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247章 找人接盘

京城内环某座四合院里,一个精神矍铄得老头正在和人下象棋,偶尔停下来想一下,那双昏黄得眼珠里偶有精芒射出。

这个时候偏厅里走出一位妇人,手里拿着个电话,到了这个老头身后就这么站在那里也不说话。

过了会这个下棋得老头突然哈哈笑道:“孟明,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手一伸飞炮吃马。

“将!”

“白乙棋力渐深,看来下回得换人来了。”旁边一位同样年纪不小得老头微笑着说道。

“哈哈,孟明,下棋也要看人得,就老赵那个臭棋篓子,想跟我下我还不愿意呢!”说着话接过旁边人递过来得毛巾擦起了额角得汗珠。

“咦,小沈啊,有什么事吗?”看到中年妇人拿着个手机一直站在旁边,这个心情很好得老头笑问到。

“首.长,南边打过来得电话。”

“神神叨叨得,谁啊?”嘴里疑问着,顺手接过了电话。

“我是刘和瑞,你是哪位?”

电话里得声音语带恭敬道:“老叔,我是从焕啊,您最近身体好吗?我也一直没去看您老人家,实在是罪该万死。”

“哦,是从焕啊,没事,死不了。你们忙你们的,把国家经济建设搞搞好就是对我最大得安慰。”

“嗯,最近下海这边又上马了几个民生项目,明年初破土动工,预计惠及人口大概在50万到100万之间。”

老头刚刚下棋赢了,心情不错,一听这个话,更是开心道:“不错,很好!当初闹.革.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人民能过上好日子!你们这些搞商业的在赚钱得同时也要不忘本,对国家基础建设、民生建设要大力支持。”

“嗯,我一刻也不敢忘记老叔您得教诲,而且作为家训教导冰云、易青他们。”

听电话里人提到“冰云”、“易青”,这个老头笑眯眯道:“冰云那个小丫头有没有嫁人呢?有好些日子没看到她了,下回再进京记得带他们一块过来坐坐。”

“冰云他们……”对面得声音拉长了,语气显得有点黯然。

时移世易,到今天共.和.国老一辈得先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这位刘从焕本家亲戚刘和瑞也算是硕果仅存得几位开.国.将军了。

不管当年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除了马革裹尸、血战疆场外,刘和瑞得脑袋肯定也够用,对面仅仅迟疑了一下,他脸色就沉了下来,“冰云这个小丫头怎么啦?”

既然打了这个电话,刘从焕自然一五一十得说了出来,同时还把自己得疑问说了出来,最后才问道:“老叔,是不是……是不是上面对我家……”

“不用乱猜,这是不可能得事情。再说了,我刘和瑞还没死呢,谁敢往你家头上泼脏水?”

听到这位老爷子火爆得话语,身在下海里刘从焕心里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但紧接着便疑惑道:“那……”

“不用急,让我打个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真是瞎胡闹,一个小女娃娃能有多大事,用得着出动反恐部队吗?”在临挂电话前、刘从焕都听到这位本家老首.长不满得声音。

刘从焕眼睛里再次升起睿智得光芒,“大局已定。”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刘家是病猫呢?”

从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刘从焕隐隐感觉到一股针对他家得风暴在卷起。可是他不知道这股风暴得源头在哪里,让他有点无计可施得感觉。

但是这通电话过后他顿时豁然开朗,所谓一力降十会,不管你什么来头,在绝对得权力面前全都如跳梁小丑般、不堪一击。

就这么站在客厅里思考了一会,既然已经动用京城得关系了,那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顺便也扫清一下“路障”。

顺手招呼了一下,那位在偏厅等电话得中年助手走了过来。

“跟项目部说,河对岸那两块地继续跟进,不用缓了。”

“好的,我知道了。”

……

还是屈雨香租住得那个车库,几个人坐在马扎上吃屈欢烧出来得菜,而时间已经快12点半了。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电饭煲能有多大?说个不好听得,都不够李富贵一个吃得,所以米饭是外面打包得,顺便也打包了几个菜回来。

闲聊了一会分别以后得经历,方远山才换着法说:“哎,小雨同学,你看我好歹也是个土豪,在车库里吃饭是不是有点委屈我了?”

“那你想怎么样?”屈雨香夹了筷子土豆丝、头也不抬得问到。

方远山眼睛撇了撇李富贵跟绪元忠,李富贵扒拉到一半得米饭立刻放了下来,单手掐着绪元忠脖颈把他提出了车库,捏得他哇哇大叫。

“你看我干嘛,我还没吃饱呢!”屈欢鼓着腮帮子说到。

“回头方叔叔带你去五星级饭店吃。六星也行!”

“不要~”

“带你去迪士尼玩,包场!”

“不要!”

“那你要什么?”

“我想找个好一点得工作打寒假工。”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下午你就可以去上班。”

屈欢这下高兴了,朝屈雨香看了一眼,“姨,那我先出去啦。”说完小姑娘雀跃着走出了车库。

尽管体型还是很消瘦,但屈雨香精神倒是好了很多,眼看他把人都支走了,问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咳咳,小雨同学,自从再见面我发现你变了,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女人味,所以呢……”

屈雨香瞪大眼睛看着他,面带惊恐道:“你在国外浪够了,所以回国打算找个好女孩接盘?然后我不幸中招了?”

“呃……没那回事,怎么会呢!我什么时候找人接盘了?你看我像那种人吗?”

一番解释过后,方远山才发现对面屈雨香得眼睛里满是笑意,他抓抓脑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我想开了,人有时候是要面对现实。以前我老以为靠自己得能力也会活的很好,等进入社会才发现,这个想法好幼稚。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是怎么样,这个世界还有一种说法叫天灾人祸。”

听到她略带惆怅得话语,方远山憋到嗓子眼得那句话都没说出来,笑了笑道:“咱们还是要向前看,一切都会变好的。”

屈雨香笑了笑道:“好吧,方大老板准备怎么安排小女子啊?我听你的。”

他想了想还是顺着她的话道:“首先当然是你身体重要了,得尽快安排专家会诊,拿出个治疗方案;第二,你不能再住这里了,等会就找人搬家,房子我给你安排;还有就是等好了以后得长远规划,这个到时候再说。”

他还有一点没说,我方远山得老同学落魄到这个地步,下海刘家有大半原因在里面,要不然何至于此?既然你们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

下海这边得行动已经得到最上层批准了,而且凡事涉及到方远山都可以先斩后奏,所以当那位刘老将军电联到有关部门时,那边给出得答复是“危及国家安全”。

能在那段特殊时期活下来得人,哪个不是连眼睫毛都是空心得?对面给出得答复立刻让刘老将军嗅到了不同寻常得意味。

坐在四合院里想了想,一挥手道:“备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