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二十三章 恶俗的笑话

“贺总,您就那样放心把设备交给他运吗?”

“怎么、你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有更好的办法?”

站在这位贺总面前的年轻人听了他的话后,想了想说:“他们那个公司我也去打听过了,最多算得上一个皮包公司而已,连个具体的项目都没有、就敢挂什么国际贸易公司。”

留个小平头,年纪大约在三十来岁的贺总、就是请方远山帮忙运送五轴联动车床的贺圣仁。

听了年轻人的话后,这位贺总蹙了蹙眉头说:“根健啊,圣守他还有别的事情需要打理。你是公司的副总,以后公司很多的事情需要交给你去负责,做事说话之前先动动脑子再下结论。”

“呵呵那个什么远山国际贸易的小公司、我也知道是个皮包公司,但是你知道他老板是干什么的吗?”

被贺圣仁教训了一句的年轻人,本名张根健、今年才27岁。以这么年轻的岁数就爬到公司副总的位置上,想来智商也低不到哪里去。听了贺圣仁的话后,疑惑道:“他还有什么背景吗?据我所知也不过就是一个穷留学生”

听了张根健的话后,贺圣仁被气乐了,歪了歪嘴角不屑道:“让你说话做事之前动动脑子,你还是这么早的就下结论!”

“那个丁翰墨你知道吧!”

“丁翰墨?那个弃政从商的丁三啊!知道啊,怎么啦?”

“那个远山贸易没开之前,丁翰墨就跟他认识了,而且两个人称兄道弟。年初那个丁三卖极品碧玺狠赚了一大笔,我都在他那里买过两颗,价格比行内要便宜了两层,你从中嗅悟到什么没有?”

“您不会是说。。。”

贺圣仁点起一支香烟,抽了两口才说:“不是我说,而是这个就是事实。还有河对岸那家众意,几个月前也上马了几个新项目,我派人了解过了,他们的设备全是进口过来的,都是些欧盟禁止出口的设备。”

“你从中没有领悟到什么吗?”

“陈良杰跟那个丁三关系好像不错啊!该不会也是。。。”

“哼”了一声,顿了顿才接到:“年后我就注意到了,不过一直没有打听到他的渠道。前段时间你办公室里那个小龚家里出了点事情,你知道吗?”

看到张根健点头,这位贺总才继续说:“他的家里跟那个远山贸易公司发生了点小冲突,结果那个丁翰墨跟着忙前忙后的,我就说嘛!凭他丁大公子的为人,什么时候沦落到给人当马前卒的时候了。”

“果不其然,一打听之下、那家公司的老板居然在巴西,前段时间还弄出个国际贸易的业务来。呵呵你说就他那小公司还弄什么国际贸易啊?再一联系丁翰墨、这个事情还不明朗吗?”

“高,怪不得您是老板呢”听了他的话,张根健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哈哈”

“行了,别拍马屁了,下面知道该怎么跟那个方远山接触了吧?那个家伙据讲就是个顺毛驴,你给他面子、他就给你面子,态度放恭敬点。只要那套设备能到位,年底业绩出色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是老板,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这个年轻人就走出了办公室。

贺圣仁把半截香烟在面前的烟灰缸里摁熄掉,从老板椅里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台边,看着远处江边那璀璨的灯火、陷入了沉思。

那边望江阁里正陪着单君兰吃饭的方远山,不习惯吃饭的时候有人在身后看着,等菜上来后就挥挥手把一旁伺候的人都撵了下去。

“呵呵,你说我是不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啊”

正在小口吃着饭菜的单君兰,听了他的话后,脸上浮起一抹羞意,过了会才小声呢喃说:“那你想怎么样?”

“呃。。。不对啊!”坐在她对面的方远山,听了她的话后一怔这个大美妞的话明显的词不达意啊!而且还非常的容易引人犯罪。

“咳咳”咳嗽了两声才说:“那个,君兰啊到现在还没问过你,你。。。你那个有男朋友吗?”

“咳咳。。。”

听见他的问话,单君兰咳嗽了起来。方远山见了赶忙扯了一张桌上的面巾纸递了过去。接过面巾纸的单君兰赶紧擦了一下嘴角、说了声“谢谢”后才道:“谈过”

“啊”

看到他脸上的惊讶,大美妞忍住羞怯小声说:“大一的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大二他家里出了点事情,然后就无疾而终了。”

“哦”

“吓死我了!”

翻了翻眼睛的方远山、气结道:“你下能不能说话不要这么大喘气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咯咯。。。”

“哪有啊是你接的太快了!”说着单君兰就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那你说我怎么样啊?”

低下头吃饭的单君兰,听到他的问话,伸手端起旁边的水杯掩饰说:“什么怎么样啊?”

“那个。。这个”

除了那次刻骨铭心的初恋意外,方远山还没有这么正式的追一个女孩子过,骨子里的自卑心理也让他想不出什么太浪漫的求爱话语来。大学里追过的两个女孩子,也是以体液交流为主要目的,根本谈不上什么经验。现在被单君兰这一个反问,意识弄得词穷的他,嗫嚅了几句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看到他不善这些说辞,单君兰善解人意的说:“你很好啊!”

“那你同意啦?”

“什么我就同意啦!”被他这一句弄得有点哭笑不得的单君兰、也知道他想说什么。不过女孩子的矜持让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一句,只能拿起筷子对付着眼前的银鳕鱼。

所谓一鼓作气势如虎,被她这一沉吟、方远山一下子也沉默了下去,拿起卫生筷给她布起了菜,嘴里说到:“你尝尝这个,看味道怎么样。”

看到方远山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来,单君兰心里不由暗自气恼“你个死人,说个话就那么难嘛!难道非要人家先说出来。”

吃了会菜,他感觉到有点冷场了,抛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不说,单只论作为请客的主人,自己就做的不合格,想到这里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有个人第一次坐飞机想吐,空姐给他拿了个空袋子,并嘱咐“别乱吐”,待来时看到满地吐的都是,问他为什么!那个人道:“我见快满了,又喝了一口,周围人就全吐了”

“噗嗤”

刚喝了一口水的单君兰,被这个恶俗的笑话给弄得喷了出来,跟着又连连咳嗽了两声。方远山一拍脑袋,赶紧又拽了张纸巾给她。

把面前的水渍给拭干净以后,大美妞白了他一眼说:“拜托、我们在吃饭哎。。。”