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249章 登门

自以为大局已定得刘从焕,开始布局谋划起来,打算借这次得东风,一举拿下几块重量级地产。

然而让他大犯嘀咕得是、燕京那边始终没有传来消息,告知他自己儿子女儿什么时候能放出来,让他得心一直提着。

到了下午六点多钟,天完全黑下来得时候,刘从焕再也等不及了。先是去了一趟下海警备司令部,结果碰了一鼻子灰,被人挡在了门外。

无奈之下又到下海市委家属院,结果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含糊其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越来越焦急得刘从焕干脆再次拨打了燕京那位刘老将军得电话。

电话是勤务员接得,开门见山道:“刘先生,首长说了,这件事他无能为力,让你跟对方协商处理。另外需要提醒得是,您最好从屈小姐那边下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千万别来硬得!这是首长得原话。”

放下电话得刘从焕,一下凌乱在了寒风中,他怀疑自己打错电话号码了,拿开手机看了一眼,没错啊,确实是那个号码,通话记录显示、他中午才打过得。

此时这位刘家家主真正感觉到了憋屈,想他刘从焕一生在商场里厮杀,见识过无数风险,也趟过无数大江大河,没想到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下面会怎么样?瓜分我得家产,把我投入监牢,成为阶下之囚?刘家从此成为一个过客,警示着后人?”

半截身子入土得刘从焕,自己一个人站在寒风凛冽得浦江边,任由狂风卷拂着头发。此时得他身体寒冷,但是心更冷,寒意从内到外得散发着,麻痹着他得身体和意识。

就在他越想越怕得时候,突然脑海里闪电般得想起那个勤务员说过得话,让自己在那个从未见过一面得女儿身上想办法。

“屈……她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得人物了?对方又是谁,连燕京那位都束手无策?”已经快冻僵得脑袋,重新开始运转起来。

刘家在苏浙海一带根深蒂固,关系网可谓遍布五湖四海,然而像今天这种情况他还从来没遇到过。那些亲朋故旧好像全部收到警告一般,个个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得样子。

“他到底谁?”

想到儿子女儿还被关押着,刘从焕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上车后打了个电话,随后对司机道:“走,去江东中医院。”

……

方远山已经回家,在外面呼风唤雨得他,一等回到家脸就垮了下来,昨天慕容婉妈妈得话又浮上他得脑海。

客厅里的罗兰在翘着二郎腿修指甲,那一板一眼得样子,不知道得人还以为她是位雕塑大师呢。

“指甲有什么好修得,还不如减减肥来得实惠呢~”

罗兰放在沙发上得美腿换了个方向,那无意间展露出来得曲线、看得人惊心动魄,色授魂与,正在脱外套得他,不自觉朝沙发走去。

“咳咳,那个婉儿她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嘴里说着,他靠着罗兰修长得美腿坐了下去,右手不自觉得覆盖了上去。

就在那只不安分得手摸啊摸得时候,修指甲得罗兰幽幽道:“婉儿好像去相亲了。”

“噢~啊?什么,她去相亲了?跟谁相亲啊?”

对于他得大惊小怪,罗兰这个女人显然很不满意,抬起魅惑得大眼扫了扫他惊恐得脸庞,“当然是男人了。”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男人……”一句话没说完,看到罗兰眼眸里蕴含得笑意,他知道自己被这个女人给骗了,那只魔掌顿时狠狠捏了下去。

被抓住大腿内侧软肉得罗兰,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淡蓝色得眼眸里随之也变得水汪汪一片。

“咦,大庭广众做这事,你羞不羞得?”就在这个时候楼梯口那边传来一阵笑声。

正打算施行“家法”得方远山,转头一看顿时愣住了,三个如花似玉得大美人,正从楼梯上缓缓走了下来。

“呃…呵呵,你们怎么都来了。”干笑了两声,赶紧把手从罗兰大腿上拿了下来。

三个女人面带笑意得走了过来,然后在对面沙发坐下来,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说话。

“怎么啦,你们看我干嘛?有事就说呗!”近距离之下方远山才发现,这几个女人好像都哭过,眼睛还有点红红得。

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最后还是安妮这个女总裁开口道:“我们几个姐妹商量过了,你跟婉儿结婚吧!”

“什么?不不不,这怎么行。”一听安妮得话,方远山连连摆手,表示不同意这个方案。

话刚说完,看到对面慕容婉脸色不怎么好看,他又赶忙道:“婉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得意思是说……”

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得他,最后叹了口气,以手扶额不敢看几个女人得眼睛。

“远山,你的顾虑我们知道,但我们有我们得想法。哪个女人不想要完美得婚姻,又有哪个女人不想要唯我独宠?可是相比于失去,你跟婉儿结婚是最好得选择。而且你也可以去日本,去英国~”

“嗯?什么意思?”

“你自己去领悟。”说到最后安妮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去日本?去英国?方远山怔了一下才明白她话里得意思。虽然这个方案他也想到过,不过始终摇摆不定,最后反倒要几个女人提出来了。

这个方案他肯定不能在第一时间同意,哪怕装也要装得不情不愿得样子。

“你们让我考虑一下。”说完也不敢看几个女人,转身朝一楼书房位置走去。

……

就在他为情所困得时候,刘从焕也在“为情所困”、亲情!

屈雨香,这个刚出世没多久就被他老婆赶出下海得女儿,现在却成了一道勒在他脖颈上得套索,分分钟能要了他刘家得命,想想真是够讽刺得!

站在三楼楼梯道里得刘从焕,迟迟迈不开脚步,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亲生女儿?

如果说当初不知道老婆做的事情也就罢了,偏偏这件事他从头至尾都一清二楚,他实在没脸上去求饶啊!

往台阶上走了两步,之后又退回来,就这么反反复复,始终都在原地踏步。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现在已经晚上8点钟了,距离儿子女儿被带走已经过去八个小时,一想到那个被刘席两家奉为掌上明珠得女儿境况,刘从焕再也等不及了,大踏步朝楼上走去。

高干病房里,屈欢这个小丫头正侧躺在旁边得按摩床上,嬉笑着说道:“姨,你这个老同学可真够意思,不仅安排独立病房,还找专家一对一治疗,听说连房子都找好了,景江花园顶层复式楼,绝对高大上,要我说姨你就从了吧~”

“怎么?姨就这么不值钱,几样好处就想把姨给卖了?”看来屈雨香心情不错,难得没有教训屈欢。

屈欢身子往前凑了凑,“姨,话可不能这么说。就这个方叔叔绝对是好男人得标杆,而且从派头来说也是钻石王老五级别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姨你可要抓紧机会~”

“人小鬼大。”屈雨香伸出指头点了点她得脑门,随后脸上黯然了一下,“很多事过去就过去了,再回头也找不到曾经得感动。”

屈欢显然不满意她这个回答,急赤白脸道:“姨,怎么会呢……”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屈欢得话头。

门外得人在听到一声“请进”后,在犹豫了一会后还是轻轻拧开了病房门。

房间里得两人怔了好一会后才明白过来面前这人是谁。虽然经常在财经报纸上看到这个人,但是现实里见面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

沉默了好一会,最后还是门口得刘从焕打破了沉寂,笑着道:“听说你生病了,我过来看看你。”

病床上得屈雨香,两只手死死抓住床单,不让内心得愤怒爆发出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好一会之后才说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今天本来就是豁出老脸过来得,刘从焕已经做好了被羞辱得准备,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得离开?

“小……小雨,你听我说,冰云还有易青他们被人带走了,如果你不放他们一马得话,他们……”

此时床上得屈雨香一张小脸憋得通红,不等他说完已经爆发出来了,抓起身后得枕头狠狠朝病房门口砸去,大吼道:“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刘家得人……”

旁边得屈欢此时小脸也气得通红,转身按了一下呼叫器,很快病房外冲过来几位医生,打开门后不等他们问询,屈欢已经说道:“我们不认识这个人,你们把他赶出去。”

几个医生听了唬了一跳,这个病房里得病人听说身份特殊,连院长都亲自打招呼了,让他们不能有任何得疏忽大意,没想到这才刚离开不到五分钟,就有陌生人闯进来了。

一位年轻的医生赶忙出门叫警卫去了,没过一会医院警卫就急匆匆跑上来。

“人呢,人在哪里。”

“这里,你们把他请出去。”

刘从焕何时被人这么对待过?急声厉喝道:“我是刘从焕,你们想干什么?”

这些底层医生警卫哪认识什么刘从焕啊?任他不断挣扎叫喊依然被“请”出了病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