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掩耳盗铃

吃过晚饭单君兰跟他到外面压起了马路蓝小玲两个丫头快毕业了,又是赶着实习、又是忙着写毕业论文,整天忙的脚不沾地,听到他要走了、两个人出来打了个招呼又钻了屋子。

“你真的没事吧?”

想到傍晚的那一幕,单君兰就觉得脸上发烫。外表像熟透蜜桃一样的她、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芳心大乱、做晚饭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切到手指。

看到身旁大美妞一脸的关心之情,方远山的心里就是一荡左右看了两眼,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太多,手一捞又把单君兰拉进了自己的怀抱,深情道:“真的没事。”

“啊!”

看到他双眼奕奕的看着自己的眼睛,单君兰扭开了脸,两只小手撑着他的胸膛惊呼了出来

路灯投下来的光线把他们两人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方远山低下头看着单君兰羞红的脸庞,就着路灯的光影、单君兰的左耳都是红的滴血

“呃。。。不会吧!这个大美妞第一次谈恋爱?”

从第一次见面到两个人相识,单君兰都表现出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再加上她作少妇扮的发髻,让人看了就认为是一个知心大姐姐。

现在突然见她露出小儿女害羞的样子,方远山顿生好奇之心。松了松箍紧的双臂,脑袋又往前凑了凑、贴着她的耳朵问:“你不会是第一次谈恋爱吧?”

“谁。。。谁跟你。。说的啊!”

结结巴巴的说完一句,好像是觉得耳朵那里有些痒痒,脑袋又往后缩了缩。

看到单君兰想反驳、又没什么有力证据的说辞,再加上成熟少妇扮却一副羞羞怯怯的样子,让方远山的心里犹如百爪挠心一样,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方把她给就地正法了。

“嘘”

过路的两个小年轻一声口哨声、把两个陷入动情状态的年轻人给唤醒了过来。

拿眼瞪了一下两个嬉皮笑脸的小年轻,看到单君兰一脸尴尬的样子,方远山也不为己甚下意识的牵起了她的小手,向着江边走去。

单君兰抬起左手拢了一下被晚风吹乱的发丝,抬起娇媚的眼睛宛了他一下。刚好转头看过来的方远山被她这妩媚的一眼、看得又是心里一荡,捏着她小手的掌心又紧了紧

沿着江边鹅卵石铺就的小道看着江景,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五月底的夜晚还是有点凉意,一身职业装的单君兰、吃过晚饭没来得及换装就跟着他出了小区,被晚风一吹、不由打了个哆嗦。

旁边的方远山感受到她的动作,暗自气恼道:“真是该死!”、立刻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套廉价西服还是在去卡拉加斯成矿区的时候换过来的,穿着范思哲去“搬砖”,他可没豪到那个地步。后来去美国,考虑到自己要亲自上阵,就继续穿着这身了。

“谢谢”

单美女披上外套后道了声谢,把衣服的领子往上拉了拉。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九点多钟了,转过身一本正经的说:“天也晚了,要不我先送你去吧!”

今天晚上方寸大失的单君兰,听到他的问话,再转过头看到他一脸关心、而眼睛里满满都是期待神情时,立刻明白了什么。脸上刚刚消退下去的红潮又泛了出来,低下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两个人八点出头就出了小区,一个多小时的走走停停,现在已经离丰江花园有一段路程了。程的时候、他没有提坐出租,单君兰当然更不会问了,低着个头作鸵鸟状。

一路之上方远山的脑海里都是打架的声音

“上啊你还是不是男人了!”

“别听它的,人家美女相信你的人品才跟你出来的,你要真上了,你就是禽兽。”

“难道你要他禽兽不如?”

后者弱弱的了句:“任何违背妇女意志的行为,都是可耻的。”

方远山跟着说了一句:“走的累了,要不去那边休息一会?”

“啊!”

低着头小手被他搀了一路的大美妞,听到他的问话,等抬起头来时,一家便捷酒店出现在了眼前。

这时的单君兰早就没了原来知心大姐姐的样子了,被方远山紧抓着的手心溢满了汗水,显得非常的紧张!等再看到前面的酒店,顿时知道了他的意图。

“呃。。。这样会不会太直接了?”

看到这个大美妞没有开口拒绝,他咬了咬牙拉着她的小手走向了宾馆。身后单君兰思维已经乱成一团,跟着他亦步亦趋的走向了酒店。

“帮我开两个房间。”

收银台后面的小mm,看到他们两个的样子,顿时了然的一点头、收了两百块押金很是痛快的把两张房卡递了出来。

拿了房卡、拽着一脸羞红的单君兰走向了电梯。到了房间里把磁卡插进了卡槽里,“呜”的一声,整个屋子顿时亮如白昼。

这时方远山松开抓了一路的小手,走到窗台边拉上了窗帘。身后的单君兰见了、脸上更是红潮阵阵,呆呆的站在门口、显得有点手足无措。

方远山怎么说也是一个过来人了,看到单美女这副样子,知道她心里非常的紧张,走到旁边的电视柜前打开了电视。

换了几个台都是一些又臭又长的言情剧,干脆关掉了有线电视。抬手把底下的影碟机开了下来,把柜台上的几本影碟拿起来看了看,选了本喜剧片放了进去。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

刚刚走出两步的方远山、听到电视传来的开头曲,一个跟头差点摔倒在地上。

“咯咯”

门口的单君兰见到这一幕顿时笑了出来,银铃般得声音让刚刚屋子里尴尬的气氛一扫而空。方远山也懒得去换碟了,话说放着葫芦娃,跟美女谈情说爱也算是独一份了

“咳咳。。”

“那个、单。。兰兰。这个。”

“噗嗤”

看到他拙口笨腮的样子,单君兰掩口笑了起来,放下手说:“不用那么别扭,你叫我君兰好了!我父母都是这么叫我的。”

“要不先在我这里玩一会再去睡觉?”

开的另外一间房的房卡,他根本就没给单君兰,而是揣在了自己的裤兜里。而且他根本不打算再给她了,其实就是掩耳盗铃而已。。。

看到单君兰没有说话,他走到床头边拿起了热水壶,打开看了一眼,这个酒店还算有良心、里面没有一般茶壶里都有的水垢,到卫生间接了点水放在插座上烧了起来。

单君兰过了最初的羞怯,这时也放开了心。既来之则安之,都到了这一步了,看这个坏人的样子,估计也不会再把自己给放走了既然这样、那就随他去吧!

(ps:各位读者大大给本投点票票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