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看望

到里面跟郭冰燕还有宁大刚他们打了个招呼,拿着挂车的钥匙出了办公室。看着大挂车方远山有点头大了,以他的技术开开货车什么的还不算什么大问题,但要是开这样的挂车就够呛了。

挂车的方向跟货车是相反的,转弯时总是先预留出夹角才能过弯。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刚刚他就问过了,厂里请的几个司机师傅全出车了,一时之间他也找不到旁人来代替,只能自己亲自上阵了。

让老钱把大门打开,方远山哆嗦着双手挂上了档位,好在不用掉头,车子早早的就停好了位置。一路以50迈的速度开出了江边小村,找了个相对偏僻的位置把车停了下来。

跳下车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把车厢后面的两扇门全部打了开来。刚刚他停车的时候就看好了位置,车屁股对着旁边的围墙,偶尔路过的行人也见不到车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爬上车后,把空间里面的机床放了出来。生怕等会颠簸时撞坏了机器,把空间里的木箱子又拿了出来套了上去,看了看没有问题后才跳下了车,考虑了一会还是把车开了厂。

到了厂里把钱巧巧叫了过来说:“这个车子不要动,钥匙先放我这里。”

钱巧巧点点头说:“知道了老板。”

“跟您说个事情的,老板你刚刚走的太匆忙了,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在那边的厂房里隔出来一个单间,供你以后来下海时临时落脚,老板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走,看看去。”

跟着钱巧巧到厂房里看了看,这一间厂房暂时是空的,不过墙壁都被重新粉刷过了,过去的水泥地也被崭新的木地板所取代。

“老板,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过来住,所以里面只隔出来三分之一,都是简单装修。家具都是买得现成的,别的你看一下,需要的话头我再去添置。”

顺着巧巧的指引,方远山从隔断出来的走道步行了过去。外面看来留着以后的办公区域,才搭建了一个铝合金框架。

到了里面被一扇移门给隔开了,拉开移门里面的情形露了出来。怪不得巧巧说是简单装修呢,里面就一张床、两床被子,一台柜式空调。哦!还有墙上一个超大液晶电视。

“蛮好的,就这样吧!我以后也不一定经常过来。你们谁要是晚上加班不去了、就住在这里吧!省得浪费。”

把钱巧巧赶走、他独自一人躺在了床上思考了起来。

“今天已经26号了,还有五天孔念秋就要结婚了,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呢?”

这个问题方远山躺在床上都睡着了也没有想出来!中午就在厂里跟她们一起吃了个工作餐。

厂里钱巧巧请了一个做饭的阿姨,一个月三千块。做出来的饭菜相当可口,反正以方远山的感觉来说,不比那些星级酒店做出来的差,关键是那个家乡味、让他连扒了两大碗米饭。

吃过饭下午没事的他、继续了房间睡觉。可能是饭前睡过了一会、下午怎么也睡不着,倚在床头呆呆的想了大半天也没什么结果,最后咬牙道:“去就去吧!”

想到这里他也无心睡觉了,把手机掏了出来给洛克他们两人去了个电话,让他们不要急着来,多玩几天。

翻着手机里的电话号码,看到单君兰的名字后他就是一怔。自己每到下海市、人家单大美女都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从来没绝过自己,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人家呢?

想到这个问题他又头痛了,自己不知道人家的住址啊!

“对了,她不是说自己住在丰江花园嘛!”想到这里,也没心情继续睡了爬起身走出了房间。

跟钱巧巧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出厂区在村头找个黑车把他送到了“丰江花园”。

到了小区门口,黑车司机头说:“师傅、这里面我们进不去,你只能在外面下来了。”

谢过司机后,掏出钱包拿了50块车费递给了他。下了车看了看手表才3点半,单君兰应该还没有下班,就在小区门口找了家咖啡馆喝起了咖啡。

一直以来他都没有问过单君兰具体做的什么工作,主要就是考虑到两人生活的轨迹就像两条平行线,根本没什么接触点。

可是无巧不成的是:最近这段时间、两人见面的次数好像有点频繁了。可能还是那句老话说的好啊:男人要有钱,跟谁都有缘。

他方远山要是没钱的话,现在估计还在巴西靠着代购勉强维持生活呢!哪有那个闲钱天天做空中飞人、跟单大美女接触啊!

听着咖啡馆里悠扬的音乐声,时间悄悄的飞逝着,转眼就5点半了。估算了一下单君兰下班的时间,掏出手机给她去了个电话。

“喂,单美女下班了没有啊!”

接到方远山的电话,单君兰明显非常开心,在电话里呵呵直乐,笑着说:“你是掐着点给我打电话的啊?现在你那边才刚刚起床吧!”

前一个问题他不置可否,倒是听了她后面的话之后,方远山笑着道:“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

听到他一句大喘气的话,单君兰好悬没一口气噎过去,跟着气结道:“拜托你下说话一口气说完,不要那么吊人胃口好不好?”

听到单君兰薄嗔似怨的话语,方远山的骨头都要酥了

“啊!你怎么会在我家门口的,你来啦?”还没等他感慨一句,对面的单君兰就一句问出了口。

“嗯,今天刚刚来,现在在你家门口的咖啡店里。”

对面的单君兰说了句“你等等”,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她工作的单位可能离住的地方不是太远,前后没用半小时、单君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咖啡店的门口。

他也没心情继续喝咖啡了,走到前台把账结了。转过身对着匆匆过来的单君兰说:“走,请你吃饭去。”

“你这个大老板寒掺我这个小女子呢是吧!都到我家门口了,难道还要你请客吃饭啊?”

“啊!那怎么好意思呢?”

单君兰可能是刚刚下班,身上的工作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一身浅银灰色的套裙把个翘臀包裹的浑圆玉润,让侧面见到的方远山差点没起反应。

“老让你请客怎么行呢?今天既然过来了,就到我家吃吧!不过我可是一个上班族哦,可吃不起那些山珍海味!”说完单君兰带着他走向了丰江花园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