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二十二 清水出芙蓉

“兰姐,下班后有什么节目不?”

“没什么事啊!等下去把今天的报表再细分一下,明天早会上可能用得到。”

“那个太简单了,要不了半小时就搞定。要不等下一块去做个水疗吧!步行街那边刚开了一家spa馆,咱们去试试怎么样?”

“明天吧!今天我恐怕还有事情。”

收拾了一下东西,看看没什么东西了,起身和等在门口的一位大眼女孩走出了办公室。两人一路有说有笑的出了大厦的旋转门。

刚刚下了台阶准备去取车的单君兰,看到对面的花圃旁边一辆车里走出了一位手捧鲜花的男人,等定睛一看,原来是方远山。

看到她出来了,方远山摸了摸鼻子、顶着大厦四周人群异样的眼光,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美丽的单小姐,不知道在下有那个荣幸可以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看到他单手捧着鲜艳的香水百合、左手贴胸微微的弯下腰做了个绅士礼节,单君兰拿手捂着自己因为吃惊而微微张大的小嘴,看着他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今天上班以后、她的心里还是挺开心的,虽然没有走到那一步,不过方远山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非常的优秀,让她相当的满意。

随着下班时间的到来,她的心里又开始忐忑了起来。早上就简简单单的了个短息,下午快下班了连个电话也没有,虽然是自己跟他说不要打电话的,可是难道我让你别打,你就真的不打了嘛!

带着这样的怨念,跟同事走出楼的她,其实也在等着手心里的电话响起。

电话没等来,人却出现在了眼前。这个突然袭击的场景顿时令得她激动不已,捂着小嘴的手迟迟没有放下来。

弯着腰的方远山看她迟迟没有接过花束,心里也郁闷了,“你别光顾着感动啊!哥们这还弯着个老腰呢!”

单君兰旁边那位大眼妹妹拿手肘顶了顶单君兰、小声说:“兰姐,要不要接的?不要的话、我就帮你打发走了!”

“嗯”

连连摇头的单君兰,放下手说:“你怎么来啦!”

看到旁边纷纷朝这边看过来的人,单君兰羞红着脸说:“不用弯腰了,你快起来吧!”说完伸手把花束接了过来。

“你不接花我怎么起身?”终于直起腰来的方远山,不由暗自道。

旁边的那位大眼女孩看到单君兰把花收了下来,显得比她还惊讶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单君兰。

单君兰看到她这幅表情后,伸手锤了她一下道:“小丫头这是什么表情啊?”

“你你你。。。”

“兰姐,你不会是。。。”

歉意的看了一眼方远山,单君兰转过头对着旁边这位女孩说:“小凤,那我先走啦!”

没有给她身旁这位女孩释疑,捧着鲜花的单君兰和方远山走向了花圃边的奥迪。车里的司机这时候也走下来打开了车子的后门。

坐上车的单君兰转头瞄了一眼方远山,白皙的脸蛋上飘起一丝羞红,嘴唇动了动才小声说:“你怎么过来了啊?”

看到美人害羞的样子,方远山也不好再逗她。侧过脸看着她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请你吃饭的,到现在也没成行今天就想正式的请你吃顿饭。”

“啊”

“那。。。那你先送我去换身衣服吧!”

“恩,好的。”

送单君兰去换了套衣服,等在楼下的方远山好几次忍不住想给她打个电话。从来没让他等这么久的单君兰,这次足足让他等了快一个小时。

等单君兰从电梯楼道里走出来的时候,方远山顿时有种惊艳的感觉

明艳的脸蛋上略施粉黛、一头笔直的秀发挽了发髻用一根玉钗别在了脑后,齐膝的黑色浅v连衣裙、再加上脚上的粉色水晶鞋,整个人显得高贵神秘。

走过来的单君兰看到他站在车旁,檀口微张道:“不好意思啊,让你等这么久。”

站在她面前的方远山鼻翼传来一丝香风,再看她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的饰品,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穿上高跟鞋后都快赶上他了。

看着面前的单君兰,方远山的脑海里闪过一句形容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见他傻傻的看着自己不说话,单君兰的心里升起一股甜意。到底最近见惯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惊艳过后、过神来的方远山赶忙夸奖道:“你今天真漂亮!”

看到大美妞又低下了头,方远山不由“呵呵”笑了起来转身拉开车门说:“走吧!”

“去望江阁”

路上的单君兰又复到以前知心大姐姐的样子了,跟他聊着工作上的一些八卦。方远山也跟她讲着以前的糗事,逗得她不时的哈哈大笑。

望江阁在下海市不算最好的餐厅,但肯定是全下海市最著名的求婚胜地,人称求婚率百分之百、能够俯瞰整个外滩。

一直觉得吃饭就是为了填饱肚子的方远山,来到这里以后也被里面优美的环境给震住了。双层拱形建筑统领了整座外滩三号建筑物的制高点,俯瞰着浦江两岸绚丽繁华的景色。

爱沙拉给他订的位置在顶楼,据她讲:这里是下海最为私密的用餐场所。

陪着单君兰上到顶楼,挑高的穹形屋顶,笼纳着浓浓的复古温情;360度全方位视角,傲然地居高临下,环视玻璃之外一切如梦如画又仿佛触手可及的景色。

可能是花旗银行跟望江阁特地交代过了,刚刚走进来,里面两排穿着大红制式工作服的礼仪小姐恭声道:“欢迎方先生、单女士光临望江阁。”

站在中间一位穿着职业装的中年女士走上来说:“方先生、单女士,我代表望江阁欢迎二位的光临。”

侧身站在他旁边的单君兰、看方远山带自己来到了望江阁,开心之余又有些紧张。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也知道这里是全下海最有名的求婚圣地,他带自己来这里不会是。。。

也不怪单君兰会这么想,两个人从认识以来,虽然关系处的比较融洽,但是彼此还不算是很了解。除了知道他在巴西留学以外,别的单君兰对他可谓是一无所知;而方远山也没有跟她讲过自己具体做什么的。

昨天晚上到家里的单君兰,想到自己差点就留了下来、越想越觉得臊得慌,躺在铺上一直没敢给他个信息。

单君兰也问过自己为什么会对他这样另眼相看,每都理不出一个头绪来,好几次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情况,最后还是没有拨出手机里的那个号码。

就这样一直纠结着,直到昨天晚上那个突然袭击才让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原来自己早就在心里默许了他,只是一直没有勇气去面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