汉也对他报以热情的回应,反倒是他们那个坐在前排的“头”很少说话,就这么抱臂坐在前面。

坐在最后排的两个大汉一边听众人说笑,一边闲聊着。

“哎,华纳,你知道我们这个头是什么来历吗?我好像从来都没看过他。”

旁边的黑人大汉眉头掀了掀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安排他做总指挥,想来是有两把刷子吧。”

“我可不这么认为,阿尔布克尔克家族可是西班牙非常古老的家族,谁知道他们有什么手段,万一派个软蛋过来,那会害死我们的。”

黑人大汉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扭头冲最前面的“头”示意了一下说:“瞧,那个家伙一路上都是这副表情,你觉得他会在乎那个西尼尔吗?”

“好吧,我……”

“噗通~”

“哎哟,该死的混.蛋,到底是怎么开车的?”

随着一声剧烈的撞击声传来,大巴车里的人顿时人仰马翻,后排两个闲聊的家伙直接冲到了过道里,叠摞在一起哼哼唧唧。

“哒哒哒……”

车外一梭子弹声传了进来,跟着大巴车的车门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撞击,中间还夹杂着嘈杂的法语声。

“快点把门打开,要不然你们就死定了。”

“快,快打开。”

车里的人一瞬间全部看向了中部的莱弗里,肚子里都开始骂娘了,这个乌鸦嘴,说有打劫的,没想到还真遇上打劫了的。

同时心里还有一种日了哈士奇的吐血感,他们这帮人就是来打劫的,没想到现在被人给打劫了。

就在车里的人准备拿武器的时候,最前面那个白人大汉站了起来,冲车厢里的人说道:“你们就在车上,我下去就行了。”

“嘿,头,他们手上有武器,你可别轻举妄动。”

“没事。”

说着话白人大汉伸手按开了车门,车外的人一看车门打开了,立刻端起手中的枪支,大声呵斥道:“趴下,趴下。”

“博比,去,看看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没有。”

“嘿,你个混.蛋,不是说了干活的时候不要叫我名字嘛!~”被称作博比的黑人男子立刻炸毛了。

“行了,快上去看看。”

“车上的人快点下来,要不然就干掉你们。”

下来的白人男子微笑着看了看周围七八名手持自动武器的匪徒,无奈的摇摇头。

一看他这副样子,旁边的人顿时不满了,咒骂道:“你这个混.蛋,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现在我命令你,左手抓右脚,右手抓左脚,慢一点老子就打死你。”

那个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博比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刚伸出手准备掏他屁.股后面的口袋,这个白人大汉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咙,把他拉到了面前。

“嘿,你个混.蛋,快放开博比。”

“杀了他,杀了他~”

被白人大汉抓在手中的博比,此时带着哭腔道:“斯考特,你是不是打算害死我啊?我死了你的妹妹可就成寡妇了。”

听到他的话、这个白人大汉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不顾周围的枪口,就这么提着手中的黑人男子,一步步的朝他们走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