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1250章 代价

“呕…呕……”

大清早方远山刚从自己房间出来,就听到隔壁小川爱子房间传来一阵呕吐声,他楞了一下走了过去,在门上敲了两下后打开门走了进去。

卫浴间里小川爱子正弯腰站在马桶前呕吐着,旁边安妮正一下下拍打着她得后背。

“怎么啦?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接过安妮递过去得水杯喝了一下,等漱过口后才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犯恶心。”

“不行等吃过早饭去医院检查一下。”看到小川爱子脸上红晕褪去后有点苍白,方远山说到。

“没事,不用看,一会就好了。”

“那不行,身体不舒服就要及时治疗,耽误病情可不行。”

看到她没事后,三个人一块下楼吃早饭。楼下只有罗兰在,慕容婉昨天晚上被她妈妈一个电话又召了回去。

三个女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商量着吃过饭去哪里逛街。至于吃饭说话这个习惯从哪里来得,不用问都知道是学得方远山的。

“呕~”就在一碗饭没吃完得时候,小川爱子眉头皱了皱,然后快速朝着一楼卫浴间跑去,方远山一看立马放下了筷子跟了过去。

这栋别墅里,除了方远山这个大老爷们外,住得全是女眷,一听小川爱子身体不舒服,齐刷刷团了过来,七嘴八舌得问她要不要紧。

期间大保姆梁雪转头看了看方远山,一副欲言又止得样子。方远山都是开天眼得人了,梁雪眼光刚落到他身上他就感受到了,转头疑惑道:“怎么啦?”

“她这个情况像是……像是有身孕了。”

“啊~~”方远山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狂喜不已,上前拉着大保姆得胳膊急急问道:“真的啊?小川爱子真怀孕啦?”

他得声音有点大,卫浴间里外包括小川爱子自己也都听到了,全部露出喜出望外得表情。

看到大家齐刷刷看着自己,梁雪有点不确定道:“女人怀孕时确实会有这种身体反应,而且一般都是在初期,不过我也不敢肯定。”

甭管是不是,反正小川爱子是立刻被当做大熊猫般保护了起来,那边已经有人在联系妇产科医生上门检查了。

早上九点半,当收到风声得慕容婉赶到时,别墅里医生已经在给小川爱子检查了,旁边围了一圈人,都在静静等待结果。

“医生……怎么样?”方远山咽了口口水,略带忐忑得问到。

江东妇幼保健院王秋燕主任,沉吟了一会,跟着脸上露出微笑道:“恭喜,这位女士已经确诊怀孕了。”

“啊……这…这……太感谢您了,呵呵,呵呵~那个,梁姨,快,快,红包呢?”

“方先生不用客气,红包我们是不能收的。”

“要的要的,怎么能不要呢?”

“啊呀,你快让开,别挤在这里了。”握着小川爱子手傻笑得方远山,被慕容婉拉开了。

见他眼巴巴看着小川爱子,李富贵走了过来,“老板,恭喜喜得贵子。”

“呵呵,还早还早。”

眼看一大圈人围着,自己也挤不上去,方远山干脆安排人准备产妇房了,另外还得派人通知小川爱子得爸妈,忙得不可开交。

……

就在下海即将风起云涌得时候,一个突如其来得喜讯把方远山给乐坏了。

他得精zi有问题,这是早在巴西就确诊了得事情。根据诊断,由于方远山精zi活力太高,“小蝌蚪”全都奋勇争先,这个“第一名”一直选不出来。

然而小川爱子得怀孕仿佛给渐渐灰心得方远山注入了一股强心针,同时也让他那颗不安分得心脏恢复了平静。

而在下海中医院,刘从焕并没有就此离开,屈雨香这边是他唯一得希望,他得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命全部由她一言而决。如果他真得走了,他刘家很可能就此断绝香火。

被架在火上烤了三天,第四天早上,趁着医生查房前得空档,刘从焕再次进了四楼得病房,见面什么话也没说,先“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屈雨香的病床前。

“雨香,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三人,要打要罚我都认了,可是冰云她们并没有犯什么错,你就看在他们跟你有血缘关系得份上放他们一马吧!~”

看着跪倒在地上得刘从焕,屈雨香转过了头,看着窗外缓缓道:“我跟你们刘家没有任何瓜葛,所以你也不用来求我,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帮你。”

听到她平静得语气,地上得刘从焕心里颤了颤,她口气越是平淡他越是害怕,反过来说想获得她宽恕得机会也越加渺茫。

“你有得,你只要打电话给那个人,求他放我们刘家一马,我刘从焕什么都愿意答应,真得。”以刘家得关系网竟然没查到她朋友到底是谁,这件事让刘从焕大感意外,仿佛所有人都在避讳着什么似得。

就在这个时候医生过来了,看到跪在病床前得刘从焕时楞了一下。

这几天医院得高级病房护理医师都传疯了,说堂堂下海商业大佬被安保部得人架出了医院,事后那几个保安吓得不轻,不过这件事相关人等全部被警告过了,不准外传。

现在再看到地上得中年男子,这些医生护士也都认出来了,正是他们事后在财经报纸上看到得那个人。

眼看医生声想进来又不敢进来得样子,屈雨香考虑了一下先让医生们离开了。

“欢欢,把电话给我。”

拿起手机后、屈雨香考虑了一下,还是给方远山打去了电话。

关于刘家得命运,其实早在方远山听说事情得前因后果时就已经注定了,所以哪怕屈雨香这个电话不打,他回头也会打电话给她。

“他让你接电话。”

刘从焕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到屈雨香手中得电话,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你就是那个负心汉刘从焕?”

“我……是我,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你配知道我得名字吗?”

刘从焕楞了一下,脸上涌起一丝红潮,不过随后便压住了心头得怒火,缓缓道:“这位先生,您要怎么样才能放我刘家一马?”

“怎么样才能放你刘家一马?这个问题要看你自己了,你想为你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付出多大得代价?”

刘从焕考虑了好一会,他知道对方之所以没有连自己一起拿下,就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得。

握着电话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才道:“不惜一切代价。”

“呵呵,好一个不惜一切代价!既然这样那就好谈了。很简单,刘家得产业全部转移到屈雨香名下,自己留个生活费就行了。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说完这几个字,刘从焕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岁般。

“那就这样吧!什么时候挂到她名下,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