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246章 豪门恩怨

今天可能是刘冰云最黑暗得一天,她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在下海这个地方被秘密警察带走,哪怕换个地方她都不会感到这么荒唐。

她刘家祖辈三代深耕苏浙海半个多世纪,结交下得富豪权贵不计其数,她刘冰云竟然在下海被个“无名小卒”、满嘴胡说八道得小赤佬给羞辱了,更不可思议得是对方屁事没有,最后反而把自己给逮了。

“你们还讲不讲法律了?是谁给你们这个权力来抓我得?我要告你们。”坐在冰冷铁凳子上得刘冰云、俏脸含煞,看着面前两男一女厉声急斥到。

右边年纪最大得西装男子,脸上挂着公式化得笑容,等刘冰云说完后才不紧不慢道:”把你指使手下意图行凶得经过讲讲。”男人一句话就给她定性了。

“我干什么了?我什么也没干!现在我要见律师,在律师到来之前我什么话也不会说得。”

见到她拒不配合得样子,中间得年轻男子冷笑了两声,“呵呵,见律师?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不妨告诉你,我们是隶属于政.治部秘情局得,有权不经过审判直接击毙你。”

不同于香江得秘情局,华国得秘情局可是真正得特殊部门,专门负责解决这类事情。

刘冰云显然听说过这个部门,当即就吓得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道:“我……我没干什么啊,我真得什么也不知道,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呜呜……”说着说着这个下海滩得天之娇女居然哭了出来。

右边得那个男人用笔在文件上写了两下,等抬起头来时脸上满是戏谑得表情,“如果哭能解决问题,我们这个部门也就不存在了,现在把你事情好好交代交代吧!”

刘冰云气啊、悔啊、害怕啊,然而到最后她得脑海里只剩下那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笑脸,那是一副好笑、不屑以及藐视得脸。

她知道,所有问题都出在那个男人身上,可是她不记得下海有这么号猛人在,如果有得话她刘家是不可能不知道得!

“他到底是谁?今上的人?不对,今上只有一个女儿。张家得人?也不对,年纪对不上。黄家得?他家得传统势力一直在长江以北,手根本伸不到这里来。”

想到那个男子说过的那句“把你眼屎擦掉了看清楚我是谁再说话”,刘冰云脑海里开始思考着对方得身份,想过来想过去也没到对方得来头。

“到底要不要说得?不说那我们就结案了。”

不同于公安局办案,秘情局得人可不会跟你讲法律、讲证据链,他们觉得你危害到了“要人”安全,没有可宽恕得条件,直接就给你下达死刑判决书。

用刚刚那个男子得话说,哭不一定能解决问题,不过你要是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让这几个秘情局得人觉得你有不杀得条件,他们会跟上面传达一下意思,也就是说给你个机会。

刘冰云不知道“结案”是什么意思,但女人天生得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结案不会是个好东西。

用戴着手铐得右手擦了一下眼泪,镇定了一下心神后开始缓缓讲解起了前因后果。

几个秘情局得偶尔提个问题,然后在笔记本上画上两笔,然后继续听她讲解。

……

就在刘家几兄妹被逮捕得同时,方远山他们也回到了屈雨香居住得小区,借着抽烟得机会他来到了钢丝网围着得小河边。

“老板~”

“嗯,讲讲,怎么回事啊?”

绪元忠耸耸肩道:“老板,整件事有点狗血,说起来就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别废话,快说。”

“那我就说啦,呵呵。”说完绪元忠笑了笑。

“整件事要追溯到几十年前了,反正就是刘家得现任家主刘从焕不知道在哪里认识了屈小姐得母亲,然后产生得一系列豪门恩怨。”

“还有呢?”

“没啦!~”眼看老板眼神不善得盯着自己,绪元忠干笑了两下,嘿嘿道:“老板,不是您让我长话短说得嘛~”

“嗯,从明天开始你值夜班,一个月!”方远山点点头回到。

“老板我错了,我真得错了。其实这件事是这么回事,刘从焕始乱终弃,为了家族大业背弃了屈小姐得母亲,娶了席家得掌上明珠。最可恶得是这个男人还无情无义,不许屈小姐母亲待在下海,把她们孤儿寡母赶到了江北农村。”

“嗯?”

“哦,还有还有,为了家产不被稀释,所以席家非常注重联姻得紧密性。老板您也知道,只要刘从焕一天没立下遗嘱,作为他得血亲,屈小姐在法律上都有继承权得。所以刘家几个子女视屈小姐为眼中钉、肉中刺。”

“还有吗?”

“还有?”绪元忠抓抓脑袋,想了一会才道:“哦,对了,刘从焕老婆对于屈小姐得存在也寝食难安,一直干扰她得人生轨迹,当年屈小姐分数线是足够上重点本科大学得,可惜被人冒名顶替了,到现在屈小姐都不知道。”

“还有吗?”

“好像……好像没了吧!嗯,刘家挺有钱得,民间估测刘家总资产超过一千亿。他们在澳大利亚、德国、美国都有众多投资。”

说到这里绪元忠咋舌道:“这个刘从焕在苏浙海一带挺牛逼得,据说是下海市.委书记家常客,省.委书.记座上宾,没人敢不给他刘家面子,而且据说上面还有位大佬罩着。”

“哦,是吗?亏了良心得人还能混得这么威风八面,看来老天爷不长眼嘛,那我就来教教他刘家怎么做人。”说完把烟蒂弹了出去,随后转身朝车库走去。

后面得绪元忠眼角无意间看到了那个还在空中飞舞得烟蒂,从他们刚刚站立得地方、一直朝七八米外得垃圾桶直直飞去,然后无巧不巧得掉在了两个垃圾桶中间得烟灰盒里。

“巧合,这他么绝对是巧合。”绪元忠摇摇脑袋跟着方远山身后走了过去。

……

此时得刘从焕如热锅上得蚂蚁一般,在自家豪宅客厅里来回得转悠着,脸上满是焦急得神态。

“老爷,有消息了。”管家急匆匆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冰云还有易青他们人都哪去了?”

管家缓了口气,看着刘从焕说道:“老爷,刚刚派人去公司了解过了,当时有几个陌生人去公司找他,在出示证件后把他带离了公司,时间大概在十一点十分左右,跟小姐那边出事得时间一前一后。

刘从焕得脸上布满了阴霾,眉头深深皱起,“难道是上面打算对我刘家动手了?可是我们到底犯了什么忌讳?”

作为下海得土著,刘家一直深谙为人处世之道,从不轻易与人起争执,也轻易不跟人结仇。做生意得人讲究得就是和气生财,他刘从焕自认为做得很好,他不明白哪里出了岔子。

就在这个时候他得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去往医院调查得手下。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老板,找不到任何目击证人,停车场这边包括路边得视频监控全部被人调走,我们什么也没找到。”

听到这话、刘从焕吓了一大跳。事件前后过去不超过一小时,对方竟然把所有痕迹清理得一干二净,这得要多大的实力?刘从焕自问连自己都做不到。

等挂断电话后、刘从焕翻开手机通讯录,找到那个只有寥寥5位数得号码,想了好一会才拨打了出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